•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讲座文字

慈云法语之四 若要去极乐 莫说他人过

时间:2017-05-10 16:05:44   作者:刘素云老师   来源:狮子吼净土专修网   阅读:460   评论:0
内容摘要:这个题目,应该说也是个老题目了。老题目,咱们也还得再说说,引起大家的重视吧。近几年来,我注意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说奇怪也不奇怪。什么现象呢,就是愈演愈烈的批评之风。过去可能感触不是那么太深刻,这几年来的实际情况,就是我个人所经历的,和我周围人所经历的,这嫦窒笪腋芯醯绞潜裙去更强...

慈云法语之四__若要去极乐_莫说他人过

 

  这个题目,应该说也是个老题目了。老题目,咱们也还得再说说,引起大家的重视吧。

  近几年来,我注意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说奇怪也不奇怪。什么现象呢,就是愈演愈烈的批评之风。过去可能感触不是那么太深刻,这几年来的实际情况,就是我个人所经历的,和我周围人所经历的,这种现象我感觉到是比过去更强烈了,就是批评之风愈演愈烈。我刚才说这种现象很奇怪,说奇怪也不奇怪,因为这么多年已经司空见惯了。

  我听师父上人老人家讲经说法,近二十年的时间。从老人家那里,我没有听到过一句批评别人的话。这么多年来,无论是从师父讲经说法的过程当中,还是从和他接触的过程当中,我从来没有听到过一句师父老人家批评任何一个人,这是非常难得的。正因为这一点,也是我非常崇敬老法师的一个重要原因。因为现在批评人的人太多了,不批评人的人太少了。

  今天我们说这个题目,我想从两个方面来说。

      若要佛法兴,唯有僧赞僧

  在这个大题目的下面,我想从这几个具体的方面来说。不是说批评之风愈演愈烈吗,那你要举出实际例子。

   第一方面,我想谈谈法师批评法师。

  这目前确实是存在的。我读经、听经二十多年,佛经上讲的,佛与佛是互相赞叹的。没见过哪一尊佛批评另一尊佛,也没有见过哪一位菩萨批评其他的菩萨。十方三世一切诸佛,共同赞叹阿弥陀佛,是“佛中之王,光中极尊”。这是什么,这是在给我们众生做榜样,告诉我们,要僧赞僧。

  在《若要佛法兴,唯有僧赞僧》那本书里,有几位高僧大德,对这方面的教诲和开示,我感触颇深。现在,我就把这些高僧大德关于僧赞僧的开示原文,如实地抄录如下,来供养给大家,希望同修们重温与学习。如果大家看过那本书,大家都知道,它就是在书的前面,那扉页里就是这个,好几位高僧大德,对佛法兴、僧赞僧的开示。我下面读的都是原文。

  第一位开示的大德是虚云老和尚。虚云老和尚是这样开示的,他说,修行要一门深入,以一门为正,诸门为助。各修一门,彼此不互谤。谤法、轻法、慢法,都不对,欲想佛法兴,除非僧赞僧。互谤是佛法的衰相。”大家都很熟悉虚云老和尚,他是禅宗的泰斗,是禅宗泰斗级的人物。老和尚说的这段话,我们听了以后,是不是应该引起我们的深思?尤其后面这半部分,我再给大家重读一遍。后面一部分是,“彼此不互谤”,互,互相的互。“谤法、轻法、慢法,都不对。欲想佛法兴,除非僧赞僧”。最后一句话特别重要,“互谤是佛法的衰相”,衰微衰亡那个衰。这是虚云老和尚对这个方面的开示。

  第二个,大家有的熟悉,有的不熟悉,这位老法师也是禅宗的可以说是宗匠级的人物,来果禅师。来果禅师是这样开示的,说丛林下人,见人有习气者,隐而不记。纵人问者,亦不言之。人若责者,即隐其恶而扬其善。能止不犯,守住一日,多种一天佛种。如是,在上者扬在下之善,居下者隐在上之恶,互相隐忍,不但道成,丛林兴,而菩萨道行。又常言‘要得佛法兴,除非僧赞僧’,诚久住三宝之要素也。”因为老和尚说的都是文言文,如果我读了以后大家还不是太熟悉,翻翻那本书,重新再重温一下就好。这是第二位老和尚的开示。

  第三位老和尚的开示,是台湾净土宗的导师道源长老。有这样的开示说,佛门里有句话‘要得佛法兴,还得僧赞僧’。佛法要兴隆,还得出家人赞叹出家人。经上,佛与佛的互相赞叹,就是要给我们做榜样的,也是要给众生起信心。僧赞僧,就是要众生信仰僧宝,因为僧宝是住持佛法、弘扬佛法的人。若是没有僧宝,佛宝和法宝就无法住世了。所以要佛宝和法宝兴隆,就必须僧赞僧!”这讲了三宝之间的关系。如果你要佛法兴,法宝也兴,那你首先要僧赞僧。这个我们要牢牢记住高僧大德的这些教诲,可以说,都是他们一生学佛的精华。

  下一位大德,是天台宗的硕德会性法师,有这样的开示,他是这样说的,所谓‘若要佛法兴,须要僧赞僧’,彼此互相赞叹,法门上彼此互相赞叹,出家众也互相赞叹,这样佛法才能兴隆起来。

  下一位开示的大德,是国际佛光总会会长星云法师的开示。星云老法师是这样说的,佛门之中虽有宗门教下之分,却无优劣之别,皆同出一源。‘若要佛法兴,除非僧赞僧’。如果人人都能有普门广开的心胸,容纳异己的度量,不仅能使佛教法运昌隆,再创大唐盛况,社会安定,地球村的建立,亦指日可待。”上面这段话,是星云大师的开示。

  下面一位开示的大德,是香港佛教联合会会长觉光法师,有这样的开示,他说,“我们都是源自释迦世尊的传承,我们都是弘扬世尊的正法,希望令众生离苦得乐,所以不论各宗派都要互相尊重,互相支持,所谓‘若要佛法兴,唯有僧赞僧’。”

  还有一位,是藏传佛教宁玛派大德索达吉堪布,有这样的开示,他说,我们应该警惕自己,千万不要嫉妒别人。尤其在出家僧团里,僧众之间一定要和睦相处。佛经中云‘僧团和合为安乐’。汉地大德也说,‘若要佛法兴,除非僧赞僧’。为了兴盛佛法,大家应该互相赞叹。

  我上面所读的,就是我抄录的各位大德们的开示。我想,我们读了这些开示,对我们会有所教益的。

  听了这些大德们的开示,再看看我们佛门的现状,真是令人痛心不已。现在不是僧赞僧,是僧谤僧。当然,这种现象不能说是普遍的,但确实是存在的。僧赞僧,佛法兴;僧谤僧,佛法灭。我们要把它提到一个什么样的高度来认识?想想我们在干什么?我们是在灭法,还是在兴法?这个高度必须得提上来。你别觉得僧谤僧是一件小事,我个人说说就完了,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因为我第一个题目是讲的法师批法师,是讲的这个题目,所以我在这里举例子,就要举这个例子。当然我不能举某某人某某人,不可以这样说,但事情我要把它说出来。

  同是出家人,同是世尊的学生,为什么有人觉得自己就高人一等?就站在批评人的那个高度、那个角度上?有的,甚至是批的很厉害,用的语言,真的有的很过分,叫我们听了以后都感到心里很痛心。

  所以说,法师批评法师,佛经里没有这样的教诲。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却有时候遇到了这种现象。这种现象,就是法师批评法师的现象,造成了比较坏的影响。起码是他令信众,心存疑惑。信众对法师们心存疑惑,自然他对佛法也就产生了疑惑。这样,他的信念就受到了相应的影响,导致了信众们对佛法失去了信心。因为他学佛看谁?主要看法师嘛,因为法师是传法的人。就像我们共产党员似的,你群众看共产党看谁,看党员嘛。如果我们党员都起先锋模范作用了,那他对共产党,自然威信就高了,这是同样的一个道理。信奉佛法的信众们,他主要是从法师们的身上看佛教。

