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讲座文字

慈云法语之三 圣僧示现在中国 讲经教学度群萌

时间:2017-05-01 05:35:41   作者:刘素云老师   来源:狮子吼净土专修网   阅读:626   评论:0
内容摘要:慈云法语之三圣僧示现在中国 讲经教学度群萌——四谈我所认识的上净下空老法师刘素云老师主讲2017年4月19日讲于香港佛陀教育协会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家下午好!阿弥陀佛!这节课是我来香港的第三节课,这节课和大家交流的题目是:“圣僧示现在中国,讲经教学度群萌——四谈我啡鲜兜纳暇幌驴绽...

慈云法语之三_________圣僧示现在中国_讲经教学度群萌 

 

慈云法语之三

        圣僧示现在中国 讲经教学度群萌

——四谈我所认识的空老法师

                         刘素云老师主讲

               2017419 讲于香港佛陀教育协会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家下午好!阿弥陀佛!

这节课是我来香港的第三节课,这节课和大家交流的题目是:

“圣僧示现在中国,讲经教学度群萌——四谈我所认识的空老法师”。

这个题目是我第四次谈了就是说,我所认识的空老法师,以前我曾经谈过三次,这一次是第四次。

我想谈谈这个因缘。可能有同修问,刘老师,这个题目你已经谈过三次了,怎么又谈了呢?我告诉大家,可能这个题目以后如果有机缘,我还会继续谈的,也可能还有第五次、第六次,这都说不定。

我和老法师结缘始于2000年。那个时候是我红斑狼疮病最重的时候,也是我生命时刻面临死亡的时候。在那一年,我有缘得到了一套光碟,就是老法师在台湾讲的《无量寿经》,那是师父第三次宣讲《无量寿经》。如果说我和师父结缘,这就是开始,是因为光碟结的缘。这是2000年。

2010年,师父通过东北的同修打听到了我的消息,师父约我来香港见见面,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师父,这次是真正的见面之缘。从201044日来香港,第一次见师父到现在,基本上是七个年头了。在这七年里,我来香港九次,见到了九次师父,我和师父的因缘就是这样的。所以说,有人总想仔细研究研究我和师父究竟是什么因缘真正的因缘,就是这样。再进一步说呢,我和师父就是师生关系,师生的缘。好多时候,师父都是我的老师。这一生一世,师生又在这里相遇了,就是这个因缘。

为什么这一次又四谈我所认识的空老法师?

因缘是这样的,去年的下半年,我给自己提问了两个问题。一个问题是“我为什么来到人世间我来干什么来了?”这是我给自己提的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2000年我面临着死亡,很多人都去为我送行,那就是病最重的时候,也是最危险的时候,为什么谁都没有想到我能活过来,我却活过来了,而且活得挺好。我想,这十七年我的寿命是阿弥陀佛给的,不是我自己本有的性命、生命。我想到这些呢,我就想,阿弥陀佛2000年把我留在这个人世间,让我干什么请阿弥陀佛告诉我,我好报答您老人家的恩德

当时这两个答案都得到了我来到这个人世间是带着任务和使命来的,这是一个。至于是什么任务,什么使命,那就实际当中见。第二个我的问题的答案是,阿弥陀佛为什么把我留下来?这个答案就是说,要我把一个真实的老法师介绍给一切有缘众生,让众生同

这就是我两个问题的答案。

基于这个因缘,所以今天,我要再一次地把一个真实的空老法师,介绍给一切有缘众生。尽我所认识的,我能谈到什么程度,我就谈到什么程度。

今天,我要从七个方面来谈我认识的老法师。我归纳了七个第一。

现在谈第一个“第一”。

 

第一,空老法师是学释迦佛、走释迦路的第一人。

 

从我认识师父上人到现在,我一直是这样认识的。因为,师父确实在我心目中,他是学释迦佛、走释迦路的第一人不但在中国是第一人,在世界也堪称是第一人。

当今时代,学佛的人可谓不少。全球有七亿人口学佛,占总人数的十分之一。大家都在学释迦牟尼佛留下来的法。纵观学佛人的现状,真正学释迦佛、走释迦路的人,可以说寥寥无几。这样说,可能有些同修暂时不太理解,刘老师怎么这么说呢,全球有多少人在学释迦佛、走释迦路。老师你为什么说真正的学释迦佛、走释迦路的人寥寥无几呢?咱们慢慢来认识现状是不是这样。

释迦牟尼佛人人都在学,但是,我们看到的一个现实情况是,教育的佛教演变成了宗教的佛教。就这一点,这个佛教,不是释迦牟尼佛留给我们的佛教。释迦牟尼佛留给我们的,是教育的佛教,不是宗教的佛教。现在,佛教演变成了宗教的佛教,可以说,是佛门的不幸和悲哀。我是这样认识这个问题的。

老法师二十六岁入佛门,三十三岁出家,遵章嘉大师的教诲,走学释迦佛、走释迦路的学佛之路,一走就是六十多年这是不争的事实,就摆在我们面前。我说老法师是学释迦佛、走释迦路的第一人,可以说是名副其实、当之无愧,一点儿也不夸张一点儿也不过分。

我们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来看,释迦牟尼佛和我们的老法师有几个共同点。

一是都选择了出家,走弘法利生之路。这是两位老人家的第一个共同点。

释迦牟尼佛不忍看众生生老病死之苦,想找到一条救度众生离苦之路。他舍弃了王位,舍弃了娇妻爱子,舍弃了荣华富贵,毅然出家,这是释迦牟尼佛选择的道路。

而我们的老法师,因为战乱到了台湾。在那里,他是只身一人,没有亲人在身边。在台湾,老法师认识了章嘉大师。在大师的教诲之下,老法师选择了出家弘法利生这条道路。三十多年来,没有见过慈母的面。这个老法师在讲经的过程当中,曾经多次跟大家说过。这是一个。

第二个共同点是都没有道场

这个我们看《释迦传》,或者读《无量寿经》,读其它经典的同修们都知道,释迦牟尼佛没有固定的道场。这样说,似乎不是太严密,说没有道场怎么讲道呢?

我是这样看的,老法师和释迦牟尼佛的共同点就是没有固定的道场,但又时时处处都是他们的道场,这是两位老人家的第二个共点。

净空老法师,几十年来,可以说是一位到处漂泊讲经说法的一位出家老和尚。是不是这样?没有固定的道场,居无定所,全世界来讲经说法,这可能也是老法师的一个特殊的因缘吧。老法师在我的心目中,在我的记忆中,师父是一贯不提倡建自己的道场。别人给他道场,师父都不要。师父当时说了不建道场、不要道场的理由,可能我们都会心里很明白。师父就是这样给我们后世的学生也好、弟子也好,树立了这样的一个榜样。

这是第二个共同特点,释迦牟尼佛和净空老法师都没有固定的道场。

第三个突出的特点,就是一生从事教学

这就是释迦牟尼佛和老法师两位老人家最最突出的一个共点。

释迦牟尼佛,四十九年讲经教学,就这么一件事。老人家没有做过佛事,这个佛事,所谓的佛事,比如说经忏佛事、打佛七、打禅七,等等、等等。释迦牟尼佛,在四十九年讲经教学过程中,没有做过一次。我们的老法师在这一点上是真正学释迦佛、走释迦路的第一人。老人家五十八年从事的是讲经教学度众生的事业,而没有做其它的事情老法师在这一方面堪称是我们学习的榜样尽管遭遇了种种不公平的对待,甚至有时候是走投无路、无立足之地。但是,师父一直勇往直前九十一岁了,还在坚持这条已经走过了五十八年的学佛之路确实令我们敬佩和赞叹

