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讲座文字

般若清莲之一心系苍生苦与乐 普渡众生水火中(01)

时间:2016-12-29 15:37:21   作者:刘素云老师   来源:狮子吼净土专修网   阅读:1653   评论:0
内容摘要:般若清莲之一心系苍生苦与乐普渡众生水火中(01)刘素云老师主讲2016年9月17日吉林省吉林市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家好,阿弥陀佛!我们终于又见面了,你们很想我,我也很想你们。时隔大约是将近两年的时间吧,没有和大家见面,今天借这个机会跟大家交流交流这两年的学习心得。按照惯例呢,可能我...

般若清莲之一

心系苍生苦与乐 普渡众生水火中(01)

刘素云老师主讲

2016917 吉林省吉林市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家好,阿弥陀佛!

我们终于又见面了,你们很想我,我也很想你们。时隔大约是将近两年的时间吧,没有和大家见面,今天这个机会跟大家交流交流这两年的学习心得。

按照惯例呢,可能我要先向大家报告报告我这两年的行踪,以免大家误会。

一个是这两年传说的比较多,关于我的传说。

一个传说是我往生了,今年可能传了大概有两三次了。

那现在我不用说我往没往生,是不是?事实就证明了还没往生。因为阿弥陀佛还没来接我,啥时候接我就啥时候走了。然后也有传说,说我老伴子也往生了。我老伴子到现在为止,也还没有往生,什么时候往生,阿弥陀佛说了算。思想准备工作早都做好了,阿弥陀佛啥时候来接,我们就啥时候往生。这个因为我把自己、把家人都交给阿弥陀佛了,自己就不再去打这个妄念了,这是一个。

第二个传说,说我出国讲学去了,而且有的把地点国家都说得很具体。

我可以在这里郑重地告诉大家,我没有出国。我出国就是2011年那次随同师父去了几个国家,从此以后到现在我没有再出国,更没有去哪个国家去讲经说法,这是第二个。

第三个传说,现在我在国内某某道场某某道场在讲经说法。

提的比较具体的就是说,我到来佛寺去讲法去了,这个也是不存在的。这两年多的时间我基本上没有出门,我在干什么?一个事是听老法师的《大经科注》,第二个,听老法师的《大经科注学习班》,这个课我是一直在跟着,没有落课,这是一个内容。第二个内容主要的,就是全力以赴地看护我老伴子。我老伴子身体状况不是太好,这个我已经跟大家说过了,现在的情况,就是不能离开人,我是二十四小时的专职看护。所以,有同修传我上这了、上那了,甚至传我又带了多少个学生,这些事都是不存在的。

另外还有一个传说,就是时不常地我就在网上卖书卖碟。

这个卖书我知道,有时候大云拿手机给拨拉出来告诉我,刘姨,你又卖书了。我说看来这书又卖不动了,卖不动了就得把我这个头像搁到前面,这就像加药引子似的,我就是那个药引子。卖书。有时候还卖光盘。这个书和光盘,我从来没卖过,这个,在这里我也郑重其事地告诉大家。至于谁在卖书,是以我的名义卖还是怎么地,我也不去追究。我希望这个事情,以后不要再发生这样的事情。这是一个我要说明的。

还有一个,就是有一些佛友反映,说网上有一些标注刘素云名字的微信平台,不知哪个是真的、哪个是假的。

我以前我记得曾经跟大家说过,我不会微信,我也不会微博,我连懂我都不懂,我现在连手机还没弄明白呢。可能你们佛友们会说,刘老师你也太笨了,每次你跟我们见面的时候,你都说你手机还没弄明白呢,这好几年过去了,你怎么还没弄明白呢?我给你们讲个笑话,我想你们听了会开心的,说这老太太实在是笨得出奇了。

有一次,大云和海林上我那去,坐在沙发上说了一会儿话,他俩走了。我送走他俩回来,我一收拾沙发,我看大云的手机就在那个沙发缝儿那夹着呢。我知道她那是好手机,新买的我知道。另外,我还认识有半拉苹果,那叫啥牌我不知道,是不就应该叫苹果牌?它那个苹果是好像谁咬了一口,就那样的苹果。我寻思别让孩子着急,我就想给她打个电话,告诉她你手机落我这,你别着急。我就拿我的手机给大云挂了个电话。一挂电话,她这个手机就响了。响了,我不会用啊,我拿来一看,它显示上面俩字——刘姨,下面有一行数字。当时我的思想反应就是,这孩子什么时候又认识一个新刘姨?这是我的第一念头。我寻思这个刘姨跟大云有话要说,那我就别跟她抢,我把我这先按灭它,让她俩先说,她说完了我再挂。我就把我手机按了,按了,她这个手机也没动静了。完了我想留点时间让人多说一会儿。大约过了五六分钟,七八分钟,我想这回她该说完了,该我说了。我又按我的手机,大云的手机又响了,我一看,还是这个刘姨,还是那行数字。我就想,这个刘姨,你刚才说,你咋不一气说完呢?你咋我要说你又抢了呢?我说那还让你先说吧。我又把我这按了,她那个也不吱声了。再等一会儿,这第三把了吧,第三把我说这回她说的差不多了,该我说了。我又按了,这个又响了,这个刘姨又出来。我说这个刘姨,你也真怪,我不说呢,你也不吱声;我一要说呢,你就出来说,那再让你说吧。

所以我在屋里一共按了四次,这个手机就响了四次,这个刘姨就出了四次。我一寻思这样不行,我拿着手机,我上我那个小区院里,那小道上站着,发现哪个年轻孩子搁这过,让他给我拨。我就这手拿我的手机,这手拿大云的手机,我就上那院里小道上站着去了。待会儿从二单元出来一个小伙子,我一看,哎呀,我寻思他走到我跟前,我让这孩子,你帮我把这电话给我拨过去。结果人家没走到我跟前,人钻车里,人开车跑了,我又没问着,俩手举着手机。我想不行,我再按一遍吧,这就是第五次了。第五次我又按,这个刘姨又出来了,还是那行数字,我寻思怎么办呢?我跟她说说话,劝劝她,你别跟我抢,我不跟你抢,咱俩谁先说。我也不知道那手机还怎么拨拉呀,我就直接搁耳朵上,我说,喂,大云啊,你手机落我这了,你别着急。里面也说,喂,大云啊,你手机落我这,你别着急。这时候我都没转过向来。我心里怎么想?这个刘姨,你咋还学我呢?我说那你学我,我不打了,我灭它,我就按灭了。这不就打五次嘛,回家等着去吧。

回到屋里,这个思惟就对了,转过向了,给大云打不通,给海林打呀。我就给海林挂个电话,我说海林啊,大云手机落我这了。海林说,刘姨我们知道了,正在往回开车去取去。啊,那我就搁家等着呗。待一会儿,大云来了,开开门,她也没进屋,我也没出屋,我俩就隔着门嘛,她在门外,我在门里,把门开开了。我说大云啊,你啥时候认识个刘姨呀?大云就愣了一下,啥刘姨呀?我说一打电话,你这手机那刘姨就出来。大云说我看看。一看,大云就笑着说,这傻老太太,这不是你吗?我哪又认识个刘姨?我说那下面那一行数字是啥呀?大云说,这不你的手机号吗?这我都不知道。

你说就这个,我跟你们说的意思就是,我连这个手机我都没弄明白,我有什么微博?有什么微信?所以这些个东西,网上传的那些个没有一个是我的。

有我的好朋友从北京来,乐呵跟我说,哎呀二姐呀,现在我们见不着你也能见面了。我说搁哪见呢?搁网上啊,还能知道你都说些啥。我说我都说啥了,你给我学学。正好她拿手机一拨拉,拨拉出一大长串儿。刘姐,这都是你说的。我说你给我念念。她给我念。我说你念的这些没有一条是我说的。她就愣了,她说我们可开心了,这见不着刘姐,能听刘姐的声音也行啊。所以我告诉大家,我不会上网,我也不懂微信,这些个东西真是……我也没有开过微信,这些东西都不是我的。

有佛友很有智慧,他建议我开一个官方微信微博来解决这个问题,使大家能够辨别真假。所以现在我想,既然同修们给我出了这么一个主意,那咱们就试试。

现在我就想委托吉林小于的狮子吼净土专修网来办这件事情,从他这个网上出的东西肯定是经过我允许的,不经过我允许,他不会往外发的,这个是可信的。

除了这个之外,其他的什么微博、微信,网上传的都不是我的。即使是标了我的名字,应该这么说吧,也都是冒名的。这样大家就可以辨别真假了。如果说不经过我允许,你在网上传这些东西,那怎么办呢?那这个东西肯定,我想大概是会有点因果吧。你不能骗人啊,是不是?你把那假的当成真的,让那么些佛友就都当成我的,那你要担因果责任的。我在这里,我希望同修们,如果以前你这么搞过,过去了就过去了,这一页咱就翻过去了。从今天开始,我正式说了这件事,以后大家就不要这么搞了。