  法师们的职责是讲经教学的,就是我们释迦牟尼佛世尊,四十九年给我们留下了那么多经典经教,我们应该依教奉行。我们传承的,是世尊的教育的佛教。怎么承传?用讲经说法的方法。这也是法师的本位。法师的本位,就是讲经说法,教诲众生。

  如果我们法师互相批评,今天你批我,明天我批你,最后的结局是什么?把自己的威信批没了,把众生的信念批没了,这个我们不是在造作罪业吗?自己把自己也批到地狱去了。是不是这样?因为嗔恨下地狱嘛。尽管你是法师,但是你嗔恨心太重,也同样逃脱不了下地狱的果报。

  我们大家都知道这个道理,那我们就千万不要犯这个过错。

  我记得我看过一本书,那本书是台湾的律法师写的。那个法师啊有这样一段话,我看了以后,我心里感触很深,我很激动。慧律法师这段话是这样说的,我今生今世,绝对不谤任何一个比丘、比丘尼、任何一个道场!绝对不毁谤!不批评!因为他们都是我兄弟。我们不自赞毁他!连这一点修养都没有,哪来往生极乐世界呢?!”这是慧律法师在那本书里说的一段话。我读到这段话,我真是感触很深,我当时就想,这才是一个大法师的大家风范。那大家风范是这样的,没有这个风范的,就是小家子气呗。按我们老百姓的话说,就是小肚鸡肠。是不是?真正的大法师,弘扬佛法的大法师,应该是具备这种大家风范。 这是我跟大家说的第一种现象,法师批法师。

 

    第二种现象,法师批居士。

  居士所以入佛门,是为了好好修行。不管他是真悟到了,还是暂时没有悟到,他进佛门,最起码他想修行,想向善。愿心大一点的居士们,他想今生了生死出轮回。他们的愿心是好的,这个愿心值得我们赞叹。居士们学佛,绝大部分也是非常虔诚的。尽管在学佛的路上,有时候拐弯了,有时候走进误区了,但是当他们觉悟过来的时候,他们会立即回头的。我们应该肯定,广大学佛的居士,他们是虔诚的,是带着一颗虔诚的心,走进佛门的。所以,他们这一点,也是应该值得我们尊重的。

  在这些个居士们的眼中,因为我自己也是一个居士,我和众居士的想法是一样的。居士们是怎么看、怎么想的呢?在居士们的眼里,法师就是佛菩萨的化身,真是这样的。从内心对法师们,是充满了崇敬和尊敬的,这个是不容置疑的。他们非常希望聆听法师的教诲。通过法师的教诲,了解更多的佛法,让自己在学佛的路上,前进步子更快,这是事实,也不容置疑。没有一个入佛门的,想闹事的,想捣乱的。是不是这样?我们应该正视现实嘛。在这一点上,居士们非常希望,聆听法师们的教诲,得到法师们的帮助和指导。他们对法师,充满了信任与尊重。

  但是,退一步说,人无完人嘛。居士们也是人,他们所想的、所说的、所做的,可能有不尽人意、不尽完美的地方,有时甚至是犯错,这也是事实。这就和我当年,当老师教学生一样。一个班五六十个学生,什么样类型的学生都有。尤其是我教的是那种特殊的班,那学生更是五花八门了。不但是八大金刚,各个都是金刚了。老师面对这样的学生,你不要把他分成三六九等,你要一视同仁地去对待你这些学生们。淘气包子,你更要关照他,更要高看他一眼,更要多带着他,多教他,特别是用你的实际行动,去影响他。你想,作为老师,如果把学生分成三六九等,喜欢的,我多接近你,不喜欢的、讨厌的,你一边待着去,你愿怎么地怎么地,这就是一个不称职的老师。

  所以说,我们法师教诲众生,教诲这些居士们,也应该用那种比较耐心的方式方法。如果说,有的居士就死不悔改,那毕竟是少数的。如果是经过法师们的谆谆教诲,居士们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他会改正的,他不会固执己见坚持到底的。所以说,我想这样说,居士有毛病,法师可不可以批评?完全可以,批评本身也是爱护,也是帮助,也是一种教诲嘛,这个没什么可说的。但是,我这样说不知道对不对,这个批评,应该是善心善意的,是为了帮他、救他、度他,而不是把他搞臭,不是一棒子把他打死。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不知我这个说法是否如法,如果我说错了,恳请法师们和各位大德们,包括所有的同修们,批评指正。

  因为有一个原则叫“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居士们,对法师们寄托了太多的希望。一个真正的弘法的法师,应当教导一切众生,礼敬佛、礼敬法、礼敬僧,赞叹佛、赞叹法、赞叹僧。同时,也要赞叹护法居士们。因为居士们护法也不容易,也很辛苦。他也是凡夫,也有犯错的可能,所以都需要法师们的谆谆教诲。只有这样,佛法才能够兴盛起来。

  这是我第二个讲的,就是法师批居士。批评可以,但是要善心善意地,不要一棍子把他打死。

 

    第三个是居士批评法师。

  第一个是法师批法师,第二个是法师批居士,第三个是居士批法师。这样的事情,我见过多次。很多同修批评法师,可能他不知道,他批法师所造的罪业有多么重!我碰见过这样的事情,每一次我都认真地告诉居士们,不可以这样做。

  有一次,我遇到了这样一件事。我记得以前我跟大家说过。

  我家里来了一位居士,我第一次和她见面,我不熟悉。我们两个在沙发上坐着。她聊了一会,她一下子就把话题转到去批某某法师。当时,我就想把话头给岔过去,不让她说下去。但是她不给你插话的机会,她越说越激动,坐在那沙发上气的直颠倒。后来吧,我看她说的有点太过杠了,超过底线了,我就不得不说。我说你不要这样说。我这么一制止,她更发怒了。她把我家那个茶几拍的啪啪响,说,你为什么不让我说话,朝我叽歪起来了。我一看她这样,那我只好我自己无语,我先闭嘴吧。如果我再劝,只能让她越说越厉害,所以我就不说话了。我给她倒了一杯水,放在桌子上,我说,老人家,你喝杯水,消消气,慢慢说。那我就不敢说你别说了。最后我说,你消消气,喝杯水,慢慢说。这么一说呢,反倒效果比我不让她说效果要好了。她坐那喘了一会粗气,把这杯水也喝了半杯,我估计这气也消得差不多了。

  我想,你看两种方法,第一个方法,我不让人家说,人家急了,拍茶几了。第二个我让她慢慢想,慢慢说,她倒消气了。所以通过这些实例啊,我就想,我们居士们啊,一定要注意这个问题。

  我为什么这样跟大家说?一个理由是,法师们出家,剃了这个头,穿上这身衣服,他代表的是三宝里的一宝——僧宝。对不对?你不要把他看作就是某某某那个人,他是代表三宝里的僧宝。礼敬佛法僧,你不能说,我礼敬佛、礼敬法,我不礼敬僧。或者说,我礼敬那有修养的僧,那个没修行的僧我不礼敬他。这个认识都是错的。至于出家的法师,这个僧,他自己修行到什么程度,那是他个人的事。我们作为居士,没有资格,没有权利去评论法师,去批评法师。我都不知道我说多少次了,我今天在这里,再一次重申,如果以前,我们犯过这样的错误,从现在开始,把那一页翻过去。好不好?从现在开始,从今以后,我们不批评任何一位法师,不说任何一位法师的过或者错。好不好?能不能听听我的劝告?