释迦牟尼佛和净空老法师都是义务的教育工作者这一点,我们人人心中都有数。大家是不是和我有同样的认识,就是他们是教育工作者。

以上三点,这就是我选择的比较突出的净空老法师学释迦佛、走释迦路的三个比较明显的共同点,供大家参考。

学释迦佛、走释迦路,说起来简单,但是,做起来真是难,而且是难上加难。回首老法师几十年走过的学佛之路,真是太艰难了。尤其是在师父身边护法多年的老同修们,就知道的更清楚、更明确了,他们的体会也更深刻了。几十年来,师父过的是游僧的生活,没有立足之地。不是老人家不想在一个地方安定下来,而是没有这样的条件。师父没有条件在一个固定的地方安定下来。如果想要安定下来,师父曾经说过,那就是要有个条件,就是放弃讲经教学,改做经忏佛事。我记得师父在讲经过程当中,曾经向我们说过,说当时他有两条路,一条是放弃讲经教学,改走经忏佛事的路。第二个条件就是回家,还俗。当时就面临着这样的境地。师父毅然决然地仍然选择了继续讲经教学的、走这条释迦牟尼佛之路。不管遇到什么样的艰难困苦,师父几十年来,从来没有放弃过讲经教学。我们现在说起来,似乎是很容易,说说几十年就过去了,可是我们设身处地地想一想,师父这五十八年讲经教学的日子,是多么样的艰难,就这一点,也足够我们敬佩和赞叹师父的了。就是在老人家八十五岁的时候,香港的一位老居士把现在的六和园结缘给了师父,就是从那一年开始,师父总算有了一个比较固定的落脚之地。

应该说,学释迦佛、走释迦路,并非易事。就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从老法师走过的路,可见一斑,这是第一个第一人。就是老法师是学释迦佛、走释迦路的第一人。

 

第二,空老法师是讲经教学第一人。

 

空老法师是讲经教学第一人净空老法师迄今为止屈指算来入佛门六十五年,讲经教学五十八年。就说五十八年的讲经说法吧,可以说全国乃至全世界找不出第二个也可能是我孤陋寡闻,我见识少,我不知道还有别人。就目前来看,我就知道老法师一个人讲经教学,而且是不间断讲了五十八年。这是不是讲经教学的第一人?可以说我用了一个词,老法师讲经教学五十八年堪称是独一无二。

我想从下面几个方面,突出讲一下,老法师讲经教学的几个突出特点。这几个特点我都用独一无二来形容。

第一个是时间之长,独一无二。

我刚才说了,到今年老法师已经讲经教学五十八年这在中国乃至全世界堪称独一无二了。独一无二的意思很明显,就是只有这一个,还没有看见第二个。就是从古至今,恐怕也找不出第二个人了,就是一生几十年就从事一件事——讲经教学度众生。我是这样认识的,如果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这个“前无古人”好像是已经定了,“后无来者”是不是,我不敢说。那可能后面还有人讲经比师父这五十八年更长的呢,就目前来看应该说“前无古人”。我们希望能有后来者,能够超过老法师这五十八年,这是我们所期盼的。这也是老法师的心愿。因为培养讲经人才,这一直是师父孜孜以求的,一直在努力奋斗的,努力争取的。这是第一个独一无二。

第二个,专一不二,独一无二。

专一、不二这两个意思合起来就是进一步说明它的力度。“专一”,就这一个。“不二”,没有第二个。老法师五十八年来做的就是这一件事情——讲经教学,除此之外别无这才叫真正的专一不是今天讲经教学,明天搞经忏佛事,后天打个佛七,等等、等等。老法师是真正的“专一”,真正的“独一无二”。释迦牟尼佛一生讲经教学四十九年,老法师讲经教学已经五十八年了,我们能不能这样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就这一点来说,咱不说别的。我是这样认识的,“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学生在讲经教学的时间上超过了他的老师,这肯定也是释迦牟尼佛所欢喜的。释迦牟尼佛会为有这样的学生而高兴的,也会为这样的学生点赞的这是第二个独一无二。

第三个独一无二,信众之多,独一无二。

这一点,大家是不心里都有数。听老法师讲经说法的信众,可以说不可计数。看得见的众生、看不见的众生,都不可计数。就拿人来说吧,恐怕得以亿来计算吧。因为现在的网络教学,我们不知道有多少有形众生和无形众生在倾听老法师的教诲。无量无边的众生,在老法师的教诲之下,真是觉悟了,很多很多众生,回归自性、回归极乐世界了。师父功德无量!

最近一些年的网络教学,使听师父讲经的信众越来越多、越来越多,听经的人数越多,受益的人数就越多。所以说,有时候师父在录影室里给大家讲经教学,有时候录影室里可能没有一个听众,但是,网络里的听众无量无边,是不是这样的。所以我说,听老法师讲经的信众无量无边、不可计数。

现在,能不能有哪一个法师,哪一个高僧大德,他的讲经的信众能够超过老法师,好像不太容易。尽管这样,老法师在人家对他有所不公平对待的时候,师父老人家都是坦然处之。老法师心里明白,他的信众之多,影响之大、之广、之深,真是不可计量。这个意义,深远意义和历史意义,现在无可估量。师父讲经教学这五十八年,他的影响面,我刚才说了三个:一个是影响之大、一个是之广,一个是之深,是不可计量的。

有的人,一直对师父采取种种措施,比如说封杀。对这个问题吧,我一直是持不赞同的态度。我是那样想的,师父讲什么、说什么,老人家在想什么,他都是透明的、都是公开的,没有一点隐私。而且,他想的、说的、做的,都是利国利民的。就这样一位爱国爱教的老人家,你封杀他干什么,这是一。二,我是那样想的,法宝你可以封杀、销毁,但是人心你能封杀得了吗?有多少人可能是出于某种压力,不敢公开学习师父的法宝,比如说书,或者是光碟。但是我知道,就是这些人,他们仍在偷偷摸摸地在看师父的书,听师父的光碟。所以我想,师父的影响,那不是你烧几片光碟,烧几本法宝,就可以封杀得了的。我觉得这种做法,是不有点愚痴。你可以仔细地看一看师父的书,听一听师父在讲什么,能不能不要断章取义,以你个人的知见来解师父的意思,甚至是对师父采取毁谤,这个不好,这样会造作罪业的。我每次都劝导大家,端正心念,正确地评价一个人。你愿意听,你就听。不愿意听,你就不听,听于不听是你的自由,但是你不要毁谤。因为毁谤,你真的造罪业,你造罪业真的要受果报。我是替你着想,每次都要这样劝说大家,希望大家能够听听我的苦口婆心。我这个意见没什么不对的吧?你看,你的自由,你可以选择。愿意听,听。不愿意听,不听。就是一条你别生烦恼,你别毁谤,这就好了么。

这是上面我说了三个独一无二。

下面再说第四个独一无二。

无立足之地,独一无二。

我所经历过的、所听说过的,就是说法的师父法师们没有立足之地,除了老法师之外,我还没有听到第二个。师父这么多年,是不是无立足之地,就是八十五岁之前,准确地说是不是这样的。曾经记得,师父有一张照片,拄着锡杖的那张,没有照上脚,我记得我当时最先看到这张照片时候,我不太理解。我心里还想,这是哪个照相师给照的,怎么没把师父的脚给照上呢?后来我见到师父的时候,我问过师父,我说师父啊,您的那张照片,为什么没把脚照上呢?师父笑了,告诉我,那是我在表法。我说师父,您这是表的什么法呀?师父说,表无立足之地之法。哇,我听了我才恍然大悟,原来这是师父老人家在表法,表他的无立足之地。听了师父的这个话,当时我好心酸。老人家是笑呵呵得跟我说的。但是我听了,我一点笑都没有,真是好心酸。学释迦牟尼佛,走释迦牟尼佛之路,尊师教诲,一生讲经教学,这有什么不好?有什么不对?为什么要遭到如此的不公平待遇?所以每当说到这里的时候,我就想,总有一天,历史会给师父作证明的。老人家这一生所做的事情,真是利国利民功在千秋的伟大的永远不朽的事业这要让历史来见证吧!