我就有三个渠道,我跟大家说得都很明白了

第一个渠道是我去香港,香港佛陀教育协会安排我跟大家作的交流,出几个光盘,这个是真的。

第二个就是老法师的《净土大经科注学习班》,我每一个多月给投一个我的心得报告,这个文字材料,这个是真的。

第三个就是狮子吼网站发我的东西,是真的。

我就有这么三个途径,除了这三个途径,其他的都不可信,是真的是假的,希望大家能够来辨别。

 

很长时间没跟大家见面,有些个话呢,你们想听我说点儿啥,我也想跟大家说点啥。我觉得现在好像这个时候应该说了,不说好像是不太行。我现在时间非常紧,老伴子就把我把得死死的,我真是出不来。但是这次没办法,我把老伴子带着,再带着刁居士、大云,还有海林,我们几个一起来。他们几个负责帮我看护老伴子,我来给大家录几片光盘和大家交流。

 

我这次跟大家交流的整个大题目,我估计这个大题目大概能讲十二个小时到十四个小时。所以大家别着急,我慢慢说,你们慢慢听。不是老也见不着面吗?有同修说得可怜巴巴的,说既见不着老师的影儿,也听不着老师的声儿。老师呀,求求您,多给我们写点字,哪怕让别人代读,我们听听也行。我听了这话以后吧,我心里很难过,你说怎么让同修盼我这个影儿,盼我这个声儿,盼我这个字儿盼到这个份儿上?所以我必须得给大家一个交代。因此我这次就让大家既能看着我的影儿,也能听着我的声儿,是不是?比看字好多了,来满大家的愿,这也算一举两得吧。

我这次讲的整个大题叫般若清莲。大家都知道般若,就是智慧的意思。清莲,清净的清,莲花的莲。这几天讲的总的大题就是这样的,然后每天又有一个小题,今天开始讲的这个小题叫心系苍生苦与乐,普渡众生水火中。这个小题,我估计可能要讲三到四天,就看看实际讲的情况了。因为,我虽然这次准备了讲稿,但是我说的时候是不是照讲稿,或者是完全照讲稿,我说不准,也可能讲的时候,那有的时候我就脱稿了,甚至可能稿我就一点儿不用,这情况都可以有的。这个就是大题下面这个小题,就分成小一、小二、小三、小四等等,讲几天就标几个标号,就是这样的。

我今天讲的这个心系苍生苦与乐,普渡众生水火中,这个讲题为什么比较长?就是针对一年多将近两年的时间,同修们向我提出问题,问的次数最多的、最关心的,我整理整理,大约是十七个问题。所以就一个问题一个问题直接回答,不拐弯不抹角。如果同修们还听不明白,你们可以再提问题,这回不是要搞个平台嘛,是在平台上怎么跟大家交流,到时候咱们再研究。

 

我今天跟大家交流的,要回答大家第一个问题是:关于怎样修行。

因为前一段时间,有佛友问我,刘老师呀,你看我应该怎么样修行?就问我这个问题的同修为数很多,凡是能见到我的基本上都提这个问题。这个同修问了以后吧,我就随口这么答的,我说过好每一天日子。很轻描淡写。我说了以后,她瞪着眼睛瞅着我,刘老师,我问你的是我怎么样修行?我说我不回答你了吗?过好每一天日子。她说老师你这不是所问非所答?我问我怎么修行,你让我过好每一天日子。我说这个不是所问非所答吧,我二十多年学佛,我总结就这一句话。我说我就是这么修过来的,就这么行过来的,我就是过好每一天日子。

后来她说,刘老师你能不能给我说得具体一点儿?我是这么跟她说的,我说这个,首先你要搞清一个问题,什么问题呢?什么是修行?这个修行这俩字,一个修,一个行,就是说你要修正你过去的错误的想法,错误的说法,错误的做法,这是叫行为嘛,你把错误的这个行为修正过来,这不就叫修行吗?你把这个问题搞明白了,你想想,我刚刚回答你的,对不对?因为这个,你说什么,你想什么,你做什么,绝对离不开生活,离开生活没有佛法。佛法,既是世间法又是佛法。所以,你生活,它两个法都包括了,它是一不是二。我这么说的。她说老师,反正你这么说吧,我懂一点儿了,但是我还没有这种体会。我说那咱们就在修行的过程当中慢慢体会。因为你离开了生活,你说我修行……

我以前我多次跟大家说过,有些人把这个修行,他进入了一个误区。这个误区是什么呢?我念了多少佛,我读多少经,我磕多少头,我坐禅坐多长时间,我跑多少个道场,甚至我布施多少钱,我供养多少钱,他把这个当修行。我说这个是不是?这是其中的一小部分,它是一个形式。佛法是重实质不重形式。你如果是把精力都完全用在这个上,那是远远不够的。这个说不是修行不对,它是修行的一部分,但是它不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一定要解决实质的问题。

我就给大家举一个我自己的例子,就这两天发生的事。

我今天就是在这公开忏悔,面对全国甚至全世界的净宗同修们说说我这两天犯了一个小错误。头两天,大云跟我说,说刘姨呀,有佛友来电话,说她弟弟要往生,希望你去送。好像是辽宁的,具体地址我还真不太确切。我跟大云说,我说你给这个佛友回信,告诉她我目前的情况,我离不开,我可以做的是我给他念佛回向。因为当时他还没往生,我说这个我完全可以做到。大云就给这个佛友回音了,但是这个佛友还是坚持,说因为她弟弟特别喜欢听老法师讲法,特别喜欢听我的光盘,今年只有三十八岁。确实是比较年轻。后来我跟大云说真是去不了。昨天我到了这以后,这个佛友又来电话了,我现在才弄明白了,接电话的是他的前妻。因为当时这关系没理顺……因为打电话说是她的弟弟。我问大云,我说这哥哥和弟弟为什么不姓一个姓?完了再打电话,这个女同志接呢,说话不是太利索,就吞吞吐吐的。大云就问,说你是谁?她说我是家属。说你是家属,你是哪一位,是什么关系?昨天晚上告诉了,说我是他的前妻。她说希望刘老师一定要给我这个前夫开示开示,他是昨天下午三点半走的,往生了。我昨天晚上跟她通电话是七点半到八点半之间,跟她约的时间。这个事我说我犯了一点儿小错误,是什么小错误?如果在哈尔滨,我知道这个消息以后,我立刻就跟他通电话,那时候他人没走,还在,那可能效果会更好一些。我为什么没有通电话?两点理由。就是说人不能自私。第一点理由,这个比较正常,我跟大云说,我说对他家情况不了解,对这本人情况也不了解,三十八岁,你说他到底是现在到什么程度了?如果你让我跟他通电话,我开口就劝人家念佛求往生,三十八岁呀!我说他是怎么情况我不知道哇,另外,你这么直接说,他本人能不能接受,他的亲属能不能接受?我说有点儿太冒昧,所以不能轻易地我就用电话,我就跟他说点儿啥。让我说,我肯定说真话,他到时候该往生了,我一定劝他老实念佛求往生。我说因为现在咱们情况不明。

第二个就属于我的自私,那种心理就出来了。我怎么想的?如果这一次我用这种形式给他通电话了,我也给他开示了,肯定会传出去的。这一传出去,就等于我把这个门开开了,然后全国各地的同修遇到这问题纷纷找刘老师来送往生,这我是——真是我力不所及的,我做不到,我又不能说空话,你就是让我每次都用电话去开示,可能我也不一定完全做到。有时候,甚至这个消息我得到得不到,通过多少个弯儿传,这也是个事。这一点我有没有自私心理?我有自私心理。因为啥?你要全国同修的事统统都找我,那我太麻烦了,这是我自己的一个心理活动。所以就基于这两点原因,在哈尔滨没出来之前就没有跟这个同修说话。昨天跟他前妻通上话以后,大云先跟她通的,说我刘姨说了,我刘姨给他念佛四十九天给他回向。完了他这个前妻说,我还希望刘老师能给他作作开示,因为他太信任刘老师了。所以就这样,我就想那不能不说了,你再推脱就更不对了,你已经犯一个小错了,在他生前你没跟他通上话。那我跟他通话的时候,他应该是走了不到五个小时,就这样,跟她约的是七点半到八点之间,我跟这个亡者通话。当时我有一个什么心理负担呢?刁居士、大云我们三个在一起,我说这个我还有个想法是什么?我怕在他周围念佛的同修们,有的不理解,他说这刘老师是不在搞神通啊?这人死了咋还能通电话呢?如果有不理解的,是不是能起副作用?这个是我昨天想到的。但是后来,他这个前妻一再说,希望我跟她这个前夫能够通通电话,会帮他忙的。我想,一个人往生,这一生只有这一次,如果我能帮上他忙,这个忙我又没帮,我会很遗憾的。所以昨天我就通了电话。秋举说,刘姨呀,我听着你开示了,我去听了,我偷听来的,你说得真好。我说当时怎么说,不是我想的,你现想想不出来,就是针对这个人该说什么,真是佛力加持。我跟他说可能有十五分钟到二十分钟吧。当时有一部分同修在他身边给他助念。给我的感觉,道场很清净,念佛这些同修们也很负责。