  法师就是法师,和我们就是不一样,这个你必须有一个正确的认识,因为他们是僧宝。这个是不容置疑的。你服也得服,不服也得服。不是说他这个人,而是咱们就说他那个位置,他就代表僧宝嘛。

  所以这件事情,今天我又一次说,那就说明我平时遇到这种现象太多太多了。每一次我都认真地去劝导他们,劝说他们,但是听进去的不是太多。我知道,有的当时就不服气,他如何如何,为什么不让我说?他就是那么的嘛。我就知道我没把人家说服,那还是我的诚心不够,还是我做的不好,没有把他感召过来。这是一种直接批评。

  还有一种呢,就是对法师们有分别心。这个法师好,有修行,那个法师不好,没有修行,这就是你内心对法师们的分别心。不是这个法师好,那个法师不好,是你的心在分别。

  你仔细想想,是不是这么回事?你说哪个法师好,哪个法师不好?我要说句不客气的话,都比你强!是不是?

  为什么?他示现僧宝这个身,他本身就用这个身就在度化众生。你做到了吗?你没有做到。咱们就从简单的道理上来说,是不是这样。

  还有的人说,某某法师,没听他讲什么大乘经典。我说这个居士们啊,对这法师也盯的挺死。一言一行,这些居士们都眼睛瞪圆了在盯着呢,跟我说某某法师他不讲大乘经典。

  还有的说,某某法师名义上是讲经,实际上就利用这个场合在批评人,如何如何。我听了以后我就笑了,我说这些事是不是不归你们管?

  我说我在家里除了听经念佛,没有别的事。这些事我都不知道。我怎么没看见这样的法师,都让你们碰到了?!

  所以说,我们居士的心,不清净。你承不承认?你心要清净了,你看不到这些事情,你也看不到不讲大乘经典的法师,你也听不到他在批评谁谁谁。是不是这样?

 那我在家里,我看不到,我也听不到,所以我的心就非常清净。

  换一句话说,如果是法师他在批评谁,或者是批评某一位居士也好,他自有他批评的道理,这是我发自内心的话。

  因为什么呢,这个法师啊,他也很难,他有他的难处。是不是?法师的心是好的,他也要为这一方信众们负责任,他怕信众们走歪路,走偏了,学邪法,所以他就紧着往前面走,领着,挣着。你说师父的心,是不是好的?

  所以我说,师父他批一些个居士,他有他的道理。不管他有道理没道理,我们都把它当作有道理听,不就完了吗?你为什么要去计较呢?

  师父2010年教给我的第一句话,这七年来一直是我的座右铭,就是“不和任何人事物对立”。有个修饰语,叫“任何”。

  不和“任何人”对立。

  不和“任何事”对立。

  不和“任何物”对立。

  这句话你要是做到了,法师批评批评居士,你听了以后,是一件很自然的事,你不会把它放在心上的。你就不会再去,这法师如何如何了。

 从今天往后,如果你能守住你这张嘴,不去批评任何一位法师,不去说任何一位法师的“过错”,我们把这个“过错”加上引号,这是你认为的过错,你就少造了若干若干个口业。那我今天这堂课,就这句话,你听进去了,你就受益了。否则的话,你继续口无遮拦,说这个法师这么的,那个法师那么的,你造那口业可就大扯了,那就不是小口业了。那将来到哪去?那几条道,你自己挑挑,你自己对对号,看能上哪条道上去。

  你批哪一位法师,用什么形式去批,都犯了一个什么样的错?

  咱们说简单的叫错,或者是过,说重一点就是罪过。那你犯了这个罪过,你肯定是要担因果的。你犯的哪个呢?谤僧。是不是这样?谤佛谤法谤僧,谤哪个都不行。

  你如果说法师的过错,你是犯了谤僧的错,谤的次数多了,说的话重了,你就不是错,不是过,而是罪了,升级了。

  希望我今天讲的,能够引起同修们的注意。如果以前犯了,要认真忏悔,认真忏悔!这个没啥可隐瞒的,错了就是错了嘛。如果你没认识错,你说刘老师你让我忏悔,我没认识到我哪儿错,那我也没办法,就算我没说,你也没听。但是,有一条,你千万别生烦恼。说刘老师说的,不符合我的意思,我听了以后,心里不痛快。如果要是那样,我就对不起你了。你说我好心好意要劝劝你,不但没劝好,还把你劝出烦恼来了。每次我都提醒大家,不要生烦恼。希望大家从现在开始,不二过。

  要知道,居士自以为是,批评出家人,也是在灭法。这是最后一句话。归结起来,为什么我劝居士们不要批评法师呢?最后这句话是,居士自以为是。你批评法师,你不就认为你对吗,师父不对嘛,是不是自以为是?所以说,居士自以为是,批评出家人,也是在灭法。这个高度,我估计很多人认识不上来。说,说两句有什么了不得的?!我可是没在灭法。你这么做,你就是在灭法。从现在开始,要把这个认识提高上来了。

  给大家举一个这样的例子。就是我刚才不提到慧律法师嘛,慧律法师有一本书叫《般若人生》,我看到的是这本书。这本书呢,法师讲了一个故事。

  他讲了一个什么故事呢?他在台湾看到一个居士,法师就对这个居士说,你会往生的。别的居士听了以后就很奇怪,法师为什么就告诉那个居士你会往生呢?因为他还没往生呢。可能就问法师为什么这样说,你怎么敢肯定他会往生呢?

  法师告诉这些问话的居士们,什么原因呢?就是说,因为那个居士从来没有讲过一句三宝的过失。就因为这个,慧律法师认定这个居士一定会往生。那往生哪啊?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啊。为什么这么肯定吶?就是法师说,我从来没有听他说过一句三宝的过失,没说过佛的过失,没说过法的过失,没说过僧的过失。

  我们听了,受不受启发?

  你说了多少三宝的过失?你说了那么多三宝的过失,你还想往生极乐世界?西方极乐世界能有你份吗?你自己掂量掂量,不就掂量出来了吗?这是一个例子。

  师父又讲了第二个例子。说大甲有一位吴居士,冈山有一位周居士。这两位呢,我理解就像做义工似的,在这个寺院里当义工。有一天,慧律法师就对吴居士和周居士说,师父说:“吴居士,周居士,你们两个一定会往生!”这是第二个例子嘛。

  前面那个,师父已经说答案了。居士们说,师父这么有把握吗?师父非常肯定地说,吴居士周居士一定能往生嘛。居士们就说,师父,你这样有把握吗?

  慧律法师说,是的,因为在他们年轻的时候,法师就看到他们尽心尽力、没有是非地护持三宝。

  就是说,师父和这两位居士,已经认识好多好多年了。那就是这两位居士一直是在护持三宝的。所以师父对他们非常了解。

  师父说,意思就是,这么多年,我看到他们是尽心尽力、没有是非地护持三宝。这两个词,重不重要?一是尽心尽力,二是没有是非。若干年在寺院里护持三宝,没有说过一句是是非非,多么不容易!

  我觉得我这个大半辈子了,可以说都快一辈子了,不说谎话,大概这就是因为受父母的教导,养成了多年的习惯。但是现在,我一看啊,说瞎话,编故事,骗人,那简直都家常便饭了。真的,要找一个一句假话不说的,也不容易啊。

  这两个居士,在寺院里这么多年护持三宝,做到了尽心尽力,做到了没有是非。这样护持三宝的居士,你说上哪去找?也太难了吧!

  所以慧律法师才说,这两个居士一定能够往生。往生哪儿?当然是西方极乐世界了。事实验证了。

  这两个居士,他不但是自己不说三道四,他们还有一个特别大的优点,就是因为他护持的可能是有僧尼修行的那样的道场,如果有的僧尼之间有点小隔阂、小矛盾,这两个居士都去做和合的工作,都把这和合工作做好了。你说这两个居士多了不起!他能不往生吗?!

  后来,这两个居士,往生是什么样子呢?在他们断气八个钟头以后,他们的面部是笑眯眯的,笑脸。两个人都是这样的。

  另外是脸红彤彤的,比生前还漂亮。你说,师父说的对不对?确实是啊,两个人都往生了,而且往生得这么好。

  人往生以后,笑眯眯的,笑呵呵的,这样的,太不多见了!