这是我讲的第二个第一人。

 

下面讲第三个第一人,空老法师是佛教历史上修忍辱的第一人。

 

我为什么这么敬重老法师,为什么有人用各种各样的方式想逼我远离老法师,远离《无量寿经》会集本,但我都顶住了重重压力,不为所动。我是一个性格比较倔强的人,我从来没有盲目地崇拜任何一个人。有人说,我是对老法师迷信,吹捧老法师等等等等,用了一些叫人不入耳的词,我就不给大家学了。但是我听了以后吧,真是不为所动。我心想,我自己的亲身经历,我亲眼所见,不是你们几句批评、几句谩骂就能动摇得了的,真的是这样的。

说实在的,顶住这个压力,也相当不容易,也很难。你那样想,一个人,他走自己的路,而且再进一步说,我们毕竟都是凡夫嘛,都是人嘛,我们也有自尊心,也有自己的尊严。你所走的路,你所学的东西,你所接近的人,人家反对,人家用各种形式,可以说那个形式有的都实实在在太过分了!太过分了!!那时候我也想为什么这样?我自己问我自己,为什么人家这么攻击你,这么谩骂你,你还不改初衷,非要坚持走你这条路,究竟是为什么?我自己找到答案了,老法师什么地方吸引了我?一个答案,老法师的人格魅力!老法师的人格魅力让我尊敬他、尊重他、仰慕他所以我跟定老法师学习佛法,一生不会改变的。如果说一生长一点儿,我前半生没学佛。从我接触老法师光碟的那天起,从那以后,我不会改弦易辙我一定是沿着这条路走到底的

为什么我这么崇敬我们的老法师?很重要的一条,就是老法师的忍辱精神。如果按我原来的脾气,我可能是有时候会冒火的。有时候我想,你走你的路,我走我的路。你学你的佛,我学我的佛。你学你的法门,我学我的法门,你凭什么老拿我来说事?开始是心里不服气的,甚至想出去和人对阵。那个对阵,用现代的话说,较量较量。就是说,我当时甚至这样想:论写,我也不一定次于你,论说,我也不一定输给你。你会写,我也会写,你能说,我也能说。那咱们就较量较量呗,你凭啥老这么欺负人吶!当时是这样的,后来我为什么一言不发?就是学老法师学的。因为我看师父所受的那个屈辱,那对我来说,我所受的那点儿小小的委屈,简直不足挂齿。我觉得非常惭愧师父老人家这么多年一直在修忍辱,我就这么几年的时间让人家羞辱羞辱,你就受不了,你还说你要做佛的弟子,要做老法师的弟子,你那太不够格了吧。

记得有一次,我跟大家交流的时候,我这样说,我说我现在称不上是老法师的学生、老法师的弟子,我对自己有个正确的估量。我卯大劲儿,我现在是师父的编外弟子、编外学生,我还没入编呢。有人也曾经说,刘老师,师父对你那么好,你为什么不拜师?不是我对师父不尊重,是我觉得我不够格。如果我拜了师,到了师父的身边,我做师父的学生,我不是有意地想把事情做坏。但是,如果我的能力有限、我的智慧有限,我做了什么错事,我给师父抹黑,我对不起师父。所以,我宁愿做师父的编外弟子。但是,我接受师父的教诲,不次于师父的编内弟子。这是我对我自己的要求和考量。

有人说,我们了解你。尤其我的朋友啊、同学啊、同事啊,说我们了解你,你从来真是没有崇拜过任何一个人。但是,在你的嘴里,不管我们信佛也好,不信佛也好,信哪个法门,在你的嘴里,我们听到的你都是说你的老师,净空老法师,如何如何。我们现在虽然没见过老法师的面,但是,从你嘴里,我们已经认识了你的老师——净空老法师。这是我身边的同学、同事、亲朋好友,他们跟我说的。真的是这样,每当见到他们的时候,没有别的话题,说起来就是学佛,就是老师,师父是什么样的一个人。以前我说过嘛,师父是一个爱国爱教的老人,是一个慈悲的长者。我就一条一条给他们介绍,为什么我给师父下这样的定义,我有这样的印象,我说,这都是我亲身经历的,不是我听人说的。我都给他们举出具体的例子来说,就是这样的。

老法师的忍辱精神,是我学习老法师最多的地方。因为,一个人的脾气秉性是很难改的。我由一个刚烈的、点火就着的暴脾气,能改变到现在,几乎是没有棱、没有角了。听什么样的话,我都能接受得了了。而且,由前些年的,我嘴上接受了、我不和你对阵,但是,我心里没接受,我心里还和你对阵,我不服你。一直到现在,我不但嘴上不说,我心里也没有那个疙瘩,也没有那个结了。我就觉得,如果说我见着师父之后,你们问我说,刘老师,你最大的进步是什么?改变了我的脾气秉性,让我由刚变柔了,这是我学师父忍辱精神的最大的收获。

因为,我看到了师父的一言一行,和他所遭受的苦难,和别人对他的毁谤。我就想,世界上还有这么大心量的人老人家的心量究竟有多大呢?我就一点一点地看,一点一点地学这可能是我的一个长处。我看明白了,我就学,而且要真学,不是假学。这个学是把它落实到自己的生活当中现在很少很少有谁能听到我对谁不满意,或者跟谁较劲、跟谁对立。

那个时候,我记得小刁说,大姐你现在脾气变了,你变得没有立场了、你不分是非了。我就笑了,我说,你给我举举例子,我怎么没有立场了、不分是非了。小刁说,过去说什么问题,你都一是一,二是二,嘁哩喀喳地跟我们说的一清二楚。现在我们再跟你说什么,你都是行、好、对,都是这样了。你就不能说,这个不对,那个对。我现在说这样的话,有时候也有,不说一点没有,但是,逐渐地,越来越少了。因为师父说恒顺嘛,所以我现在也跟师父在学恒顺。而且,是发自内心的恒顺。

有的同修曾经问我说,刘老师,我们发现你的心为什么这么大?我说跟师父学的。师父的心有多大,我现在连十分之一都没学来。我说我的目标是,一定要把师父的大心量学到手。如果你们问我的心量有多大,我的目标是虚空法界有多大,我的心量就有多大。我要把虚空法界装在我的心中。如果我的心量小,虚空法界装不下,我就像开玩笑地跟大家说,说的大家都很开心,都很高兴。我是这样说的,现在我也这样做。真是,我觉得一个人的心量扩大了以后,那种愉快那种欢喜,确实是用语言没法表达。为什么呢?你过去遇到一个事儿,你心里系了个疙瘩,你不服气了,你委屈了,你烦恼了,你肯定心里特不痛快。我现在没有这些了,谁说什么都可以,谁做什么都可以。所以,每天都是乐乐呵呵的,没有牵挂没有烦恼没有谁是谁非就是这样的嘛。所以,我觉得我认识师父以后,对我来说,最大的进步就是心量大了,比原来更大了,可能以后比现在还要大。现在,偶尔的,还有点儿小小的小脾气。我想,以后这点儿小小的小脾气也要把它克服掉。要彻底的一个大心量,什么都能包容,要像大海一样,那比大海大还有天空呢,那比天空大是什么呢?就是人的心量。就是这样。所以,学佛这么多年,如果说我有收获,我受益了,这方面的受益是最大的。