所以通过这件事,我就想,你说就这一件事我在没在修行?我在没在修行的过程当中提高我的境界?原来我是那样想的,最起码有一条是我的自私心理,我怕惹来麻烦,以后大家都找我来办这件事情,我不好推脱。但是经过,应该说思想斗争,我觉得我这件事做得不对,是不是?你怎么能为了自己不麻烦,他就这一次往生,你都不肯帮他这一次忙呢?所以我觉得非常忏悔。然后我跟他通完电话以后,我觉得非常轻松。

今天上午,你看我很少叨咕冷。之所以冷,我觉得冷可能和这个事有关系。我半开玩笑说一句,我说看来这孩子挺喜欢我,可能我昨天给他说的那段话他听进去了。因为我说的有一段我记着了,我觉得我真是发自内心的,是用真情来说的,我说你的年龄三十八岁,你比我的姑娘儿子都小。因为我姑娘四十八岁了,我儿子四十六岁了,你看他三十八岁。我说我就把你当成我自己的孩子,我一定尽心尽力地送你去西方极乐世界,你自己要努力。你要解决三个问题,我把......好像几个重点问题是不是都说到了,反正我说完了,你过后让我学也学不上来,就是这样。如果这个事我要是昨天不做,尽管我四十九天我可以给他念佛回向,但是我多少会留一点遗憾的。这回呢,也不能说一点遗憾没有,还有一点点遗憾就是他生前我没和他通上电话。所以以后再遇到这样的事情,那我就知道怎么做对,怎么做错了。我由一个那个样的思想境界,这不又上了一个台阶吗?我知道这个事我应该怎么样做了,那以后再遇到这样事,我就不会用那个错误的东西去处理了。所以你说这个过程,就短短的两三天的时间发生这件事,我觉得——我自己认为,我在这个问题上,我的境界又提高了一层,我以后不会用错误的方法来办这件事情了。你说这是不是修行?日常生活当中遇到的点点滴滴的一些所谓的小事,但是作为这个同修来说,可以说是他一辈子的大事。因为他往生的机会只有这一次,如果大家帮他一把,助他一臂之力,他就去极乐世界作佛了;如果不是这样,他可能就继续在六道轮回了,就这两条路,没有第三条路可选。

所以我在这里忏悔我自己的错误,我也希望各个道场的净宗学会的同修们,你们念佛的时候也能给这个同修回回向。他的名字,姓我记住了,颜色的颜,中间的字我也记住了,叫廷(挺),颜廷(挺)义,三个字。你看,佛力加持,我都想起来,颜廷(挺)义,颜色的颜,朝廷的那个廷(挺),义气的那个义。他是昨天下午三点半往生的,希望同修们都能助他一臂之力。我们送走一个同修去西方极乐世界,你还想,有人天天吵吵,我要积累功德呀,我要积累功德呀,这个可是积累功德的机会。你知道你送一个同修去极乐世界作佛了,你将来要作佛之前会有很多同修送你的,是不是?你这个事是应该办的,我建议大家能够为这位同修念佛回向。

这是我要说的第一个问题,就是真正的修行怎么体现?不是那种形式的东西,而是发自你内心的真诚。你真正在修正你的错误想法,错误做法,错误说法,变成正确东西,这就是修行。

这是第一个,什么是修行。咱们别着急,再接着说,第二个问题要搞清,就是修行和生活的关系。我刚才给大家举这个例子,把这个问题就说明白了。

 

下面咱们接着说第二个问题:读哪部经好?

这个也是同修们很多次向我提出来的问题。读哪部经都好。如果我用一句话来回答你,就是读哪部经都好。这就是一句话的答案。

然后我再具体地说说为什么说读哪部经都好。首先我告诉大家我这个回答不是敷衍,是真诚的,真实真相就是这个。释迦牟尼佛讲经说法四十九年,留下的经典后来归纳成三藏十二部,这三藏十二部都是释迦牟尼佛说的,你说哪部经好,哪部经不好?哪部经都好,因为都是佛说的。如果你在这个问题上有分别心,我读这个好,你读那个不好。你有这个分别心,你这个就是犯了谤佛的错。这不是谤佛吗?佛说的经典,你给人去区别去,这个好,那个不好。你在谤佛!所以说我们知道这个道理以后吧,我们不能干谤佛的傻事,不能知道了,我还错,我还说。现在有很多同修确实在犯这个错误,我修净土法门的,我念《无量寿经》,你修禅宗的,修密宗的,你念不同的经,持不同的咒,这都是正常的,彼此要尊重,千万不能谤别人的所学的那个经。

有的同修说,说我就是有分别心,你说怎么办?我告诉你,你如果就是有分别心,你坚决就不改,你就去不了西方极乐世界。这就是你自己设的一个障碍。我一再劝诫大家,你修哪个法门,你读哪部经,你持什么咒,是你自己的缘,你自己的事,你老老实实地做下去,没毛病。别人修哪个法门,读哪部经,他怎么个修行法是他的缘,和你没关系,你不能老去批评别人。这二十多年,反正咱们读《无量寿经》(会集本)的都深有体会,时时在被批评被批判。很多人半道都改换门厅了,这也可以理解,那个压力之大,我是深有体会的。就是能扛得住这个压力,扛得住这个批评、批判、指责,甚至谩骂、毁谤,也真是挺难的。但是再难也得挺过来,我是坚决一部经读到底,一句佛号念到底。

所以你读哪部经,我告诉你,你先选择你修哪个法门,然后法门定了之后,再根据这个法门去选择你读哪部经。有的同修说我不想读一部经,我想读那么多经,行不行?那是你的缘,我不能说不行。反正从我这个角度,我从师父那里学来的是一门精进,长时。所以我建议无论是学禅的,还是学密的,也能不能先读一部经?把这部经读通了以后,你就会有一个切身的感受。这个感受是什么呢?就是一部经通了,经经都通了。如果说我三藏十二部我都想涉猎涉猎,我看你这一辈子好像是,你就天天坐着读,啥都不干,大概三藏十二部也读不完。因此,我劝你先定法门,根据法门再读这一部经。

为什么有些人总在摇摆犹豫不定?今天要读这个,明天要读那个呢?就是真相不知道。他如果知道这个真相了,他肯定就会这么办的。他不知道真相,他心里没底儿,他不放心,他就想,我读一部经够吗?我读这个行吗?我读那个行吗?越多越好吧?他就容易产生偏差了。所以先要把这个真相把它搞清,要看破。所以你把这个问题解决了,你真相明白了,你也看破了,你说你还有什么爱?还有什么恨?还有什么对立?还有什么不平?这些问题随着你真相的明了,一切都解决了。所以我在这里再说一遍,你问我读哪部经好?哪部经都好,你听懂了吧?这是第二个问题。

这个我也给大家举个例子,我家,我是修净土念佛法门的,我老伴也是念佛的,我姑娘和我姑爷是修禅的。我女儿是每年十二月份去江西的一个很有名的禅宗道场,去坐禅四十九天,已经连着去了四年了,今年她说还去。遇到这种情况我怎么办?我积极支持。一个是经济上赞助点儿,表示支持。虽然老妈没那么多钱,一两千、两三千还是可以的,所以每年去我都给她基本上是二千块钱的时候比较多。我姑娘拿这个钱去干什么了?没给自己用。给她公公捐一千,婆婆捐一千,妈妈捐一千,爸爸捐一千,每次去她捐四千块钱给这道场做佛事。有一次弄了一个笑话。因为她捐一千块钱可能是个杠,完了要上名单的,那个主法和尚要升座的时候还念,我估计大概是这个经过吧。念到刘素云的时候,这老和尚一下从座上站起来了。这是他们回来跟我学,不学我也不知道啊。站起来了,这老和尚就问,这个刘素云是黑龙江那个刘素云吗?当时我姑爷就说了,我姑爷跟我学。我说你咋说的?我姑爷说,不是不是,重名。重名,就把这话岔过去了。所以两个孩子去修禅坐禅,我从来没横着过,没反对过,就内心里都没有隔膜,寻思你们咋不念佛呢,你修什么禅?我没有这个念头。所以这两个孩子也挺高兴。