  我姐姐往生,最后的一个镜头,就是灿烂的笑容。脸一扭,瞬间定格,一张灿烂的笑脸,最后留给大家。

  所以说,我们居士们修行了这么多年,修没修到正地方、真地方?这个话,咱们少说点好不好?

  我记得若干年前,几年前,有一个佛友问我,刘姨啊,我老犯错,你说我咋办呢?我说,写中国的“中”。她瞪眼瞅我,为什么?我说中国的“中”,得先写个“口”吧?口就是嘴,然后再加一竖。我告诉她,闭上你的小嘴。

  是开玩笑吗?是开玩笑,也不是开玩笑。

  后来,这个居士跟我说,刘姨,你告诉我那话挺好使,我想起来就写中。刘姨告诉我,闭上我的小嘴,我一定要把嘴闭上。

  真的,你这张嘴啊,就是一张惹祸的嘴。你知不知道?祸从口出啊,这绝对是名言啊。

  然后这两个居士往生的时候,都是慧律法师亲自给他们加持。那是不是法师偏心?不是。居士们在给众生做榜样,法师给他们加持,不也是在给众生做榜样吗?

  我们在修行的过程当中,可能遇到很多很多位法师。这些法师呢,也是参差不齐的。咱们应该这么说吧,实事求是地说,这个法师呢,有圣人僧,圣者的圣,有圣人僧,那还有一种,叫凡夫僧。这个可不是我编出来的,这是师父在讲经说法的过程当中讲到过的。就是说,不是所有的出家人都是圣人、都是贤人、都是君子,也不是都是佛菩萨示现来的,也不是都证了阿罗汉的。

  所以师父讲了这些,你听了以后,你不就明白了吗?是不是?他是这个层次的,你用超过他好几层的那个层次去要求他,那能现实吗?他做不到。

  所以我们说,要看好榜样,学好榜样,不要看坏样子。你这不就解决了吗。这个问题的解决,不是到外面去找去求,要靠我们自己。你把你的心念转过来以后,这个问题就不是个问题了。是不是?

  你要看着那个顺眼的,你就想,刘老师说过,出家人有圣贤僧,这个是不是圣贤僧?如果你看着那不顺眼的,你就想,老师还说,也有凡夫僧。但是,就这个,我可是不建议你们去这么分别啊。是不是?

  在你实在过不了关的时候,你一定要去说他的过的时候,你就用这个来把自己解脱解脱,行不行?你别说刘老师说了,看顺眼的是圣贤僧,看不顺眼的是凡夫僧,那是你的见解。可能你认为那个凡夫僧,就是圣贤僧呢。我们不能瞎说。这是第三个层次。

 

    第四个层次,居士批居士。

慈云法语之四__若要去极乐_莫说他人过 

    居士批居士,这种现象在我们周围可以说比比皆是,我们随时随地都可以遇到这样的事情,听到这样的批评。为什么现在我们找不到一个六和敬的道场?我永远记得师父说,他这么大年纪了,没有见到一个和合道场。

  我当时最开始听的时候我不理解,师父这么大岁数了,怎么没见到一个六和敬的道场呢?没有一个和合道场呢?然后师父说,两个人的道场还打仗呢。后来,我逐渐逐渐地理解了,这个六和敬的道场啊,还真的,师父没见到,我到现在,我真认真地去找,我也没找着。真是,我自己都没做到。

  我原来是想的很简单,想那几人在一起别打仗,别你要这么的,我要那么的,那不就和合了吗?事实证明,不容易啊。真是的,他想东,他想西,各怀各的心眼,你说这能和合吗?所以现在,这个不和的非常重要的一个因素,就是勾心斗角,你争我斗,这是目前最严重的一个问题。

  有的是公开化,有的是背地里捅刀子。那背地里捅刀子还不如公开化呢,是不是?太危险了,太害人了。你这样的一搞你争我斗,勾心斗角,你批我,我批你,把啥批没了?把“敬”批没了呗。是不是?把“和”也批没了。你说没有敬,没有和,两个都没了,哪来的六和敬道场呢?别说六和,一和都做不到哇。

  我看着咱们这儿到处贴着六和敬,去我们哈尔滨道场,有的可能也都贴这个六和敬。那个东西不要当做标语似的,我们每天都在看,看过就看过了。我们心里想没想?最起码,你和别人和,行不行?

  师父不说吗,别人和我不和,我和别人和。我就记住师父这句话了,所以,现在我真的努力在做,我不树立一个敌人。

  我是那样想的,智者无敌,愚者敌多,这是我的话。智者无敌,愚者敌多。

  那你愚痴,你就看谁都不顺眼,你都把他树为你的对立面,那你就敌人多呗。有智慧的人,把别人都看成是佛菩萨,都是阿弥陀佛,你说能是敌人吗?不可能!

  所以说,这个智者和这个愚者,一字之差,相差十万八千里。

  我们这么多年学佛,为什么进步的脚步比较慢?就是在这个上,做得差的太远了。

  说起这个居士批居士啊,我本身就存在这个问题。虽然我面对大家,我跟大家交流的时候,一再告诉大家要赞叹人,不要批评人,但是恰恰就在这个方面,我做的很差。

  虽然我在注意,但是这个人呐,习气难改啊,七十多岁人了,形成这个习气啊实在难改。我因为不太出门,那我批评的对象很多时候就是刁居士和大云,因为她俩离我近呐,接触的多呀,所以她俩挨批的时候就比较多。

  有时候也弄得我直呵斥她们,所以有时候我也于心不忍。两个人在我身边尽心尽力地照顾我,我还呵斥她们,真是有点对不起她们。但是因为时间长了,彼此互相了解了,说深了,说浅了,都不放在心上,这是好的一面。但是,从我这角度,你也不能因为熟悉了,你就这么去批评人呐。你告诉大家,要赞叹人不批评人,你为什么不做出样子呢?

  所以我就想,我一定要克服我这个毛病,多赞叹人,少批评人,不批评人。我先给自己留一个小缝,我不能说我不批评人,立马就嘁哩喀嚓,就做的那么干净利索,我恐怕还不能完全做到。所以我先是多赞叹人,少批评人,不批评人。

  等你们听到我对刁居士和大云不批评了,那我就做到了,赞叹人不批评人,我就做圆满了。如果我还跟你们说,我还在批评她俩,那我就还没有做圆满。

  时间这么紧呐,我为什么批评小刁多一些?我替她着急。她的一个最大的弱点:管事。该管的管,不该管的也管。就这个,是她往生极乐世界的第一障碍。所以我就替她着急,因为我知道,她信心足,她愿力也大,她跟我说,大姐,你不用操心,我一定能回西方极乐世界。我跟她说,喊再响亮的口号,没用,得落实行动。就你这个管事,就这一条,其他的咱们都不说,就这一条,你回不了极乐世界。你愿望是好的,但你行动跟不上趟,那不行。

  她在这方面不能说没改,改的速度慢。到现在,遇到事就犯了,犯了,她立马就认识到错了。她现在进展到这种程度。她不是说我没认识到,她认识到了。但是,在说的时候呢,她可能就差那么几秒钟吧,没认识呢,突突突冒出来了。冒出来,立马跟我说,大姐,我又犯错了。人家现在是犯得也快,认识的也快。这样不行啊。所以我就想,时间这么紧迫啊,小刁哇,你能不能快点把这个毛病改掉?她在我身边这也将近十年了,我能不希望她回西方极乐世界吗?今生了生死出轮回吗?可以说,她在我身边就像我的妹妹一样,像我的亲人一样。真是替她着急。

  所以,有时候,我呵斥完了以后,我也有点后悔,我说话咋这么厉害呢。但是一想,不行,不厉害点不行,必须得把她敲醒。就是这个。所以,我这不也是,心是好的,念头也是对的,但是方式方法可能有些时候就粗暴了,这个方式方法也是应该注意的。

  如果我继续犯这个错,我在这方面就没给大家做个好榜样。人家会不服气的,说刘老师告诉我们赞叹人不批评人,她在那里还批评人。今天我告诉大家,我一定努力改正。

  居士批居士可不可以?肯定有同修听了要问这个问题的,说那我们啥话也不说啊?我告诉你,居士批居士,不可以!我这个答案是确切的,我一点不犹豫。我告诉你,居士批居士,不可以!