所以,你们看我现在这么快乐这么潇洒这么自在,我解决了心量的问题才能够做到这一点。如果心量小,做不到这一点。每天遇到事儿,这个不满意,那个不满意的,那多着了遇到一个烦恼一次,遇到一个烦恼一次。现在我没有这些,所以我每天都是快快乐乐的。我每天接触的经教、佛菩萨,经教能让我烦恼吗?不能。佛菩萨能让我烦恼吗?不能。所以,这是我从师父那里学来的。

我们师父老人家这六十五年,可以说是修行的六十五年,也是忍辱的六十五年。讲经说法五十八年,是进一步忍辱的五十八年。就这一点,足够我们学的了怎么学,你都学不完。你如果再不认真地学,再打点儿折扣,你什么东西你都学不到手。所以我说,我听老法师讲经教学二十年,我受益了,我就听懂了那么十分之一,我都觉得我受益了。如果我把师父讲的十分之十,我都听懂了,那我不成佛,谁能成佛啊?!是不是这样?所以,一直到现在,我仍然在努力学习师父,努力听师父讲经教学。

今天早晨遛弯的时候,我跟师父说,我说师父啊,这些年,我没有出来讲任何一部经典,为什么?我是那样想的,一是我笨,我讲不好;二是,我想师父讲的,我就听师父讲,我把师父讲的我听懂了,我听懂一点儿,我跟大家分享、交流一点儿,我听懂了两点儿,我就跟大家分享、交流两点儿。有的同修说,刘老师,你就像讲白话文似的,师父有的地方讲的深一点儿、理论高一点儿,我们听不明白,你就像讲白话文给我们翻译一遍。然后,我们就听懂了。哎呀,我一想,如果我能起这个作用,不也是挺好的吗?师父讲,我听。听懂了,我再用白话文说给大家听。这不我也在弘扬佛法嘛。师父说,好好好。就是这样的。

所以,有的同修说,刘老师,你为什么不站出来讲《无量寿经》?就在网上给我提了几十个问题。22号,可能我有个学佛答问,其中就有这样的问题,到那时候,我一定会给大家一个比较圆满的答案的。

记得20143月份,我来香港,正好那一次赶上老人家过生日。我不是故意地来给师父过生日的,是赶上了。因为我这一生吧,我不太想过什么生日,我不过生日,我也想不起来别人过什么生日。那一次我来香港,正好赶上师父过生日。当时,因为不对外公开嘛,来的人,来到咱们山顶花园这儿,也不是特别多的。当时,举行了一个小小的那个仪式吧,我记着蛋糕挺大、挺漂亮的,师父也挺高兴的。结果呢,给我一个任务,让我上台跟大家说几句。我也没什么思想准备,我说什么呀。我跟刁居士商量,我说小刁啊,让我上台,我没啥说的,我给师父唱个歌吧。我这一辈子,我告诉大家,我就会唱一支歌,叫《小小的月亮》,好像是这个名。一共四句话,是儿歌。这个歌儿呢,是我学生教我的。

我学生怎么想起来教我唱歌儿呢每当春节的时候,我教那些宝贝们、淘气包子们,喜欢上我那去过年,开联欢会。开联欢会每个人都得出节目。我的学生说,老师啊,我们都知道你笨,一个歌儿也不会唱,舞也不会跳,给你个任务,你扮演个什么角色呢?我说,那你们看老师能干点儿啥?我就当听众,行不行?学生说,那不行。给我个什么角色呢,让我报幕。就是他们演节目,让我来报幕。还给我整了一段报幕词,说那个是沟嘎哒K广播电台,什么什么土豆麻小姐现在开始报幕。给我起个名叫土豆麻小姐。为什么呢?因为那时候我皮肤吧,不像现在这个样。麻麻嘟嘟的,所以我学生说,老师,就给你起这个名吧。我就想,为了让大家高兴啊,开心啊,学生既然有这个要求,那行啊,那我就当土豆麻小姐吧。我说什么时候让我报,我就开始报。开始的时候,我就这样说,沟嘎哒K广播电台,土豆麻小姐现在开始报幕。第一个节目,谁谁谁,什么什么。结果,这些孩子们乐得前仰后合。那就是我和我学生在一起开联欢会。后来,我学生说,老师你一个歌儿也不会唱,我教你一个吧,你就学会一个就行,四句话,可好学了。我说,那你教我一个吧。我学生就教我一个。现在,教我歌儿的学生已经六十岁出头了,那学生都那么大了。我教的学生最大的,比我小个五六岁吧,我们在一起,看不出来谁是老师,谁是学生。尤其那男孩子都比我高一头。所以,就是在那个时候,我学了这么一首歌,因为它太简单了。

我跟小刁说,我就给师父唱这首歌。小刁说,大姐,不行。你在广州吧,曾经给我们唱过这首歌,你唱歌不在调上,你在调下。说我唱歌跑调,你别给师父唱。小刁不让我唱。我说那你说,不让我唱歌,我上台我说啥呀?小刁说,你说偈子。我说没有偈子呀她说一会儿就有了。我说,啥时候有啊?她说,一会儿你往台上走的时候就出偈子了。我心里一点儿底没有。就在说着呢,下面请刘老师上台,就这个时候,那我死活我也得上台啊。从我坐那座位,走到那台上吧,我估计能有十步远,可能都没有十步远,我心“突突”地跳啊,我想,哎呀我的妈呀,这还不知道说啥呢,这就开始上台了,这可咋整啊。我起立的时候,我心里是这么想的,那也得去啊,我就一步一步地,比我平时速度要慢得多。我寻思我得想想,小刁不说我走的过程当中有偈子嘛,那我就慢点走,让这偈子得出来呀。

可能也凑巧吧,我走了三分之一的时候就出了四句话,我当时心里乐开了花。我想,哎呀我的妈呀,这偈子可是出来了,要不我上台我就站着去了,我就这样想的。后来,我上台以后吧,这不偈子也有嘛,四句话。我把偈子也说了。我那天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想给师父唱首歌,就唱我这“小月亮”。后来,我也没听小刁的劝吶,说完偈子以后,我说,今天是师父老人家过生日,我给师父唱首歌。我说,我这一辈子就会唱这一首歌。我就把这一首歌献给师父,只要师父开心就好。我就给师父唱了,唱完了以后吧,我就回来了。回来以后,小刁表扬我,说大姐,今天真不错,今天你唱歌在调上,没在调下。我说,你看看,你还不让我唱,多亏我唱了,今天不唱得挺好嘛!我这一辈子,真的,就会这一首歌,别的歌我都不会唱。我唱哪个歌,一是记不住词,二是不在调上。我确实唱歌跑调,五音不全,那个什么谱我更不知道,就是这样的。哎呀,我说那一次我给师父唱歌唱成功了,高兴我好几天。甚至有时想起我就跟小刁说,我说怎么样,没听你话对了吧,我歌唱在调上了,真是挺好的。