你说这两个孩子修禅,人家也有成绩呀。比如说现在,我本来这话我不想说,说了是不是我又宣传我自己家人了。但是我告诉大家,你正确对待这个事以后,你修行有进步,他们修行也有进步,你不要又去把它分别,他那个不如我这个,我没有这个想法。这两个孩子主要是以《楞严经》为主,《楞严经》《金刚经》《六祖坛经》,这是他们的三部主经,都在念。翀子是一字一拜,这几部经基本都拜完了,一字一拜,不是一句一拜,是一字一拜。她主要是持《大悲咒》,他俩持《大悲咒》。我认为,假如说同修们不产生误解的话,我可以告诉大家真话,现在持大悲咒,就他俩,应该说有点儿功夫了。就是拿回来的那个甘露丸,是从西藏请回来的,请回来以后,同修们需要,这俩孩子不自私,就把这些需要甘露丸的同修,有多少都给大家分了。分了以后没有了,小肖跟我说的——我姑爷(女婿)跟我说,他说妈,我就想,这也不能老上西藏去拿呀,这也不方便,再说人给一次也不给多呀,回来多少也不够分哪。他说我和翀子我俩发一个愿,就是我俩持这个大悲咒,让这个大粒的,拿回来这大粒做母,让它们生崽。这不它自己生出来,咱们就源源不断地就可以给佛友们分了吗?当时说的时候,我没怎么太放在心上。后来人真念成了!给我照的——拿相机照的,一大堆那个甘露丸,红的绿的粉的黄的白的,大大小小的,可漂亮了。我姑爷给我看说,妈,这就是我们俩持咒念的。这个大丸它就生小丸了,这小丸逐渐逐渐还长大。当时我一看,啊呀!那可真是,你这玩意儿不是胡说,你服还是不服?确实这例子搁这摆着呢。

我姑爷给我拿几粒,妈呀,就凭你那功夫啊……这是我姑爷头一回赞叹我,妈呀,就凭你那功夫啊,你要念,那能生出海了。我说妈没那功夫。我说还是你俩有功夫,你俩念吧。他给我拿回来几粒,就搁那了。我这好奇,我不是说我想去念,我能把它念出来小崽。我好奇,既然这孩子他说了,我试试看吧。我念了一段大悲咒,搁个小碗里装着,放到我面前摆着,每天我念一百零八遍。他俩念的那都没次数,不是一百零八遍了。念了,有一天吧,奇迹就发生了。我就瞅着这碗里,它才几个豆豆哇,粉色的。我就瞅这豆豆念,我心里想:我能不能把那个大丸里念出小丸来?那我要能念出来,是不同修需要,我也有送的了?这个心应该是好的,不是自私心。我就瞅瞅瞅,我突然就发现一个大丸它就裂个口,就像张嘴似的,当时我心里话,你咋张嘴了呢?我就盯着你瞅吧,我一边念着,因为都会背呀,我也不用拿东西一边念着一边瞅着。待会儿就从这个裂开这小嘴里,一下蹦出来一个,长巴溜溜的那么点儿个小粒,特别小,它蹦出来了!我想,这真是大丸生小丸了。

所以我说的意思,不是说炫耀我自己怎么地,也不是炫耀我姑娘我姑爷怎么地,就是我们修的是不同的法门,读的经也不同,但是各有各的成就,是不是?修禅也能成就,修密也能成就,修净土也能成就。只不过是咱们净土的最高的地方是,阿弥陀佛来接,这是一个;再一个能带业往生。这些都是别的法门没有的。你把这些问题认清了,那可能人家就是应该修这个法门的,你非得别着,你们也得修我这净土法门,那就错了。反正这个事我觉得我这么处理还是对的,就因为这个,你对他们一赞叹、一支持,和我的关系不像前几年那么紧张了,家庭关系马上就改善了。你说这有多好?!我们为什么非得要因为修的不一样,就一直别扭着呢?

信仰佛教是这样,信仰其他宗教也是这样,咱们不能说信佛的就反对别人的信仰。我记得我跟你们说过吧,我的老师是虔诚的伊斯兰教徒,今年八十四岁了,我俩碰面唠得可好了可顺了。我愿意听我老师讲,我老师愿意听我讲。她说素云啊,多来,我可愿意听你唠嗑了。就是这样,没有分别。

咱们不但要不谤别的法门,也不要谤别的宗教。你看穆罕默德写那个《古兰经》,他是一个大字不识的,他是没有文化的,那部《古兰经》是穆罕默德口述说出来的,别人给他笔录记下来的。你说那穆罕默德是不是佛?是不是菩萨?他是凡夫吗?凡夫能口述出一部经来?你就这么想,你就不会去干那些傻事蠢事了。

有的同修还提出这样问题,说老师呀,我是修净土法门的,我读的也是《无量寿经》。但是我觉得不太放心,我还想再加点儿。他说他还读什么呢?读《楞严咒》、读《大悲咒》,他说这个行不行?还读《佛说阿弥陀经》,再读《无量寿经》。这是一个老菩萨跟我提出来的。我说如果是你要是想通了,你就一部经读到底,一句佛号念到底;你要想不通,说我这么多年我一直这么办的,我舍不得怎么办?我说你接着,继续按你这个办法办,你该持咒你就持咒,该读这两部经你就读。我说读完了你感觉?他说我就心里舒坦,我觉得踏实。我说怎么踏实怎么办,你这个可以继续。所以这个,如果你就是一刀切,不行!你修净土念佛法门,你就是《无量寿经》,你就是一句佛号,他心里不得劲儿啊,是不?他读了以后他也琢磨,我这么地行不行啊?你不让他心生疑惑吗?一有疑惑心他就成就不了。所以到时候他的缘成熟了,他该不读了,可能他自己就不读了。这是第二个问题。

 

第三个问题:有同修问我,是念阿弥陀佛好,还是念观音菩萨好?

都好。这个回答更简单,都好。

你就像我家我老伴子我俩是最典型的。我是念阿弥陀佛的,人家我老伴子是双保险——一句阿弥陀佛、一句观音菩萨。因为刚开始我听他这么念,我说老伴儿啊,你就念阿弥陀佛呗。他说我这叫双保险,到我往生的时候,阿弥陀佛要是工作忙,脱不开身,观音菩萨来接我;观音菩萨忙,阿弥陀佛来接我。我一听人说的也没毛病,是不是?那就念吧。所以一直到现在,我老伴子还是这种念法。因此,同修们我跟你们说,只要你真诚心念,念阿弥陀佛也好,念观音菩萨也好。你看观音菩萨,西方三圣之一嘛,到时候也来接你嘛。像我老伴子这样念,双保险的也好,是不是?你看他的心很清净啊,人走着道跟我俩出去散步的时候,我说老伴念佛没有?念呢。我说那我没看着你念啊。那还用你看着啊?我心里念你知道吗?

所以,就是怎么念?怎么念都好。就是你念什么,目的你不想去西方极乐世界作佛吗?

你念,你心里的问题必须得解决。解决三个问题。昨天我给这个往生三十八岁的小佛友开示的时候,我就说了,你要解决三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第一,排号是第一,信你自己今生一定成佛。信自己一定要排在第一位。第二,信阿弥陀佛一定来接你去极乐世界。第三,信西方有极乐世界,那是阿弥陀佛为众生建造的。你这三个信解决了,你肯定是去西方极乐世界的。如果你这三个,你缺一个你都去不了。你不信阿弥陀佛,你去不了;不信极乐世界,去不了;你不信你自己能成佛,更去不了。一定要把这三个问题解决了。因为什么呢?如果你心里有疑惑,你对这个世界肯定就是有留恋的,你不会把它完全舍弃。如果你有留恋,你这三个问题解决不了,你再念阿弥陀佛,再念观世音菩萨,都不好使。所以说怎么念,在什么情况下,它有个前提——解决那三个信。把这三个信解决了,你念哪个都好用。

另外,我想告诉大家,就是不管是念阿弥陀佛,还是念观世音菩萨,最最重要一点是用真心来念。我就想,禅宗的法师往往问他的信众,你会念吗?一开始我不太理解,我寻思阿弥陀佛、观音菩萨谁不会念呢?张嘴就来呗。我现在逐渐在懂了,人那叫禅机禅语,那个含义太深刻了!真是会念和不会念差别太大了。如果你是嘴里念阿弥陀佛,念阿弥陀佛一天念十万句,一点儿作用没有。如果你是用心在念阿弥陀佛,一句顶十万句,真好使。所以不在你念佛多少。

有同修给自己定任务,我一天读多少部《无量寿经》,一天我念多少佛号。一旦这个任务完不成,就心生烦恼,哎呀我任务还没完成呢。因为这个我经历过。十几年前,我有病以后,不能上班了,在家,那个时候吧,我念佛,我也听经。我那时候我就给自己定任务,我一天我要念多少声佛号,我要读几部经。弄完了以后,这个任务我是定了,有时候不来客人,我完全可以完成,有时候来客人了,佛友来。来,我什么心情?我真不瞒你们,心里有点儿烦。我就想,你咋还不快走呢?我还有几部经没读完呢,我还有多少句佛号没念完呢。这心里就不自在。你看,烦,能自在吗?就一心盼着这个佛友,你快点离开我吧,我要办我的事了。这个当任务不行,当任务你就生烦恼,你完成了,你也烦恼,一天,因为什么呢?累,急喳喳的。