  你批,就是在搞人我是非。你为什么拿镜子不照自己?你脸上有斑有点,你拿镜子那个背面,你对着你自己,你看不着。你把镜子拿着,用镜子那一面去照别人,一点点小黑点你都照出来了。你把它翻过来,用镜子照你自己,不要去照别人。

  所以说,别人有毛病,他是犯错也好,还是犯过也好,还是犯罪也好,有一句话搁那等着呢,因果自负。他犯毛病,他负因果,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你干嘛要管那么多闲事?你把你自己的事管好了,不就得了吗?

  你自己的事管好了?你往生西方极乐世界的把握有了?通行证你拿到了?

你就老老实实念你的阿弥陀佛,把自己的这一桩大事给它办好,了了,你今生就是最大的赢家,胜者。知不知道?

 

  不要去管人家的事了,什么都放不下。自己的事放不下,别人的事也放不下。张三李四,左邻右舍,反正啥事你都是能人,都跑在前面。

  那你就跑吧,你肯定跑不到西方极乐世界去。我在这里,把话说得这么透彻。如果你还管,还跑,那没办法,那是你个人的因缘,你这一生肯定要空过了。

  这是我今天讲的第一个大问题,“若要佛法兴,唯有僧赞僧”。

慈云法语之四__若要去极乐_莫说他人过 


   “若想去极乐,莫说他人过”

因为今天的中心话题就是这个。我们修学净土念佛法门的同修们,都有一个愿望,就是:老实念佛,求生净土,亲近阿弥陀佛。这可以说是我们共同的一个愿望吧。

你想过吗?怎样才能去极乐世界?那你要去,这个愿也发了,心也到了,那你下一个问题一定要说,我怎样才能去西方极乐世界去见阿弥陀佛?这个除了具足信愿行三资粮之外,那信愿行是缺一不可的,这个咱们就不用再深说了。我说,除了这个信愿行三资粮之外,还有一个很重要很重要的条件,那就是“若想去极乐,莫说他人过”。这个,我给他排号,排到四资粮,三资粮之后,最重要的就是“莫说他人过”。你掂量掂量,你能不能去成?对照一下自己的言谈举止,你做到了不说他人过吗?如果你做到了,你离极乐世界的家门越来越近了。如果你没有做到这一点,往生极乐世界,你是没有份的。

在这里,我想重点从以下几个方面说一说,来解释一下这个问题,为什么是这样的。

    

    第一方面:大家都知道,老法师讲经说法这么多年,有一个重要的理念叫宇宙的一体观。

这个名字是熟悉还是生?宇宙的一体观。什么叫做宇宙的一体观呢?这是佛陀教育的一个理念。佛陀教诲我们说,整个宇宙是一体。具体地说,诸佛如来跟我是一体。你别把这个,我是凡夫,佛是佛,菩萨是菩萨,不是这样的。

    第一个,诸佛如来跟我是一体。2第二个,极乐世界跟我是一体。

你和极乐世界是一不是二,是一体。

    第三个,阿弥陀佛跟我是一体。

阿弥陀佛是你,你就是阿弥陀佛。这个不是不谦虚,如果你现在暂时不理解,慢慢你会理解我说的这话的。

    第四个,十法界众生跟我是一体。

山河大地,水磨沙石,除了人之外,花草树木,就这个,十法界众生跟我是一体。因为都是一体,所以才有同体大悲,无缘大慈。

这个一体观,你理不理解?你认不认可?如果你不认可这个一体观,肯定上面那些过错,你犯,那就很明白了,为什么犯?因为不知道是一体观。比如说,我和小刁,刁居士,我批评她,我把她当刁居士批。实际我俩是一体啊,我批她就等于批我啊,就这么个道理嘛。我嘴上说宇宙一体观,我知道,但是实际在我落实行动上,我就忘了这个一体观了,我就没想她和我是一体呀。所以,说别人的过,实际就是在说自己的过。可能有人会说,我不知道什么宇宙一体观,我就知道,他就是他,我就是我。如果你这么说,你可以说,我为什么不可以说他的过呢?可是你知道吗,宇宙一体呀,这个理念这是真常。真常是什么?真常就是永恒的,它就是这样的,是永恒不变的。不是你承认它就有,你不承认它就没有的,不是这样的。它是真常,它是永恒的。它是不以哪个人的意愿为转移的。你承认它是一体,你不承认它是一体,它都是一体。

这是我第一个要跟大家说的,宇宙一体观。

 

   第二个:你要知道,你来人世间干什么来了。

得人身难,闻佛法难,闻净土念佛法门难上加难,是不是这样?

对于这个问题,我们都有切身的体会。我们一定要有明确的认识,不可以碌碌无为地虚度此生。这一生,来到人世间几十年,百八十年顶多了,一定不要碌碌无为地虚度。修学净土念佛法门的同修,一定要清楚地认识到,我们此生一定要了生死,脱轮回,回归自性。如果你修了半辈子一辈子净土念佛法门,最后你了不了生死,你这佛白修了、白念了,你仍然是碌碌无为,把此生虚度了。这个问题非常严峻。

什么事,是我们一生的大事?同修们一听就知道了,刘老师又要说了,回归极乐,圆成佛道,了生死出轮回,就是我们这一生,最大的一件事,惟一的一件事,除此之外别无他事。你要能把握住这一点,你今生就成功了。不要争,你赢了,我输了。我现在告诉大家,谁是最大的赢家?最后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作佛去了,那是最大的赢家!去不了西方极乐世界作佛,你就是最大的输家!知不知道?今天我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希望大家能听懂,听得明白。

说别人过,你今生决定去不了西方极乐世界。我一而再,再而三地说这句话,一定要引起重视。你不要因小失大啊。扳住你那张嘴行不行?

先是把嘴扳住第一步。因为有些人习惯了,张嘴就说别人过。那怎么办呢?我告诉你分两步走,第一步,先扳住自己这张嘴。我心里我想说别人过,我心里有别人过,我不说,我闭上我的嘴,第一步做到这一点。第二步,把心里的那个垃圾,也清理出去,没有别人的过。装在你的心里,你心里装的是阿弥陀佛。你分两步走,把你这个毛病缺点克服掉。如果我现在,立马就让你无论是嘴上还是心里都一点没有,不现实。咱们要实事求是地说,分步来。

 

   第三个,我想说说,听别人说你的过错怎么办

我们活在这个人世间,批评你的人肯定会有的。别说咱们学佛的,不学佛的人,不也批评人吗?我们学佛的人,比不学佛的人也不见得好多少吧。这都是我们每天要面临的。所以我给大家提出这么一个问题,就是当你听到别人说你的过的时候,怎么办?甚至辱骂啊,侮辱啊,攻击啊,毁谤啊,等等,不管他用什么不好听的词,就当你遇到这个事的时候,怎么办?