所以说,和师父在一起吧,就觉得那种开心,那种快乐,你不亲身体会到吧,你说不出来。这都是我亲身感受。你看,我今年七十多岁了,七十三了。前些日子开玩笑,那天可能慧蓉看见我穿一个红大褂子,你们各位没看着,为什么穿那红大褂子呢,那红大褂子前胸是两只鸡。我今年七十三岁,本命年,属鸡的。我五十多年前的一个好朋友,就买个大红褂子给我送去了。告诉我,素云,你必须把这个褂子穿上。我说,我啥时候穿过这大红褂子。她说,不行,以前你没穿我不管,今年你得穿,今年是你的本命年,怎么怎么地。而且,告诉我,你上香港你必须得把这个褂子给我穿去。那受人之托啊,我也听话啊,我就把她这大红褂子穿来。来的第一天晚上,我就穿上,我跟慧蓉说,我说,慧蓉你看看我这大褂子多么漂亮!前面有两只鸡,一只公鸡,一只母鸡。那只公鸡是个领导,当官儿的,为什么?头上戴着桂冠。我说公鸡是官,那母鸡不是官。跟大家开玩笑。

所以我说,人学佛啊,真是你跟师父学这个大心量,我就觉得我益太大太大了我的快乐太多太多了太幸福了你说这个多好啊!所以,我也劝大家,好好跟师父学,把师父的言谈举止,把师父那真东西学到手。不要耍花把势整花架子,一定要真学。

咱们中华民族有尊老爱幼的良好美德,在这方面,我们是不是也应该把它落实在行动当中。现在,有人今天批这个,明天批那个,这个是不是不太对头。咱们师父教我们的是,要赞叹人,要表扬人。赞叹人,不要批评人。

我过去吧,当老师,是职业病。你说当老师哪有不批评学生的?尤其我教那班都是“猴子”班。一次教五六十个“猴子”,你说能不批评学生吗?我批评是批评,但是,我对学生是爱的。不管什么样的学生,我都爱他们,我没有分别,我不把学生分成三六九等。所以,因为这样,学生对我的感情非常深。到现在,七零届教的学生,七四届毕业的学生,再后面那届我只教了一学期。就这些三届的学生,现在都和我有来往。有时候打电话,老师想你了,去看看你。我说,老师是名人,不见客。我学生就说,老师,不管你名气有多大,你永远是我们的老师,我们永远是你学生。我们想见就得见,别的客你可以不见,我们这个客是必见不可。那就见吧。所以,现在如果说我敞开门,就对我这些宝贝们敞开门,想啥时候来就啥时候来。

接着说老法师的度量之大,令人难以想象。老人家忍人所不能忍,行人所不能行。他落地有声的这些个举止言谈,就是我们学习的最好榜样。

我们能不能把它学到手,那就看我们的因缘了,看我们的诚意了。

在这里,我真想说,真诚心太重要太重要了我之所以学师父的法,听师父讲经,这将近也就二十年了吧。我为什么受益了我告诉你们,我心诚。我认准这条道,我认准这个老师,我绝不轻易舍弃我不会左右摇摆我不会人家说,你应该怎么样,你就怎么样,不是这样的。用我们东北话说,我这个人有老猪腰子,就是有主见,有主意,不听别人的指挥和控制。这个可能也是我的一个缺点,也是我的优点。

你看,应该说,我最早听老法师讲经是从2000年开始,那就从2000年开始计算,那时候就属于比较正规的、系统的听师父讲经了。那到现在呢,应该是第十八个年头了。所以十八个年头,我有了一点点进步真是听师父的教诲,我学来的。我没有别的本事,我比一般人都笨。比一般人笨、比一般人拧、比一般人倔、比一般人犟,就这四条,我这十八年还能学到这么多呢你们比我有智慧、比我聪明,只要你们认真学,你们很快就会有好大好大的收获的。不信你们试试,我真的不骗你们。

老法师告诉我们,要学圣贤学君子这一点可以说也是我的座铭。我们现在一定要学圣贤君子做圣贤君子。前天,老法师说了一句,只有大圣大贤才能救中国,才能救世界。小圣小贤都不行啊,这是我说的啊,这不是师父的原话。所以,我们一定要学大圣大贤,我们也要做圣、做贤,最起码,我们要做君子,不可以做那小人。别人可以跟我们计较,可以整我们,可以算计我们。但是,我们作为学佛的佛弟子,作为老法师的学生和弟子,不去琢磨去计较任何人,不去整任何人。我对整人的人啊,真是我觉得他们很辛苦的,他都要动脑筋的。所以,有些人好心告诉我说,素云呐,谁谁谁背后琢磨你吶,背后整你吶,怎么怎么回事。我听了以后,我的态度就是一笑了之。是吗?有这事啊?这在我这就了结了,画句号了。至于人家再接着怎么整,那我不去研究他。有人替我抱不平,说你为什么不琢磨琢磨怎么整整他。我说,那累人,是不是?他整我,累他,不累我。我要再琢磨怎么整他,我累,那他就不累了。我说我不干那个傻事。

所以说,学老法师的这个大心量、大度量,一定要把它真正学到手。尤其是遇到事情的时候,它就显现出来了。如果没遇到事儿,我们想,我也大心量,遇到事儿,我也能想得开,我也能放得下。我告诉你,遇到真事儿的时候,那个坎儿啊,也实实在在很难过呀!你们如果经过实践了,就会觉察到刘老师经历了,所以,她说给我们听。

所以,这个修忍辱一定要把它提到日程上你只有修忍辱,你才有大心量,只有大心量,你才能修忍辱。

我说我还有点儿小小、小小的小脾气。我给大家举例子

你不能空口说白话。你说你有点儿小脾气,那我们也不知道啊,我们也没看到啊。

我告诉你们,春节以后,有一段时间,那小脾气就显现出来了,我生气了。可能大家听了以后会笑,说刘老师,你还会生气呢。我告诉你们,我是凡夫,我会生气,我真生气了。因为什么吶,因为我听到这样几句话。你看我听了那么多,我都没动心。我听了这话,它不知道为什么,就像那个针似的,我刺激刺激你。听了一个什么话呢,就是有人说,说我是某某某的后台,我是某某某的保护伞。好像我没记错,是这两个词。按道理说,这两个词要比以前我被人家骂要轻得多的多,多的多。但是,被人家骂到那种程度的时候,我都没生气,也没往心里去。就这两句话,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气儿啊没有预备齐、没有准备,“突儿”的就冒出来了。我冒出来,你说我做出了一件什么事,我跟你们说,我给师父写了一封信。我这封信什么内容呢,我要“两闭一停”。这“两闭”是什么?一,闭门谢客,不见客人,这是一“闭”吧。第二“闭”,闭嘴,不说话,这两“闭”。“一停”是什么呢?停笔,不写任何交流心得材料。这就是在我生气的情况下,我就给师父写了这么封信。什么意思?找师父去诉苦,说说我的委屈,那我心里就是这么想的。你说我能跟谁说?我只有跟师父说。我写完了以后吧,多亏我自己坐那嘎默念了一遍。我从头至尾默念,那信不长。默念了一遍以后吧,我第一感觉,错了、不对,我不能这么给师父写信。那这口气也太硬了,你跟师父说你要“两闭一停”,你这干啥呢?我自己问我自己,我知道错了。你说,你错了,你就别写了呗。不行!这个事还得说。我就把给师父写的这封信改成给胜妙师了。我寻思,转个弯,我把这封信给胜妙师,胜妙师肯定是会和师父说的。这样呢,这封信我不是给师父写的,我是给胜妙师写的。就这个时候,我那不叫智慧,来点儿小心眼儿,耍点儿小脾气。我真的就把这封信让大云给我传过去。大云当时吧,犹豫。刘姨啊,你这个信这么写,好吗?别传了吧。大云和小刁都制止,都不让我传。我当时倔脾气来了,传!大云就把这封信给我传过来了。