我有一次在广州,我给小刁和小谢她俩定任务,我寻思我先试一把,一天让她们念多少能行。我念了最多的一天,我念了六万多句阿弥陀佛。从早晨三点来钟开始念,念到晚上十点多钟。中午吃饭,这嘴里吃着饭,手里捻着佛珠,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心里念着阿弥陀佛,就这样,最多一天我念了六万声。我问刁居士:小刁,你能念多少?我说要给你们俩定五万行不行?小刁说……(她实在,她说真话),她说大姐,不行,我能念三万。我说那就给你先定三万。我说小谢你呢?小谢说我能念五万。我说那你自报的,那你就五万,她三万。念了几天,小刁告诉我:大姐呀,可以涨了,我能念三万五。我说你能念三万五,咱就把任务涨上来。实际这个我觉得不是一种最佳的办法,他必须自觉自愿的,发自内心的,知道我念阿弥陀佛,我为什么要念,我该怎么念,解决问题。如果不知道,你就给他派任务,他一天就念十万都不起一点作用。这就是我这一大段时间念佛的一点儿体会。所以你念阿弥陀佛好,念观音菩萨也好。

 

第四个问题:出家修行好,还是在家修行好。

这是半年之内,已经有两三个佛友向我提出这个问题。这个问题一句话回答就是,随缘就好。这总的回答,随缘就好。

因为有同修提出出家问题,我是这样想的,首先你要问自己:我为什么要出家?你把这理由跟我说说。前些日子,有一个女同修,年轻,三十多岁,上我那,一本正经地问我,刘姨我要出家,你看行不行?我说你要先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出家?她说我就是讨厌这个世界了。我说不行,你怀着这个想法去出家,不对。我说如果你能把出家那个真正的意义你能给我说出来,是发自内心的。我说我不拦你,是不是?因为你的缘成熟了。我说现在如果你这么想,那这个我不赞成你出。我说你还得有责任感吧,你还有丈夫,是不是?你们俩都三十多岁,你出家了,他怎么办?他出不出?她说他不出。我说他不出,你出了,你跑了,你把人家撂在家里了,当初你别跟人结婚啊,你不坑人吗?叫我给她说了。完了说那我回去再......我说你回去,你别琢磨你出不出家,你琢磨我为啥要出家?你给我答案。你不来问我吗?我说现在我管你要答案,我就一个问题,你为什么要出家?你能列几条,给我列几条。到现在有两个月了,还没给我回答呢。那天她丈夫看见我,刘姨,哪天我要去找你。我估计和这个事有关。反正到现在还没找呢。就是你出家的动机和目的是什么?不能逃避现实。

另外,如果你生活当中,遇到一些难题,咱们解决难题,不要用出家来对待这个难题,这我是不赞成的。另外一个,你要有责任心有责任感。如果你已经成家了,你一定要考虑对方,你出家了,对方怎么办?如果你对对方有个妥善的安置,我也不拦你。因为出家不出家,这真是一个因缘问题,不要轻易地就是我要出家。

有同修说,你给我们举举例子,不举例子好像说不明白。我先说说我要出家。那是九三年九四年前后,特别强烈的念头就是想出家。就俩念头,一出家,二自杀。就这俩念头,自己说:你选哪个?一开始选的是出家。正好我到杭州去开会,国家监察部办培训班,我们省就把我派去了。就在这个时候,我老伴陪着我嘛,说上哪玩儿。我说我不喜欢蹓跶。他说你从来出差都是开完会就回去,这回我陪你蹓跶蹓跶。他说上哪?我说你买地图吧。他买个地图。我拿地图画——普陀山。他说你为什么要上山?我说上这个地方看看,人少,清净。这就是我的回答。我俩上普陀山了。

一上普陀山,那个感觉,那个好哇!啊,到那才知道,这是观音菩萨道场。我为什么能圈这个观音菩萨的道场,我就上这来呢?就有一种回家的感觉。这种要出家的那个情绪就更激烈了。也可能就这个缘吧,两个和尚搁那一个小桌子,两边都是小竹筒立的签签。我老伴说,老伴你去抽个签。我说抽它干啥?他说玩儿呗。我说那你咋不抽?他说我命运不好,你命好,你去抽。我就去了,真去了。我说师父,我抽签。师父说你求啥?我说啥也不求。回答嘎嘎干脆,啥也不求。师父瞪眼瞅我,意思是求签求签,你啥也不求,你跑这抽什么签?人家没说出来而已。师父态度特别好,说那你心里想个事儿,然后你不用说出来,你晃,哪个籖蹦出来,哪个籖是你的。我就按师父说的晃,蹦出来一个籖,他就拿这么大小纸条,四句话,我记着,第一句话给我解释的,你尘缘未了,不能出家。我当时不知道我眼睛瞪多大,我嘴张多大。哎呀我的妈呀,我心里想的,他咋知道呢?我说师父哇,我想的事,你咋知道呢?他说你心里想的事就在你这个籖上。因为我想的什么呢?我就想的我能不能出家?我啥时候出家?我真是想的这个事,但是我没说出来呀,那师父他咋就说,你尘缘未了,不能出家呢?我听话,那时候我也听话,人师父都说尘缘未了,不能出家,回家接着了去吧。九四年(1994年),可能是。到现在多少年过去了,这尘缘还没了完呢,没了完咱就接着了。你不能就任自己的性,我想怎么地,你得随缘。所以我这个家不就没出了吗?

如果现在有同修问我,前两年不听说有同修以为我要上那个什么地方了?就那个古城,(骊轩)对对,没事,我记不住了,她提醒我。就说我上那,我要上那。我听说在之前,有一部分出家师父去了,接着又有一部分想要出家的同修们——女同修去了。因为当时他们传说是我当女众佛学院院长嘛,还有个官名,女众佛学院院长。这一传出去以后,一些女众没出家呢,等着要出家的,也上那个古城去等我去了,我啥时候到,她们就出家了。我自己听了,你说我还没出家呢,你们跑那等我去了,这不耽误你们事吗?这不一直到现在嘛。

如果现在有同修问我,说刘老师,现在让你选择,你是出家修行还是在家修行?我干脆地告诉你,我在家修行。我选择在家,我不选择出家。因为什么呢?不要把出家想得那么简单哪,是不是?我自己是量力而行,我觉得我不够资格,我不懂规矩。你说到了寺院了,我啥也不懂,老出错,那不给人添乱吗?再说,我觉得我在家这二十来年,就我这个所谓的修行方法,我自己是挺赞叹的,我觉得挺好。这么多年我不出去跑去,我也不这么地、也不那么地,我就搁家老老实实地念《无量寿经》,念阿弥陀佛。我觉得心越来越清净,越来越清净。现在应该说从清净上升到平等了,没有分别。然后我再上一个台阶,那就觉了。你看我修行不就......这就是目标嘛,那搁家修行挺好的,我非得选择出家干嘛?

所以你们要是问我,那你要说,刘老师,你看我出家好还是在家好?我不能给你说你出家好,还是你在家好。这个话我不能说,因为你有你的缘,我有我的缘。你说我给你指错了,我不坑你吗?但是如果你要问我这问题,你一定得给我答案,你为什么要出家,你给我列几条。如果我认为你这几条可以,能过关,我支持你出家。如果你就说,我讨厌这个人世间了,这种逃避的思想是不对的。因为这个我已经经历过了,那九四年前后,我就是逃避。这是一种,不应该出家的。

第二种,定弘法师,大家都熟悉。那定弘法师出家,对呀!缘成熟了。你说定弘法师要名有名,要地位有地位,要钱有钱,他可以说是啥也不缺。他是他们钟氏家族的长孙,还独生子。所以我为什么后来非常赞叹定弘法师的母亲?我就觉得那是一位伟大的母亲,能把自己的独生儿子送到佛门去,太了不起了!我非常赞叹她。你说定弘法师,博士读完了以后,大学教授,你说他能缺啥吧,一周那么两节课、三节课,潇洒自在呀。但是他就选择了,这个教授也不要了,辞职了,到老法师身边来学讲经说法,这个道就选对了,完了又选择出家。

所以我说,就是我拿我和定弘法师对照着说,那我那个出家就是,不是真正的要出家,出家不是说从我家门出来我叫出家呀,是不是?贪瞋痴慢的家,五欲六尘的家,你要出的是这个家。不是说就我那个房子,我从那门出来了,我上那面去了,我上庙里去,我叫出家。你心不出家,你光身出家了,那是没有用的。另外你想没想,出家以后,你的目标能不能达到?必须得当生成就!你必须得成佛,你要是出家。如果你出家了以后,你今生了不了生死,出不了六道轮回,你可能还不如不出家的那个归宿好。因为啥?你十方供养啊。你寻思,我出家挺好,有人供着我,要手机有手机,要穿有穿,要吃有吃,完了我啥心不用操,你现在找个工作都挺难的。你要是这种心态出家,糟了,那你最后肯定是下地狱那伙的。你要想发这个大愿,我就是出家,你今生就得成就,没有第二条路可选。如果你有这个愿力,有这个定力,我支持你出家。我不是说反对,就是你什么情况。这是两个实际的例子。

 

现在说说第五个问题,第五个问题是:辞掉工作,放弃学业,回家一心修行,好不好?