我告诉你们,就四个字,师父说的,如如不动”。如如不动,这就是最好的药方。

慈云法语之四__若要去极乐_莫说他人过 

以我的个人经历来说,我从见了师父到现在,七年了,在七年以前的事,咱们先撂下不说,就说说这七年来我的遭遇。我就一直被推到那个风口浪尖上。我一直是在风口浪尖上,被谩骂,被侮辱,那都是家常便饭。所以我说,我是在骂声中成长起来的,没把我骂趴下,倒把我的信心、信念,骂得越来越坚定了。这不是好事吗?所以我应该感谢这些骂我的人,毁谤我的人,中伤我的人,他们是我的善知识,他们帮助我消罪业,消业。是不是?他们助我成佛。就我这个犟脾气,没有这些个,我能成就吗?我还自以为是呢,是不是。

所以这些年,我就是这么过来的。一开始啊,说实在的,心里不服气。当时怎么想的呢,我自己心想啊,这是何苦来的呢。我就是一个死里逃生的、认真学佛的普通老太太,怎么那么被人关注呢?我招谁了?我惹谁了?你说,你们老琢磨我干什么呀?心里不痛快,这是实话。没有说我听着他骂我了,我高兴。我开始不是这样的,我真是心里想不明白。

我觉得我这一辈子,从来不招惹谁。怎么现在我就这么被人关注呢?你老把我弄到风口浪尖上,你能不能让我下来歇歇,休息休息。我当时真是这样想的。但是不行啊,你左右不了外面的环境啊。

所以我在这里告诉大家,不要被外境所转,定住你那颗心。身定了,心定了,外境,它愿意怎么乱怎么乱,愿意怎么说怎么说,你都可以承受得了了。

前两天跟同修们聊天,我说我上了一个名单。在这里,我也跟大家学说学说。前些日子我看到了一个名单,这个名单叫什么呢,全名叫佛教界公认的附佛外道名单。咱别说那是黑名单,我就原文地说。这个名我是背了好几天我才把它全名背下来的,佛教界公认的附佛外道名单,就这么一个名单。反正我知道在我们哈尔滨,现在是传的挺广。我呢,就在这个名单之上。后来,我跟大云说,你那个手机里有没有?有,拨出来我看看这个名单。大云就把它拨出来了。我一看呢,要我咋知道这个名呢,我就是这会儿看出来的。大概是我没记错,好像是名单上一共有一百二十个人,不是一百二就是一百二十一,就这么一个名单。好多的名字都是一长串一长串的,我认识的没几个。有,有我认识的,但是为数不多。可能是看的时候,我估计大云就很注意我的表情,看看我刘姨看到这有啥表情。我看了以后,面无表情,我说我终于上名单了。因为我知道,几年前就有人在鼓捣这个事,总想把我弄到什么单上去,我说这回终于把我弄到单上去了。后来我又看一会吧,我自己又哈哈大笑了。大云寻思这老太太咋的了,你说,看上黑名单了自己还笑了。我跟大云说,大云呐,你注意没有?我这个号好啊。大云说,你多少号?我说给我排到119,我说这119不是火警那个号吗?我说谁排的?能把我排这号,这也是我的幸运,我成了火警电话了,那个号就给我了。所以,这个事,我应该实事求是地跟大家说,我看了我一点烦恼没生。我真是想,哎呀,这么多年都这么过来了,那这个小风,大风大浪都过来了,这小风小浪它也翻不了船。愿意说就说呗,愿意让给我整个啥单,要把我大名列上去那就上去呗。我知道哈尔滨现在有人在传这个东西。我不想,这个传了,对我有什么不良的影响,我真是一点不考虑的问题。

因为啥?我觉得,人,他应该有辨别力的,他要认为你是邪的,那你也解决不了。他认为你邪,那是他的认识。他认为你正,也是他的认识。我想,天知地知佛知菩萨知你知我知。自有公论。就是没有公论,又能怎么地?!那我就搁那单上待着呗。是不是?你想,有的人可能想上那个单还上不去,不够格呢。因为这个刘老师有名,名气大了,我才把你整单上去。没关系,可能以后全国各地的同修们,说不定也在什么地方,能看到这个单。你们看到了以后,不要大惊小怪,刘老师还是刘老师。是不是?我该说什么,我还照说,我该做什么,我还照做。刘老师不会因为上单了,就隐藏起来,猫起来,不来和大家交流,不会的。那不是我的个性。

我是那样想的,为什么我能做到这一点?师父真是我的样子,师父在前边给我打样板,我在后面学。我不能百分之百地学像,最起码,我昨天说,我学十分之一我都受益良多呀。那我现在,我争取多学点。是不是?我就想,师父在做的事,想的事,是什么样的事?我们大家都看得很清楚。人,来到这个人世间一回,总要做点对人,咱不说众生吧。有的人说,就你心大,老说众生。我这回也检点检点,我也不说众生,我说,为人做点贡献吧,你也没白来人道走一回。是不是这样?

今天早晨,我坐在床上的时候,我就想了这么两个词。这是今天早上,小刁、大云过来吃饭,因为我每日一餐嘛,我早上不过来吃饭,我自己在房间,我就想,智者与凡夫,我就想,智者在干什么,凡夫在干什么。那以老法师为例,是智者的代表,不但是智者,而且是大智者。是不是这样?我这么说,你们都认可吧?老法师现在做的,是利国利民利众生,救国救民救众生,心系苍生苦与乐的大事。是不是这样?所以我后面,括号,我给加了两个字“高尚”。这个词也很不够力度,但是我想不出来更好的词。这是智者在干的事。我们再看看凡夫,谁是凡夫,我现在这么说你们服不服?我们大家都是凡夫,是不是?还没有一个站出来说,我是圣者,不会这样吧。咱们就这样说吧,包括我在内,我们大家都是凡夫。我们现在在干什么呢?我们现在,就刚才我说的,勾心斗角,人是我非,五欲六尘,尽情享乐,我们是干这个事呢。干这个事是哪呢,在我自己那个小圈圈转着呢呗,那我自己小圈圈那都没转出来,你能转出六道吗?那是不可能的。对不对?所以这个呢,我又给后面加括号,也给两个字“渺小”。对不对?你说师父老人家九十一岁高龄,现在还在干这样的大事。我们这些,我不能说年轻吧,最起码我是中档次的,那还有比我年轻档次的,咱们都扪心自问,咱们在干啥?成天在琢磨啥?琢磨,你心里在想啥?然后你在说啥?你在干啥?你说,跟师父一比,真是无地自容。有个地缝钻进去吧,我真有这样的感受。

所以我在这里,想跟大家说,听明白了师父讲的东西,我们要努力地向智者的那个队伍里靠拢,我们要做智者。师父说,大智慧的人,就是大圣大贤,才能够救这个世界。我们现在不是大圣大贤,我们连小圣小贤都不是。我们是普通的凡夫,但是凡夫也有一点点微薄之力呀。我们把那点微薄之力贡献出来,好不好?也为这个利国利民做点实实在在的事情。

昨天,我回去想了一件事,我昨天在跟大家交流的事情,把我这次又带来点款,捐给英国汉学院这个事,我跟大家说了。大家不要误会,是不是刘老师又在显摆自己?你看她拿那点钱,完了她自己还公开的跟大家再说说。不是这样,我一点没有显摆我自己的意思。因为什么?第一我告诉大家,这个钱不是我的,我没拿一分钱。这是同修们给我的,实在是推脱不掉的,没办法,我攒着,这次有这个机会,我就把它拿来捐给汉学院了。

我顺便说两句,就是这个布施,这个捐款,也存在着一个智慧的问题。是不是?这个钱往哪花?往哪用?它也是要有智慧的。你有智慧,你把这个钱用到正地方,弘扬正法,你功德无量。你不用去找功德,你都功德无量了。你把这个钱没有花到正地方,有人就是贪心大大的,就喜欢钱,然后你把这个就捐给这个贪心的人了,你不是助长他的贪念吗?那就等于你往地狱里、往饿鬼道送他一样。是不是?他本来就贪,你又帮着他贪。如果他用这个钱去做为众生服务的事,没问题。如果他据为己有,为自己谋私利,他造作罪业,你就等于帮凶。我在这里这句话说得比较重。所以,以后一定要注意,布施的时候,你一定要动动脑,一定要智慧,不要感情用事。

有法师说过这样三句话,我看了以后受益很大,我也跟大家交流交流。这三句话是什么?