今天早晨呐,我跟师父说,我说师父啊,我给胜妙师写了一封信,“两闭一停”,您老人家肯定是知道了。我说师父这个事我肯定是错了,因为啥呢,我当时就知道不对,就是那口气,就想,干嘛呀!我听了这两句话以后,我真发怒了。我当着大云和小刁的面吧,我这么说的,我说简直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干!这不就是我心里不服吗?你凭啥说我是谁的后台,谁的保护伞呐,你有什么证据呀,我根本也不是那样的人呀。我的一切都是透明的、公开的,就这个。

我现在在这里,把这个事,面对镜头跟大家说,我这就叫公开忏悔、发露忏悔。刘老师这件事做错了我对不起师父我也对不起对我那么信任的广大同修们但是,我一定要把一个真实的刘老师呈现在你们面前。这件事我完全可以不说嘛,但是,我一定要把它说出来,我确实把这件事做错了。

我忏悔完了,我心里也就亮堂了。不要掖着藏着。我这一辈子的一个最大优点就是透明度高,我说的话、我做的事,没有一点隐晦的,我没有隐私。有的时候,我学生都说,老师啊,这件事你能跟我们说吗?我们是你学生。我说,有啥不能说的。我学生说,老师,这要是我们,这样的事不能说,保密。我说,在你老师这里没有一件事是保密的。所以,我就敞敞亮亮的,我就是一定要是真诚的我,真实的我,让大家看到的是不加掩饰的,没有经过包装的那个老师,是真正的刘老师。如果这么包装,那么包装,这个可说,那个不可说。这个对他能说,对他不能说,那就不是真正的刘老师了。所以,我今天坐在你们面前,就要给你们一个真实的刘老师。

这是我第三个第一人。

我今天要讲老法师七个第一人,咱们得稍微加快点儿速度,时间应该是够用的。

 

第四老法师是倡导宗教回归教育的第一人。

 

今天早晨和师父散步,师父跟我说的那番话,其中内容之一,老法师就说,一定宗教要回归教育,所有的宗教都要回归教育。这是师父一个突出的理念。

我曾经说过,师父有几大理念,因为师父这个理念啊,好多。但是,最突出的有那么几个,我们一定要牢牢地把它把握住。

这个,宗教回归教育,就是师父最突出的理念之一。

在这个问题上,师父是这么倡导的,也是这么落实的。这么多年来,老法师倡导、力行宗教回归教育,倡导宗教要互相学习,要互相赞叹。信仰宗教,要由个人自由选择,这都是师父的理念里面所说的。每个宗教都是第一,没有第二。师父讲平等,绝对是落实在实处的。不是说,这个宗教第一,那个宗教第二,师父告诉我们清清楚楚的,每个宗教都第一,没有第二。

师父说,信仰宗教不要感情用事。不要感情用事,一定要用理智。宗教要放弃傲慢。现在,确实存在这样的现实问题。有傲慢情绪,就是我这个宗教是好的、是对的,你那个宗教不好、不对。我们信众之间,也有这样或者那样的矛盾。所以说,师父在这方面,真是给我们做出了最好的榜样。我为什么今天总的题目叫“圣僧示现在中国,讲经教学度群萌”,就是说,只有圣僧才能做到这些,才能做到这么多的第一,凡夫是做不到的。

在这里呢,有这么四句话吧,是我对师父发自内心的赞叹。就我刚才说了:

圣僧示现在中国,

讲经教学度群萌。

六十几载修忍辱,

如如不动是真功。

最后那两个字叫“真功”。为什么我们有的同修说,我学佛为什么功夫不得力?咱们没有真功。咱弄的那个是花架子,是给别人看的,不是真功夫。师父六十几年如如不动,这叫真功夫我们要这样学习。

为什么宗教要回归教育?师父讲经过程当中曾经有过这样的话,就是宗教是先于文化,就是宗教在先,文化在后。所以,宗教它起一个根基的作用。所以,文化是在宗教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所以,宗教的重要性那是不言而喻的。

怎么样才能发挥宗教的作用?道路只有一个,就是把宗教回归到教育。现在各个宗教和佛教也差不多,讲经教学的比较少,其它的形式的比较多。所以现在,师父老人家是力主一定要把宗教要回归到教育。老人家倡导各个宗教都要讲经教学,把这个放在第一位,这就对了。

宗教为什么不要分高低?为什么说宗教平等?因为所有的宗教领袖都不是凡夫。可以那样说,按我们佛门的语言来说,宗教领袖都是观音菩萨示现的。

我记得,十几年前,就告诉我那么四句话嘛,就是“宗教领袖皆观音,示现世间来度人”,后面还有两句。举具体的例子,你比如说,《古兰经》是伊斯兰教的一部主要经典。《古兰经》是怎么出世的、问世的,是它的教主,默罕默德口述的。因为,默罕默德他不识字,他没有文化,他不会写。所以,他是说出来的一部《古兰经》,别人给他记录的。你想,这叫什么?这叫自性的流露。什么样的人才能自性流露出一部《古兰经》?不是佛菩萨能做到吗?是不是?我们这样一想,你说,宗教不平等吗?是平等的。这样看,我们不排斥任何一个宗教不排斥任何一个法门,这就完全正确了。所以,有的你还在分别,谁高了、谁低了,那你就错了。过去错了,咱们把那页翻过去,从现在开始,不再排斥别的宗教不再排斥别的法门,这个你就会进步更快一些了。

这是第四个第一。

 

第五个,空老法师是推动宗教团结的第一人。

 

这个我一说,大家都深有体会。老法师这些年来推动宗教团结,可以说成绩突出,太显著了。多年以来,师父推动宗教团结,我用了一个词叫“成绩斐然”。这也是世人有目共睹的。

2010年年末到2011年的年初,我有幸跟随师父出国一次,去了新加坡,去了印度尼西亚,去了马来西亚。后来,又有一次去了澳洲。就在这个过程当中,我就亲眼看到老法师是怎么样推动宗教团结的。过去我是在师父讲经的过程当中,听师父讲过怎么样推动新加坡九大宗教的团结,那个我是听师父讲经说的。后来,我跟师父出国,我亲眼看到了师父是怎样推动宗教团结的。无论是在印度尼西亚,还是在马来西亚,还是在澳洲,师父都做了这样的工作。而且,成绩都非常突出。我看到哪儿我最激动呢,就是各大宗教的领袖或者他们的代表在台上,胳膊挽着胳膊,就是每人都发自内心的、真诚的笑容,我看到这我特别激动。我就想,宗教团结了,人民团结了,这个世界不就和谐了嘛。所以,师父做的这个工作,真是功不可没!功在千秋,利在子孙后代。

应该这样说吧,老法师推动宗教团结,做成功了做出榜样了。我们如果要是学习这个,有地方学了,师父的试验田已经搞成功了。这是我起的名,师父的试验田已经搞成功了。怎么样能够推动宗教团结,师父给我们做出来看了。

这是第五个第一人,师父是推动宗教团结的第一人。

 

第六个第一人,空老法师是承传中华传统文化的第一人。

 

这个大家可能感触更深了吧。就在我们身边,现在就在做的这件事情,是不是这样?所以我说,老法师是承传中华传统文化的第一人。

这些年来,弘扬中华传统文化的浪潮,可以说,一浪高过一浪,此起彼伏,有的也小有成就。如果说成就有点儿大,咱们改一改,也有的小有成绩。可是能用承传中华传统文化这个词儿来说的,能担得起承传字的,可能是非净空老法师莫属了。别人是不是在做这个工作?在做。这个工作要全民来做,大家都来做,这是事实。但是真的就是从做过的,咱们来看,我的看法是,真正能担得起承传字的就是咱们老法师没有第二个人能够担得起承传这两个字,力度不够,只有师父力度够。而且九十一岁高龄的老人在担这个重担,为拯救中华传统文化,传承中华传统文化,我心里有个词儿,说老人家都在拼命呢。