我这个还是一句话,笼统地说,四个字——我不赞成。详细点儿说,就是说我不赞成,我不鼓励这种做法。

我这几年,凡是有人问到我这个问题,我都是这个答案。因为什么?咱们再详细说说,我为什么不提倡这种方法。因为也有特殊情况,那是例外的。我说的是普遍情况,普遍情况,我不赞成,我不鼓励。前几年曾经刮过一股风,就是工作辞掉了,学业也荒废了,不念了,回家修行去了。有一家三口,我记得,爸爸、妈妈和女儿三个人,都回家修行去了。可能开头还行,可能家庭经济条件还可以,吃穿不用愁,但是修个一年两年三年,撑不下去了,觉得太寂寞了,太枯燥了。是不是?咱们一想,回家读经念佛,读经念佛,如果不是真正的修行人,他受不了。这个我能理解。他心定不下来,他心里想的还是那些世间的琐事呢,你让他读经,让他念佛,他也只是表面上去读,表面上去念而已。这是一种经济条件好的。还有一种经济条件不是太好的,也用这种方法,没吃没喝了,生活没生活费了,就开始说了,这佛也不灵啊。你说我们都回家修行了,这吃喝都没有了,生活都维持不下去了。谤佛不地?谤佛谤法谤僧。你说这何苦地?那意思就是老法师你得给我解决这个问题呀,是不是。老法师让你这么修了吗?不是老法师说的呀。要我说,老法师受到的冤屈太多了,谁把事做错了都是师父的,做对都是自己的,太不公平了!这个怨声载道就来了,你说他怨声载道,他就造业,佛法僧三宝他全谤了,你说将来他上哪个地方去?

有这么几种情况,你可以考虑选这条路。

第一个就是你下定决心,我就是老实念佛求往生了,别的事我统统放下了。这个定力得多么大能做到?不管是一年也好,两年也好,三年也好,我就一坚持到底,我就是一心念佛求往生。这个你可以选这条道,你工作辞了,你学也不上了,你回家去念佛。至于你什么时候能往生,那得看你的因缘。谁也不敢给你打保票。这是一种。

第二个就是一定要有一点经济基础。没有经济基础,你生活费都没有,你维持不下去生活,你怎么读经、怎么念佛?咱们要考虑现实一点,不要心血来潮,就做这样的决定。

你想,民以食为天,你一天不吃饭行吗?是不是?这是第二个。

第三个,要有利于家庭和谐。如果对家庭和谐没有利,不要选择这条路子。

另外,顺便说一下,不要家长给孩子们安排,我就给你设计这条路,你必须得这么走。不行!因为孩子们他现在小,你咋说他咋听。等他大了——逐渐逐渐长大了,他有他的理念了,他有他的想法了,你左右不了他。你给他设计这条路,他未必能走。所以到时候大人也烦恼,孩子也烦恼。

有的同修说,几岁的孩子就要送到哪哪去,接受传统文化教育。反正凡是找到我的,我一律驳回。你当妈的干啥的?你有没有责任心?你把你几岁的孩子一送走,你这面清净了,你不自私吗?将来你怎么面对孩子?孩子长大了问你:我几岁到几岁,你把我送到什么地方去了,你干啥去了?你无颜面对,是不是?另外,你作为母亲,有的母亲说,那我带着孩子修。我真没客气,电话里我说:你有那德行吗?是不是?你自己有没有那德行?我说你要有那个德行,你孩子给你,你带吧。你带着修,你能修成,你孩子也修成。我说你要没有那个德行,你痛快放弃这个想法。你把孩子带着,你今天蹓跶蹓跶市场,明天上那看看的,游山玩水,去上这个道场,跑跑那个道场。我说你坑你自己可以,你别把孩子坑了。完了她问我,那老师你说,那我孩子八岁……电话里跟我说,这孩子八岁,说孩子说了,不愿意上学校念书,上学校念书受污染。当时我就回她一句,这话是孩子说的,是你说的?你给我说明白。八岁的孩子就能说出这话,怕污染?我说那也是接受你的灌输,他才能说出这个话。她说老师你说咋办?送孩子去正规学校上学。孩子不可能脱离他这个圈啊,他这个人群啊,是不是?你整得他孤单单的,你领着他天天读经念佛的,我说这个路不行。我不反对孩子们修行。你的言行举止,你是老师,实际孩子看着你,他就在学你。你说啥叫修行?我说你一天打公公骂婆婆的,你那孩子跟你学的是啥?我说你别把孩子坑了。所以那个佛友真叫我给嘿呼住了,后来说,老师我听你话,再开学我送孩子去上学。你想,你要不送孩子去上学,就她领着东游西逛的,几年过去以后,孩子大了,一切都荒废了,那不坑人吗?所以,我们做什么事情吧,一定要如理如法。不能凭自己的心,我想怎么地,心血一热,我就要干这个事。干错了,没有挽回的机会了。

现在这个例子已经不少了,看看你周围,有的甚至两三岁孩子就想送出去了,送出去接受传统教育去了。你说这个两三岁的孩子,你送到一个地方,那他还需要照顾呢,你就把他舍出去了,我不知道这个母亲是怎么想的。所以我就非常干脆地告诉大家,我不赞成这种做法。这是第五个问题,好像这个问题我应该说明白了,不赞成,不鼓励。你们要量力而行,不要做了以后,因为时间过去以后,它不会倒转的。过了几年,你又后悔了,没有挽回的余地了。这是第五个问题。

 

第六个问题:家里供仙、立堂子,现在该怎么办?

这个问题,本来我不想涉及这问题,但是问的太多了。你说你要不说吧,可能继续问下去,那就得说说。用一句话来说,可能很多同修说:呀!刘老师,你怎么这么回答呢?可能我们问别人,别人不是这样回答。那你问别人咋回答,我不知道,你问我,我就这么回答:继续礼敬供养,句号。这就是完整的一句话,这就是我完整的回答。

可能这个回答,大概过后有些人要攻击我的。那我就这么想的,我就得说真话。我再说说为什么,为什么我告诉你要继续礼敬供养。

第一,普贤十大愿王导归极乐,第一大愿就是礼敬诸佛。对不对?众生也是未来佛,他也是诸佛之一,你别小看人家。所以说你家供的仙,立的堂子,不管是仙也好,还是神也好,都是众生,你要平等对待。你不要觉得我是人,我比你高一等。你是众生,我想供,我就供你;我不想供,我就不供你。这最起码不礼敬,那做人都不可以这样做呀,是不是?你怎么能这样处理呢?这是第一个,礼敬诸佛,这是有依据的。

第二,这个神儿也好,仙也好,是不是都是你请回来的?不是人自己蹓跶来的吧?因为你立,你要写牌位的,是不?有红布,有黄布,你要写名字的,你得给供上。是不是你请回来的?

最近有一件事,有个老菩萨,不知道谁告诉他,说他家的仙家被超拔到天界去了。那你说是真超了还是假超了?不知道。但是我感觉不是那么回事。这个仙家你不用公平的心去对待他,不礼敬他,他会闹事的。他不像佛菩萨呀,佛菩萨不怪罪呀。这仙家是比较爱掉小脸子的,咱们用一句白话说,他会挑你理的。所以这家里肯定就开始不消停。不消停怎么办?那不说实在的还说不明白,就得说真的。我就跟这个仙家沟通沟通,唠唠嗑呗。我就跟人......跟人得说好话,我说这个学佛没学好,这个问题没处理好,咱们能不能原谅他,你们不要去闹?八十多岁的人了,不抗闹了。我说咱们呢,我跟你商量商量。给我的感觉就好像他们在静静地听,听我怎么跟他说。我说你们有啥想法跟我说说。就是心里那种感应,我说我可能挨批,人说你刘老师是不搞神通?真不是搞神通,就是那种心灵的感应,跟我说出三句话。第一句话是说:他们说把我们超到天界去了,纯粹胡说八道。这第一句话。第二句话:我们现在没有立脚之地。不是立足之地,是我们现在没有立脚之地。这是第二句话。第三句话:当初是他把我们请回去的,请我们的时候,求我们保佑这个,求我们保佑那个,现在看我们没用了,一脚把我们踹出去了。用的是踹,不是踢出去,是踹出去了,这算什么修行人?不闹他闹谁?!你说你信不信?说得通不?我觉得很通情达理呀,人说的这几条是那么回事啊。

你以为你把那个牌、那个布、那个名单,拿出去一把火烧了就完了吗?绝对不行,请神容易送神难。你请回来了,你就请回来了。你想把他送回去?我不说一个也送不出去,也差不多呀,你送不走。所以这个问题你要处理不好,你的结局就是,闹你本人,闹你家,弄得你家里鸡犬不宁。

你说怎么办?要不说,你说碰到这样事,我是不愿意沾这样的事的,但是碰到了,我也不忍心不管。所以我就跟那个众生说了,我说:第一个,超到天界了,去没去,那你说胡说八道,我说我不知道。我说第三条,那就是这个事,就是做错了,咱们就原谅他吧。我说我来给你解决第二条行不行?咱们找个立脚之地。完了我打了个喯儿以后,我就觉得,啊呀!好像可静了似的,我接着说了,我说喜不喜欢我?要喜欢我,上我这来,这不就有立脚之地了吗?完了你说人众生怎么跟我表达的?人说:哎呀!我们咋有这么好的缘,得谢谢他,多亏他把我们踹出去了。众生是这么跟我沟通的。相对来讲,这一拨儿我给解决了。