第一句话,要尊重看法不跟你一样的人。

就是意见不同吧,比如说小刁,她是那么看的,我是那么看的,我们彼此都要尊重,我要尊重她,她也要尊重我,就这个意思。

第二句话,讲话不要尖酸刻薄。

这个我看了以后,给我自己敲警钟,因为我知道我自己说话嘴黑,可能是别人轻易不说的话,我不知道为什么,到时候我就冒泡了,我就冒出来了。今天早上大云提醒我,刘姨你昨天讲的,你一讲我心里一哆嗦,老太太咋把这讲出来了。我说该讲我就得讲,是不是?如果我为了保护我自己,我什么都不说。让我不说话容易,我本来就不爱说话。但是到了关键时刻,那我该说我必须得说。我要不说,可能以后我说不着了呢。是不是?这是第二句话。但是这句话,我们每个人都要对对号,跟人家说话不可以尖酸刻薄。你查查字典,尖酸什么意思,刻薄什么意思。就是为人处事不可以这样的

第三句话,享受你自己的生命,不要跟别人比较和计较,人生自然就会很快乐。

没有怨恨的人,没有对立的人和事,身心清净。清净是性德,让我们的性德永远放光芒。

三句话。

第一句话,要尊重和我们看法不一样的人。

第二句话,讲话不要尖酸刻薄。

第三句话,享受你自己的生命,不要和任何人比较和计较。

就这么三句话,你们可以牢牢地记在心里。你做到这几点以后,你的身心都是健康的、是愉悦的。

实际我告诉大家,人为什么生病?是你的心念错了,那个病是积累起来的。因为我有切身体会。我2000年红斑狼疮病,那属于总爆发。实际已经有三年多的时间,我已经感到相当不舒服了。就因为我能扛能挺,我三年多没有去看病。

现在过了以后,我回头想想,我那个病是怎么得的?就是心情郁闷,长期精神压抑,遇到了一些具体的事想不通,又没有地方去诉说。所以我说,在没有听师父讲《无量寿经》以前,我心里有十万个为什么。不有那一本书吗,叫《十万个为什么》。我当时就想,那几年我心里有十万个为什么,想不明白啊,怎么能有这样的遭遇?最后积累、积累,就把那个健康的细胞变成了有病的细胞。有病的细胞愈来愈多,那最后不就是病了吗?什么叫癌症?那一个一个小的病细胞,聚在一起变成一个大的,那不就是癌症吗?就是这么来的。

所以我一再劝告大家,不管遇到什么事,一定要开朗、乐观。哪怕是你哇啦哇啦把它说出去,你心里痛快痛快也好,千万不要闷在心里。不要自己问为什么?为什么?愈闷愈问,愈钻牛角尖,钻到一定程度你肯定得忧郁症。实际1997年前后,我就是忧郁症。我不得忧郁症,我怎么想跳楼自杀?我不是那种性格。所以,大家一定要记住这三句话。这样既善待了别人,也善待了自己。

 

    第四个小方面我想说说,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

那我一说大家就知道了,我还得说老法师。老法师就是我最好最好的榜样!真的,师父的一言一行、一点一滴,我都在认真地看,认真地学。就是我现在这个负担这么重,师父讲经说法我一堂课不落,我怎么样我都得抽时间,就是老伴子哪怕能给我半个小时,我都不舍得浪费,我都过去把光盘放着,听它半个小时,真是这样。但是我听经达不到像以往那样,一听我就七个小时、八个小时,甚至十个小时。我现在没有那个时间,能连续听一个小时,那都老不错老不错了。但是只要是师父讲经说法了,我一堂课都不落。这个我得感谢大云,她准时的把师父讲法的光盘提供给我。

我是2000年病最重的时候,正式地系统地听咱们师父上人讲经说法。到现在为止,我是第九次来香港,如果我没记错,这一次应该是第九次来香港,那也是我第九次见师父。我就幸运在哪儿?我能够和师父结上这个缘,我能听师父讲法,我又能见到老法师,而且是九次见到老法师。

每一次我都不白来,每一次来,我都有收获,这是真的。不是来玩来了,不是来蹓跶来了。我这九次来香港,香港让我说什么样,我说不上来。回去他们问我,你去香港,香港什么样?我告诉他们,楼高、人多、道窄,人们走道的时候步履匆匆,这就是我对香港的认识,再什么样我不知道。现在我就知道山顶花园,就这个范围什么样,原来是尖沙咀,那什么样。再让我说,我就认识一个九龙公园,因为在尖沙咀那个时候,离九龙公园比较近。除此之外我一概不知道,我描绘不出来香港的整个外貌。要是说什么逛逛商场买买东西,一次没有。所以我啥都不知道。我来了就是见师父,就是向师父学习,我不能白跑一趟。

在这方面,榜样师父现在给我们做着,海贤老和尚已经给我们做了。师父之所以把海贤老和尚推荐给大家,就是说,给我们树立一个佛门榜样。这个榜样,就在我们眼前。我们还没有学的?我就觉得有人这也学不着,那也学不着,是不是不谦虚?

另外,我以前说过,有人总说,谁谁谁,你比如说,我说你学释迦牟尼佛,可能你说,哎呀人家那是佛祖,我哪能学来?我说让你学六祖惠能大师,你说,那有几个六祖惠能大师,那哪是我学的。我说学海贤老和尚,你说海贤老和尚是再来人。那时候我说,向我姐刘素青老菩萨学习,人家说,刘素青老菩萨是大菩萨再来。那要说向刘老师学习,你们说刘老师也是再来人。你要各个你都这么说,那你真的一无所学,你说都不能学,因为他们都是高人,都是再来人,都佛菩萨示现的。

我说你能不能这样来认识,我们现在都是凡夫,什么样的凡夫?在学佛的凡夫,想去作佛的凡夫。你这样想不就好了吗?那如果是凡夫都学不来,都去作不了佛,那佛的四十八愿给谁发的呀?你怎么不好好学学四十八愿吶?你是那一分子,你知不知道?你别把自己排除在外。

 

    下面我想说说,就是这个不和,为什么容易犯过?

 

说别人的过有几方面。

 

我接触到的,最典型的,婆媳互相说过错。

婆婆说媳妇,媳妇说婆婆。普遍不普遍?你们周围有没有这样的现象?就婆媳和和睦睦的太少太少了。我记得我和婆婆一起生活的时候,我婆婆经常和几个老太太聊天。回去我婆婆跟我说,小云吶,谁谁谁哪个老太太说,媳妇如何如何,说得可坏了。那几个老太太都说,没有不说的。我说,那您说没说呀?我婆婆说,我没说,因为我没感觉到你像她们说的那么坏。我说,那您感觉我还没坏到她们那个分上。我婆婆问我,小云,你说这为什么呢?我说,你让我告诉你,我告诉你老太太,你有福啊,你摊着一个好儿媳妇啊。我说,对我来说,我福更大啊,我摊着一个好婆婆呀。我说,你是我的好婆婆,是第二个疼爱我的慈母,我是你的好媳妇,你没有女儿,我既是媳妇又是女儿,这有多好。我说,你听她们那么说,烦不烦?老太太说,刚听还行,后来老听老听,我也烦。

就现在,目前为止,婆媳不和的,可以说漫山遍野。是不是?有一百家婆婆和媳妇,能挑出一两家和气的,大概都很难了吧?这是第一个容易犯错的。婆婆说儿媳妇不对,儿媳妇说婆婆更不对,大不敬。这是一个容易犯过的地方。

 

第二个容易犯的,领导、被领导之间。

现在领导说部下的过,部下说领导的过,我看也不在少数。

我能接触到的,能听到的,就很多很多。你比如说,现在,领导和属下能不能平等?这很难说,各家有各家的规矩。

我所听到的,我给大家举个例子。比如说某一个企业,这个企业很艰难。原来是一个很不错的企业,后来可能就摊着一个比较败家的领导。结果就把这个家都败到啥程度?原来的高楼大厦全都倒腾了,卖了,变钱了,变钱干啥?花呗。