你别的不说吧,就是这一年多,将近两年,师父是马不停蹄,飞来飞去啊,干什么?不就干这件事儿嘛。今天早晨我跟师父说,我说师父啊,你去英国呀,大约多长时间回来?我听说好像三个月要回来一次,我说太辛苦了,是不是?坐一次飞机就要十二个小时,我听说下了飞机还要坐六个小时的汽车。我们在座的同修们想一想,九十一岁高龄的老人吶,就我这个岁数可能我都承受不了。再年轻一点儿的,你坐十二个小时的飞机,你也会感到很疲劳的。可我们的师父,我们在后方享清福,我们的师父在第一线奔波、在奋斗,真是我们感到很羞愧。

师父老人家时时处处、样样都在给我们做样子,自己用身体给我们做样子给我们看。师父说,佛法有人要说出来,有人要做出来。我说师父是一肩担两样啊。即说出来,正在讲,还在说,也在做你说师父是不是两个肩膀挑两个担子,这面在说,这面在做。师父说了,不做出来,人家不服气呀。咱们听了动不动心?师父说不做出来别人不服气,你听了你该不该做?你是不也得做出来呀。

如果说我们在台上坐着,嘎巴嘎巴说得挺利索,到台下就变了另一个人。在台上道貌岸然,在台下妖魔鬼怪,你说让谁服啊?给师父丢人真是想起来很痛心

所以我们一定要向师父老人家学习,我们说不出来,说不明白,我们能不能把听明白的那一点点把它做出来你听一点儿,你做一点儿行不行?你听两点儿你就做两点儿咱没有太高的要求吧。你别听了一百点儿你一点儿也不做,全都夸夸其谈,那你一点收获没有,你今生成就不了理所当然。

有人曾经问过我这样一个问题,说刘老师啊,你知不知道,师父在国外建汉学院,跑那么老远,师父为什么不在国内建汉学院?我吧不是太了解情况,但是我自己心里的笨想法,我就这么回答的:我说条件不具备,机缘不成熟。如果国内要条件具备,机缘成熟,那师父何苦跑到外国去建汉学院呢。我说你们有这个想法,师父老人家他就一点没有想法吗?是师父现在他不具备这个因缘,他因缘没成熟。为什么因缘没成熟?众生福报薄呗,我说的对不对?你众生福报厚,老法师在国内建汉学院,承传中国传统文化,那不理所当然吗?那现在不具备这个条件啊。那没办法就得到外国去建呗。他的目的就是一个,要把中华传统文化保持下来。

老法师一再说,他说,如果在我们这儿断代了,中华传统文化就彻底的没了以后再找老师找不着了,谁懂啊?谁教啊?现在已经寥寥无几了,能教传统文化的老师,再待十年就完了!所以师父力争在这十年,不管花费多么大的气力,也要把中华传统文化保持下来能够承传下去这就是师父目前,迫在眉睫要做的一件大事。那你们看,师父老人家这么大岁数了,东跑西巅吶,在做这件事情,多不容易啊!但是知道它的意义有多么深远吗?不可限量啊这个意义我们仔细琢磨琢磨,是不是这样?

拯救,现在应该用这个词儿,拯救中华传统文化就在我们这一拨人手里了是不是?如果我们这一拨人不尽心尽力的去承传我们中华民族传统文化,在我们这一代手里断掉,我们就是千古罪人你琢磨琢磨,是不是这样的事儿?老祖宗给我们留下了这么灿烂辉煌的文化,在我们这些败家子手里给它败掉了,你不是千古罪人你是什么?而且我们中华传统文化不是我们中国的,它是世界的,它是全人类的你想没想到?难道你就认为中华传统文化就是我们中国的吗?不对!心量太小。

现在你看不出来吗?中国在世界上的地位越来越突出。我给说了一个词儿,我说,将来能够引导世界潮流的,非中国莫属。我们中国要担起拯救中国、拯救世界、拯救人类的重任。重点拯救什么?拯救文化现在习主席做的就是这个工作我们有没有感触,国内的电视节目在变,这我是有感触的。我本来不太喜欢看电视的,我现在看电视。我看到了电视节目在变,我就在心里默默地高兴。国家在变,往哪变?往好了变。过去那些乱七八糟、乌烟瘴气的电视节目,现在正在逐步的减少,正能量的电视节目正在越来越多,这是令我们欣喜的一件事情。

那天,我不给大家说,正在热播的一部电视剧,叫《人民的名义》,火了。为什么火?火在人民的心里。多少年也没看到这样一部反腐大片儿了,老百姓高兴,人民高兴,看到希望了。所以现在,如果说过去看什么电视连续剧,一到晚上就满街没人,我估计现在也差不多了吧。人人都在谈《人民的名义》,就是我这不愿意看电视的都看入迷了。我每天没来香港之前,我都在看这个大片儿。虽然是和实际情况应该说有距离,因为啥?有些事情它要有个时间吧,要有个阶段,要有个过程。有的事情适合公开,有的事情不适合公开。

我为什么能说这些?因为我调省政府是1984年,我在省政府的工作就是反腐败,我干的就是这个活儿,所以我为什么看这个大片儿我那么认真?因为我知道那个工作是个什么样的工作。我那天说了一句,如果真的想要把这个工作搞好,真正的抓腐败,就得拿出什么样的决心和勇气?把脑袋掖到裤腰带上,随时准备献身。我说没有随时献身的劲头,干不了这个活儿那是我深知的。

现在反腐败就这一件事儿习主席抓,我说过多少次,我说习主席不用抓别的事儿,他就抓这一个反腐败,我就五体投地的我就佩服他这个混水太难趟了习主席上任就敢趟这趟混水,那英明的领袖!咱们中国遇到明君了遇到明君就得度了就得救了嘛中国得救了,世界就得救了它是连锁的。世界得救了,全人类就得救了嘛

我们中国的担子有多么重?不承传中华传统文化,我们是不是罪人?我们中华传统文化不但救中国,还救世界还救全人类。就这样一个灿烂的文化被我们断掉了,我们在中国是罪人,在世界是罪人,在全人类都是罪人。我们把这项工作做好了,我们中国真是了不起啊!我们不想让谁给评功摆好,这是我们中华民族的重任在肩,我们一定要把它担起来。

师父老人家对我们寄托了太大的希望我们有一分力出一分力,有两分力出两分力现在建这个汉学院也不是没有困难。是不是?做什么事儿都很难,现在建汉学院资金也不是不短缺。我听出来,好像是,因为师父说了汉学院招生,就指这个英国汉学院招生,所有的经费都统一给出,不用个人来担负,你想这一笔开支也是不小的。所以我就想,那我尽点儿什么心、尽点儿什么力呀?我就想,我有一分力尽一分力,有两分力尽两分力。上一次,我记得有一次我在香港,我说斯里兰卡建佛学院的事儿,这次我还想再说说英国汉学院的事儿。我这次又有一个小小的举动。因为有佛友上我家去,临走的时候在我的沙发后面给我留点儿钱,等她回去以后给我打电话告诉我,刘姨呀,我犯了点儿小错误。我说你犯啥小错误了?她说我偷偷地在你沙发后面给你留点儿钱,我说我去看看。我一看一个小口袋装的,我没数,但是我会数沓,因为她那是十沓,估计是十万。