但是老菩萨们,如果你还是糊了巴涂的,今天我请回来了,明天我踢出去了,后天我又请回来,大后天我又踢出。那我不是把把我都能帮得到的。那人众生想,你干嘛呀?耍我们玩儿哪!你要是人和人之间,你也不可以这样处理问题呀。你不喜欢我们,那你远离就完了呗,你干嘛用着我们了,又把我们请回来了;不用,又把我们踢出来。这样会惹麻烦的。

所以我面对大家,跟大家说,如果你是供仙,立堂子,一定要谨慎处理。你可能问我:刘老师,那你说这个事应该怎么办好?我给大家支支招,这个招不一定对。

第一招,如果你已经立了,你现在还没有想把他们踢出的念头,你今天听明白我这段话了,好好地礼敬供养,该怎么供养,怎么供养。这是第一个,已经立了,你还没有起我要把你们踢出那个念头,继续好好礼敬供养。

第二个,你现在供着呢,我不想要他们了。我说这个是第二个层次的,怎么办?找明白人把这个事看明白,把问题处理明白。三个明白:第一,得找个明白人;第二这个明白人得把你家这个事看明白;第三个,他得能安排。如果光说我会看,我看了怎么怎么回事,我不会安排,白搭,没用。最后那个是最重要的,你不给人安排,那人家肯定是闹你的。但是这个明白人,据我知道,太难找了。能把这个事看明白的,就这个人太难找了。有的人可能能给你说出个五六层,七八层,但是他处理不了。处理不了,就等于这个问题他解决不了,你还是留啰烂。这是第二层次。所以我说如果你还没把他踹出去呢,你一定要慎重加慎重,先别把人踹出去。不踹之前,好沟通好商量。你真一脚把人踹出去以后,真把人踹急眼了,那后果真是不好收拾。这是第二个层次。

第三个层次:你现在没供,我也没供仙,我也没立堂子。我劝你:慎重加慎重再加慎重,不要轻易地供,不要轻易地立。

反正我是遇到过一次这个缘,让阿弥陀佛给我解决了。一个人告诉我,我有仙缘,让我供保家仙。我不懂,我说怎么供?他说我给你写个牌,你去请个龛,然后把这个供上就行了。我听话呀,我上极乐寺请龛去了。它那龛都带雕刻的,我喜欢线条简单的,我就走了好几圈来挑。挑中一个龛,价钱也说好了,我正在要付款呢,那边一个人拿胳膊肘拐我,大姐你干啥来了?我一看是省医院的一个外科主任,他给我外甥女做过手术。我说我请龛。我说你干啥来了?她说我也请龛。她说大姐你请龛你供啥?我说供保家仙。我说你请龛供啥?她说我供神,我刚从日本请回个日本神。我就笑了,我说中国的还没供明白,你还供日本神呢?这不就开玩笑嘛。我说你看中哪个龛了?她说就这个。她指的正是我要交款,我要请的那个龛。我说那可你,你拿走吧,我有的是时间,哪天我再来转,碰见合适的我再请。就这么的,这龛就给她了,我就回家了,我这个缘就到此为止了。所以我就没供过仙,遇到这个缘了,但是就这么就过去了。后来我想,可能是阿弥陀佛管着我呢吧,不让我这么办,你就老老实实走你的佛道吧,你就念你的阿弥陀佛吧。现在好像,我回忆就是这么回事儿。

所以你要是现在还没供,不管谁去劝你,你身上有仙缘,你供仙吧,供什么什么仙。你可要好好琢磨琢磨。假如要是我,我就选择我不供。既然你信佛了,你就好好走你的佛道,一点没错。

前面两个怎么办?你带着你的仙家走佛道,这个行。你别被他们带着,今天人告诉你个消息,你自己信了,你还到处去宣传。你这,真的不能说,他告诉你的,有的可能是贴点边儿,不能说。因为啥?那叫天机,天机不能泄露。假的不能说,为什么?假的说打妄语。真的也不能说,假的也不能说。所以你一定好好把握住这个分寸。

这三个层次,就算我给你们出的一个,我也不知道能不能适用的一个招,这三个层次你怎么考虑。

这个问题就是,因为......我不是说回避这个问题,因为应该说,我觉得众生的通情达理,有时候甚至超过咱们人。我觉得和众生沟通比和人沟通可能更顺畅一些,就是很快的,你说的他们能懂,他们表达的我也能听懂。但是是不是所有问题你都能沟通?不是,缘。比如说,找我这个人——咱们同修,他和我什么缘,他和那个众生是什么缘,那众生又和我什么缘。所以是非常复杂的。不是说你刘老师有本事,你一沟通就成的,不是那样的。有时候一次两次可能沟通不下来。咱错了,咱就认错呗。但是我要告诉人本人认错,可能人本人还不认错,人不认为自己错呢。那现在我就属于二传手,代理,先把问题先解决了,先别闹,咱先别闹,先把大局稳定住,后面的后续工作咱接着做,我就采取这种办法。

为什么说这么做让人家不满意?你这个就是典型的势利眼,是不是?用人朝前,请回来了,你保佑我,保佑我这个。不用了,烧了。说不好听的叫烧了,说好听一点儿,升了。反正就是踹出去了,就这个意思。你这个叫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你一次两次这样,你次数多了就结怨了。结怨了,这个疙瘩就不好解了,那可能我劝也不好使了,人家说那你光劝我……你像这个,你看我为什么有时候不舒服?我知道,我知道。因为凡是这样的问题,我基本就是安排几个正宗的净宗道场。你们去不去?有的去了,一拨儿走了,这一拨儿走了。有的我就死活不走,就死活不走。所以我最后一招就是都上我这来吧。所以我家里这众生可能是无量无边。

有一次,一个佛友打电话问我,大姐呀,你家来客人了?来多少客人啊?我说一个没有,就我老伴子,刘悠秘,就我们仨。她说不对呀,你们家都满了,满满登登的。我突然醒悟了,我说你指的是不是无形众生?她说那可能是吧。我说那可能,我家这个客人确实是多一些。如果我用这种方法能给她解一解,这也好,没有再好的办法了。我就想,最后人要说,哪我也没相中,我不去。你说咋整?基本上我就没有再好的招了。你说安排几个地方人家不去,上我这人又没相中,你说我还咋办?所以我说,咱们一定要把这些问题处理好,不要惹这个麻烦。这是我说的第六个问题。

我想这个问题,主要咱们还是有真诚心恭敬心,你用这个心来对待这些个众生,他是很通情达理的。这些年我一直这样认为,就是遇到那个不通情达理的非常少。就是有一次我大师兄的问题,我挺费劲。因为都给他整出精神病了,他天天逼着他老伴跳楼,完了他也跳楼。他家五楼嘛。这全家就看着他。看着他,谁看他咬谁,打谁,拿刀砍谁。他老伴没办法,就把我叫去了。去了以后,我想这咋回事啊?完了他那众生直接和我对话,通过人和我对话,人说的可干脆了,我们奔他来是想点好光,因为他学佛,我们也想成佛。到他这来以后,没想到,他修得乱七八糟的,今天整这个,明天整那个,我们一看也没好光我们了,所以我们就闹腾他,先让他跳楼再说吧。这是众生通过别人的口和我对话的,这就找着原因了呗。那我一想,我大师兄确实是这么修的。他本来是修密,你也不知道他修密,还是修禅,还是修净土,反正统统都有了。就这样的。后来我就跟这众生,那把沟通是相当费劲了,他住院——住精神病院了,他把他家的佛像统统都请到医院去,摆一窗台,摆满了。然后让他大儿子黑天白天跪那磕头,不允许起来的,都闹到那种程度。后来好不容易扳过来一点儿吧,就是不闹他了,全家都没跳楼,他也没跳楼。现在老两口都走了,走的时候我不知道,我听说走得不好。

遇到这个问题一定要慎重,就是请也好,送也好,一定要慎重。最起码你先给人安排……假如你想把他们请出去,你光请出去不行,他得有个落脚地,是不是?你请出去以后,事先跟他们商量,给他们安排个地方。他同意了,他心平气和地走了,他不来闹你。如果你不给人安排地方,就像人你给踢出去,他连房子住都没有了,那他能不闹吗?一定要把这问题处理好。这是第六个问题。

 

第七个问题:说众生附体怎么办?