结果就整了一个很远的地方,这单位搬了。搬了以后,单位没有通勤车。按道理你单位搬了以后,给职工应该备通勤车,因为太远了。不但没有通勤车,还没有公共车。你说要有公共车,它哪怕挤巴点也行。这个地方是一个憋死牛的地方,没有通勤车,没有公共车。要从家里去上班,得倒两到三次车。你想,现在这个塞车多么严重,尤其是冬天,东北天气是嘎嘎儿冷,那下大雪,塞车那是一塞几个小时。你塞车,你晚到五分钟,他们那叫啥?刷脸,叫刷脸。刷脸就是可能有个东西对着脸,就表示你来上班了,晚刷脸十五分钟扣工资,就这样式的。那个天气,那迟到应该说正常现象。我认识的一个人,早晨六点钟从家出发,到单位去上班,三个小时到不了。你说六点出发,七点、八点、九点,到那,迟到了,刷脸没刷上,扣工资。一个月挣那点工资,东扣西扣就扣得差不多了。你说这样,这个部下,这个属下,他能没意见吗?客观地说,有意见也有点正常,是不是这样?但是领导那个制度是给部下制定的,领导不受这个约束。所以就这个,可能领导与被领导之间,就矛盾愈来愈尖锐。当我听到这个事的时候,我认识的这是个员工,那就是没有通勤车,也没有公共车,天天反正上班三个小时,下班三个小时,每天在道上得六个小时,确实很艰难。我听了以后,那怎么办?我还得劝他,不要和领导搞对立。现在企业这么艰难,可能领导也有领导的难处。所以就是当我们遇到这些事情的时候,从自己做起,有难大家来担,我们是这个单位的一员,承担一分这个艰难困苦。

这是第二个,就是领导与被领导者,现在矛盾愈来愈尖锐。

 

第三个,由嫉妒障碍引起的说别人过。

因为嫉妒障碍别人,所以才说别人的过错。这个我记得我给大家举过这样一个例子。某单位有个提职的机会,一个处有两个正科长,在两个正科长里要提一个副处。这个机会很难得,但是也不是说遥遥无期。这次提起来一个,再有机会,可能另一个也就提起来了。但是这两个正科长呢,就是心怀鬼胎,彼此都是这样。张三就想,只要我把李四整下去,这把提副处肯定是我的。那个李四也这样想,我要把张三整下去,那肯定这把是我的呀。所以俩人都在底下搞小动作。咱们就说,一个甲科长,一个乙科长,就这么区分。这甲科长就想了一个绝招,他认为是绝招,就给这个乙科长写了一封匿名信。这个匿名信还正好给他整到杠上去。因为我不是抓反腐败的吗?破案的吗?他给他整到哪上?整到五千元,贪污受贿五千元。这五千元就是杠,低于五千元的不立案,不查,五千元以上的开始查。你说人家他了解情况啊,我就给你整到那杠上去。那给你整到杠上会起个什么作用?那得查吧,在查的过程当中,这提干这事就过去了,那肯定没这人分了,那你就下拨再说吧。就是这样,人家就是制造了这么一个事。然后就查,结果这一次案子是破了,那个案子是我查的,我就公开告诉你们,我也不知道那个案子,匿名信就叫我给查明白了。那一次就这个甲科长也没提上,这个乙科长也没提上,因为啥?这乙科长这耽误了,我得调查。完了,这甲科长这事情一查明,这个人人品不好,所以俩人谁也没提上,白瞎一个指数。你说是聪明还是胡涂?如果不是这样,俩人不搞这个小动作,这把提一个,下把肯定那个能提上,结果这样两耽误了。这由什么引起的?嫉妒!我怕你上去,所以我就搞小动作。所以这个嫉妒障碍,在我们生活当中可能也时有发生吧。

这是我说的第三个容易说别人过错的,就是因为你有嫉妒心了,有嫉妒心,你必须把对方整垮,你一定会说他的过错。现在,我刚才举的这个例子,就不是说了,我给你写。现在不是五千块钱是杠了,可能往上提了,那个时候就是这个杠嘛。你说这是不是心怀鬼胎,耍这个小坏心眼,坏了别人也坏了自己。如果那次他不这样,就这个甲科长说不定他能排在前面,那个乙科长得等下拨,结果这一整呢,两个都完了。这是第三个。

 

第四个容易说对方过错的,说别人过错的,就是不和的夫妻,离异的夫妻。

这个你们想,你周围有没有这种现象?夫妻不和,互说对方的过错。是不是这样?而且离婚以后可能更加强烈。有时候我想,毕竟我们相爱一场嘛,你夫妻几年、十几年、二十几年,甚至几十年,怎么就那一点情都没有?咱们不要情执,但是我们学佛人不是无情无义的。你这个夫妻不和,然后就反目成仇,那就像仇敌一样,离婚以后,那不单要告状,上法院,怎么怎么地。我最不赞赏的是什么?夫妻双方都把这个东西往孩子那灌输,这是最糟糕的!妻子跟孩子说,你爸爸如何如何不好,就把老爸那点肮脏的事,都在孩子面前给你抖落得一乾二净。然后丈夫又说妻子如何如何,也往孩子那灌输。你说孩子遭殃了,是不是?父母不和,本来孩子已经很遭罪了。然后这面也拽,那面也拽,你们是爱孩子还是害孩子?仔细想一想,你们做父母的尽到责任了吗?尽到义务了吗?如果是这样,你们不如不把这孩子带到这个人世间来。这个现象非常普遍,也非常严重。它造成的后果,现在已经突现了,不是显现,已经很突出了,突现了。你看看你周围的亲朋好友、同学、同事,存不存在这个问题?包括你自己,对对自己的号。我想,如果夫妻真是到一定程度了,真是缘尽了,那就缘尽缘散。缘尽缘散怎么个散法?好说好散,可不可以?不要把它弄得鸡犬不宁、老少不安。你这样对谁都不好。

所以说到这儿吧,我就想,如果因为夫妻的不和,夫妻的离异,导致孩子的心理障碍,肯定会影响孩子一生的命运。你们想一想,问题是不是这样?他从小心理是带着阴影长大的,他的心理是扭曲的。这个我有实际例子,真的,时间快到了,我不能一一给你们举,真有这样实际例子。非常优秀的孩子,逐渐逐渐就变成了像社会上的小地痞流氓一样,太可惜了。他不是一个坏孩子,是一个好孩子,因为父母的离异,他心里既恨母亲又恨父亲,心里充满了怨恨,所以导致了他对父母的不认可,也导致了他对社会的不认可,最后走上歪门邪道,走上邪路。为什么现在有很多年轻人,大概是和毒品离得比较近,非常危险。我们有些家长根本就无能为力了。你们想想,做为父母的,你们对孩子是怎么教育的?是怎么影响的?你们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啊,你这第一任老师就教失败了,后面的老师怎么接班?将来孩子长大了,那真是会恨死你们的,我怎么摊着这样的父母!到时候你们真是无地自容,没办法向孩子交代。因为孩子们的快乐是被你们剥夺了,孩子们的前途是被你们葬送了。

 

 偈颂

最后给大家结缘三首偈颂

若想去极乐,

莫说他人过。

他人本无过,

是你自己过。 


慈云法语之四__若要去极乐_莫说他人过 


管住这张嘴,

不说他人过。

老实念弥陀,

 保你去极乐。  

 

慈云法语之四__若要去极乐_莫说他人过


远离是非人我,

一心只念弥陀。

清净平等觉现,

顺利回归故国。

 

慈云法语之四__若要去极乐_莫说他人过 

 


[狮子吼净土专修网] www.amtb-shizihou.org 2011-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歡迎轉載流通 功德無量 E-Mail:amtbshizihou@126.com    吉ICP備16003483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