第二天我把小习、大云找来,我说暂时搁你那寄存,以后我们去的时候把这钱一定还给她。因为我发愿大家都知道,我不接受一分钱的供养,说话要算数的。

你们想,如果刘老师见钱眼开,谁给我都要,这几年可能我就成暴发户了。如果我是一个暴发户的刘老师,你们还像现在这样喜欢我、这样信任我吗?是不是?你看我说的对不对?说没说到你们心里去?你们到那个时候你可能说,唉呀那刘老师也贪心啊,她也见钱就搂了。我到现在,我一分钱不攒。

我来香港有的同修商量,刘老师,你给我们捎点儿钱,供养师父,行不行?我说自己的事儿自己办,我不沾一分钱,我真是做到这点。

这是十万吧。还有同修,过春节的时候,给我发点过年红包,拒绝不了,就这样的也攒了点儿,这几年攒了点儿。大云夫妻俩也发心,也要赞助点儿。我说我不反对就这样呢,这回我来了,又捐助了那么一点点钱,就十几万吧,就这样,我就这么大力量。但是我想,如果我尽心尽力做了,我就拿一块钱,可能我的功德不次于你拿一百万。因为我心是诚的,我就这么大本事。所以我昨天跟师父说,我说师父,这些钱分三个层次,第一个层次,佛友给我留的;第二个层次是佛友春节给我发的红包;第三个层次是大云夫妇俩他们要表达表达这个意思。我加在一起,总数十六万,我就这么大本事。小刁我俩一分没拿小刁要拿让我制止了,因为最近她家有点事儿,我说你手里不能一点点钱都没有,我说我不拿,你也别拿,这次就是这样的。我是如实的说你有多大能力就使多大能力没有能力我不委曲自己。我不能说我想捐,没钱怎么办呢?我去化缘。我不化缘,我过去不化缘,现在不化缘,今后永远不化缘。凡是你们听到刘老师要干某某事儿,在化缘,百分之百假的,永远不会发生这样的事儿。

如果我没那么大能力,我一不化缘,二我也不会出去借。我去找张三李四你借我点儿钱,我要捐款,那不可以那样做事的我有多少我捐多少,没有,我捐我的一颗真心,也就够了我就这么想的,我也这么办的。

这一段话吧,我给大家念一念,这是我写的。我觉得这一段话好像是很重要,就是说:

中华传统文化关系到中国的命运关系到中国的前途,同时也关系到世界的前途和命运这是一个历史的转折点这是一个历史的转折点。空老法师在这个历史的转折点上所起的作用是至关重要的,切切不可以小觑就是不可以忽视的意思。一代圣僧示现在中国,这是中国人的福报。

老法师示现在中国呀,是我们中国人的福报。有时候我一看老法师受了这么多委曲,我心里真是不平,我就心里默默地说:师父啊,你咋不找个好地方去示现呢?你怎么跑这个地方来遭这个罪呢?我真心里这么想的。

所以说一代圣僧示现在中国,这是中国人的福报这是我们的老祖宗为后代子孙积下来的阴德。让我们有这么大的福报我们要知恩报恩呐!老法师在承传中华传统文化方面的理念和实践,无论是力度、深度,还是广度、高度,无人可比他的历史作用不可测及如果现在我们还不能完全理解和认可,那么,若干年以后,我们会知道,这位老人是多么的伟大和不凡就是不平凡。他对中国文明、中国文化的影响绝不在孔夫子之下。历史将记载这位老人对中国文化、世界文化的巨大贡献他将成为一位历史巨人

这是第六个第一人。

 

下面说说第七个第一人,空老法师,是推动世界和平的第一人。

 

从七十年代开始到现在,空老法师先后参加了十几次联合国的和平会议。老法师深有感触地说,联合国的和平会议解决不了世界和平的问题师父一针见血地说,联合国的和平会议,解决不了世界和平的问题。真是一针见血呀,一语中的。有联合国代表团代表向老法师提出这样的问题,这个世界还会有和平吗?老法师的回答是肯定的,有的。就是能。又问,怎样才能有和平出现?老法师给了八字方针,这八字方针是平等对待,和睦相处又问,从哪儿入手?老法师回答,从四个方面做起,即:国家与国家、族群与族群、政党与政党、宗教与宗教。老法师告诉,从这四个方面做起,平等对待,和睦相处,就能化解冲突,促进世界和平。我给这八个字叫老法师的八字方针。

而这四个方面,又要从哪儿先入手呢?师父说,要从宗教入手。宗教团结比什么都重要。我刚才前面说了一段儿,这里师父又说,宗教团结比什么都重要。在团结宗教方面,老法师身体力行,做了大量的工作,取得了丰硕的成果。比如前面我们提到的新加坡呀、马来西亚呀、印度尼西亚呀,等等等等,这都是事实,我们大家都耳闻目睹。

现在师父在澳洲做的这个试点工作,今天师父说了,这个试点已经完成,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有代表已经去参观了,对这个很认可,就是宗教团结的示范点儿。这样呢,这个示范点儿被认可以后,就可以向全世界推广了,这是一件让我们感到非常欣慰的一件事儿。它这个图文巴这个小城啊,有居民十二万人,在这十二万人里有八十多个不同的族群,这真是典型的多元文化。八十多个不同的族群,有一百多种语言,有十几种宗教。所以这个地方的试点成功了,那真是有代表性啊。师父这十几年的工作在这里没有白做,真把它做成了。这是一个真正的多元文化的城市,老法师把这个小城的居民团结起来了。20145月,斯里兰卡在巴黎教科文组织举办的一次卫塞节活动,澳洲图文巴的代表参加了,他们的宗教团十几个宗教在教科文组织作了详细的报告,这都很不容易啊,这个机会是很难得的。他们要给全世界做个榜样,把图文巴办成世界第一个多元文化和谐示范城市,这两个字很重要:和谐示范城市,现在已经获得了完全成功。

做成这件事儿靠什么?靠老法师的智慧。老法师靠什么?靠的就是一个字“和”,和平的和。老法师靠什么把这件事做成的?就是靠这个字“和”。和比什么都重要。

后面的这一段话,就是我今天这堂课的结尾,我原文给大家读一读:

世界大同,这是中国古人的理想,也是现代中国人的美好愿望和不懈的追求。老法师对世界和平充满了信心他老人家教诲我们,实现世界和平要从我们每个人做起,要从自己做起。只要我们弃恶扬善改邪归正端正心念,就一定会挽救地球、挽救人类,世界和平一定会到来。

空老法师,堪称推动世界和平的第一人,他的“平等对待和平相处”八字方针,必将有力的推动世界和平的进展。八字方针,可以说是老法师给实现世界和平开出的一剂良方、妙方。

 

上面我从七个方面,谈了我所认识的空老法师,都是我自己的认识和体会。对于净空老法师,我的认识是,怎么谈、怎么认识都觉得不过份、不全面,因为我的认识能力有限,我只能认识到哪儿我说到哪儿。

这次是四谈,以后有机缘可能五谈、六谈,我会接着谈的。因为随着我接触师父时间的增长,认识的深刻程度可能也会加深,我会继续向大家介绍真实的老法师的。

老法师在我的心目中,永远是良师、益友、慈父跟随老法师学习经教,是我今生的幸中之幸我会永远珍惜的我也希望我的同修们能够珍惜这个机缘好好向师父学习把老法师的教诲能多接受一点儿就多接受一点儿,多落实一点儿就多落实一点儿不要辜负师父对我们的希望和重托

今天的时间到了,就说到这儿,谢谢大家。

阿弥陀佛!

 


[狮子吼净土专修网] www.amtb-shizihou.org 2011-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歡迎轉載流通 功德無量 E-Mail:amtbshizihou@126.com    吉ICP備16003483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