就这个问题都是我不愿意接触的,这个事太多太多了,这众生附体。而且最近这一年多两年来的,这众生附体,一、数量越来越多。二是后果越来越严重,就是闹的比原来要凶得多了。现在有的众生附体,直接要命。不是我闹扯闹扯你,让你不得安宁,不是这样了,直接要命了,人就明说。咱们有个佛友,众生附体。附到什么程度?从来没向任何人赔礼道歉告饶过,这把告饶了。上我那去,进门儿,连鞋都顾不得脱,站在门口就开始跟我说:哎呀!刘姐,你可得救我呀,要不我就要没命了。我说你别着急,你把鞋脱了,坐在沙发上慢慢跟我说。不行啊!来不及呀。你说他要不折腾她到一定份儿上,她能这样吗?然后我劝她把鞋脱了,坐在沙发好好跟我说。就折磨到啥程度?人事不懂。家里人怎么把她折腾到医院的,她一概不知道,大小便失禁都不知道。到医院肯定是化验吧,各种该化验的都化验了,没一样有毛病的,医生都没招,没病啊。那啥病?那咱们一听就明白了。后来回来了,回来以后这不找我了嘛。找我了,我一想,肯定就是这方面的事,那咋办呢?那你也不能瞅她被折腾死去活来呀。沟通沟通吧,沟通了。第一把沟通众生不太服气,说这么多年了,我们都原谅她,她左一次犯错,右一次犯错,犯起没完没了。这次我们就治她,就要她命。第一次沟通,人就这样说的。

后来,这话我不能跟她本人说,我跟她说,你一定不要按自己的习性办事,一定要把本性显现出来,不能任性,不能由着自己性子来。跟她说,我说记没记住?我一直送到我家大门外。记住了,刘姐,我不敢不记住了,我再不记住,我没命了。回去了,好一天,就是我送走她第二天,一天没犯毛病,没耍脾气。第三天就犯了。犯了,就立马给她眼罩戴,又整医院去了。这回众生都说了,给她机会了,她不要这个机会,这把我们就是要她命。那说实在的我不说磕头作揖求人家也差不多,原谅她吧!如果你们有话跟我说,是不是?我替她行不行?这不能替,你是你她是她。你说我好心我想救她,我想替她,这都不行,人家都不让。她犯的错凭啥你来替?人家也知道,你是好人。告诉我你是好人。我说你们要认为我是好人就听听我劝呗,因为啥?我说学佛人都慈悲善良,饶过她吧。那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可以再跟她说一遍。我又跟她说。到现在反正没啥反应,我估计大概是有所收敛吧。

这个我还没用一句话来回答,说众生附体怎么办呢?六个字——既来之则安之。

有的同修说刘老师回答问题就是与众不同,跟别人不一样。那附体了,那么闹腾我们咋还既来之则安之?那既来之你不安之你咋办?是不是?你总得有个办法呀。众生能附你的体,说明什么?说明众生跟你有缘,这个缘不是恶缘就是善缘。现在看来附体的,恶缘的占绝大多数,善缘的少。报恩的少,抱怨的多。他们和你有缘,如果是善缘,他希望能你的光,因为你学佛,一般都找学佛的。你的光,你往生了,能把他们也带到西方极乐世界去,这是最好的。这是众生和你有缘,你能帮到他。很多时候,我们学佛的人,作为被附体的对象,这个时候他不能正确对待。他如果需要的时候,比如说人给他点好消息,他乐吧呵呵的,哎呀,我知道你不知道。他作为一种炫耀的资本。有的时候,人家一折腾他,他又来气了,你凭啥折腾我?他对人家一来气,人家是加倍地折腾他,必然是这种后果。不折腾你本人,也开始折腾你家人,而且折腾你家人谁?孩子。他往往找孩子。因为啥?都知道父母也好,爷爷奶奶、姥姥姥爷最疼的是这小不点儿,专门折腾你这个。你说你心疼不心疼吧?有的附体人说出来了,说因为这孩子是他们心尖儿,折腾他比折腾他本人更好、更有效。你说人家看得明不明白、准不准?折腾他爷爷奶奶不如折腾他孙子,折腾他孙子,他爷爷奶奶心疼。所以你得考虑这个问题,你不要因为自己的不慎重,把全家人都拐搭进去了。如果众生喜欢你带他们一起学佛,这个是没错误的,就是一定是你带他们走佛道,不让他们带你走仙道,这个方向你一定要把握好。

再一个,你就是处理好了,他们做你的护法,他不闹你。你看你又多了一拨儿护法,那不是挺好点儿事吗?问题看你怎么处理。如果你不好好学佛,你一天胡诌八扯,这众生瞧不起你,瞧不起你他就麻烦你,就给你出难题。一会儿给你点真的,一会儿给你点假的。这个给你真和假的比例真是......真的都是眼巴前的。远的,咱不是说瞧不起众生,远的他不知道,他看不出来,他看都是眼巴前的。有的可能有点小灵通的,有没有?有。但是他大部分百分之九十以上,他给你的是假消息。就逗你玩儿,说句话就逗你玩儿。假的你也信,真的也信。完了你统统往外说,完了!他们搁旁边看笑话,蹦高高儿,又把他逗了,又把他逗了。人家是这样式的。但是我们被附体的不明白这个道理,就觉得你看这个消息我知道,他们都不知道,他还觉得挺洋洋得意。实际,那真是坑了自己,也坑了这些众生。最后这个就被附体这人往生极乐世界是一点边儿没有,一点份儿没有,那肯定是。能上三善道的机会都不是太多呀,那你就是除了三善道就三恶道。你说多可惜!念了一辈子阿弥陀佛,最后跑到恶道上去了,太遗憾了吧?就因为这一念之差。

你从现在开始跳出来,不搞这个,我就一心念佛,一心读经。你谁跟我说啥,到我这画句号了,好消息我也画句号,坏消息我也画句号,我就不听你的了。你这样慢慢给他扳过来,说实在的,可能多少还有点希望。如果沿着这条路一直走,就是三恶道。这是第七个问题。

 

第八个问题:家有病人怎么办?

这个可能家家都能遇得到,家有病人怎么办?我就这么回答吧,爱心加耐心。爱心在前,后面是耐心,然后细心照顾。三个心——爱心、耐心、细心,最后一句话——不离不弃,句号。这就是对这个问题的回答。

爱心加耐心,细心照顾,不离不弃。

为什么把爱心搁在第一位?因为我的切身体会是,照顾一个有病的人,第一重要的是要有爱心。你没有这个爱心,你后面那俩心是不存在的,既没有耐心,也没有细心了。所以爱心一定要放在第一位。过去有一句话叫久病床前无孝子。我看现在这种现象太普遍了吧,别说你有病,你就是没有病,人到老了以后,真是挺难活。因为我现在也七十多岁了,站在老人这个行列了,我就非常有切身体会,人老了很难过呀。尤其身体再不好,再有点儿病,那就难上加难,更难过了。所以你设身处地想想,如果是你,你该是什么心情?因为我十七八年前,我得这场重病,我对有病人他是什么心理状态,真是了如指掌,我太理解他们的心情了。没有什么过高的要求,就是有人关心关心,甚至十天半月你问一句,最近情况怎么样?就这一句话带点那个温乎气儿,就作为我——有病人来说,我能高兴半个月,天天想着,啊呀!谁问候我一句,就能这样。但是作为别人可能一点儿不理解。很平常一句话,但是就作为一个老人也好,一个病人也好,他能得到这一句话的问候的几率都太低太低了,真是这样的。现在社会这个现象是很普遍的,所以现在也可能我是老人了,我就很爱替老人来说这个话。

有的时候可能照顾老人,不得不照顾,就是表面上应付应付也得照顾,但是他不是甘心情愿的。你甘心情愿地去对老人尽孝,他的做法是和那个是不一样的。那个表面上的应酬式的去照顾,那就是形式。去看你两眼,问你两句,这已经应该赞叹了,能做到这点就应该赞叹了。那人有的干脆就不闻不问,你又能怎么地?是不是?有多少老人无家可归。这无家可归咱还可以理解,你没家,没地方去。有的老人是有家归不了,本来是自己的家,回不去,儿女不让,不要你。就这样的,你说是不更可怜了?奋斗了一辈子,老老老,连窝都没有。真是,确实这种情况是很普遍的一种现象吧。

为什么说要有耐心?这伺候病人非常辛苦,这我现在非常有切身感受,真是非常辛苦。你光有爱心没有耐心不行,你点点滴滴都要盯得到。就是你这两个眼睛,我是从早上三点起床盯我老伴,盯到晚上八点,大概十六七个小时吧,我没有休息时间。你一时没盯着,就给你出个差,就这样。一怕磕着碰着,怕摔着。二,又怕他不干净不利索了。因为他一辈子干净利索,你不能到老老了,最后让他整得埋巴汰的(脏兮兮的)吧?所以你就成天盯着。他那个思惟是属于非正常思惟,他的行为属于非正常行为,你不能用正常人的那个尺去量他。那你要量,在家里没理可讲。所以我说,在家是讲伦理,不五伦嘛,在家是讲伦理,不是论理。不是去说,不是论,是伦理。所以你要把这个尺寸掌握好。

你说我们是做这个孝子,还是做这个不孝之子?这是光有爱心不行,再加上耐心,还是不行,第三个心——细心,这个细心也是必不可少的。这两年多了,你看我从一四年(2014年)的三月从香港回来,就是全职照顾我老伴子,到现在两年半了。因为像我老伴子这种症状,老年痴呆症。我看电视演的关于这个病情的介绍,就是老年痴呆症的所有症状,我老伴子一样不缺,一样不缺,他统统都具备。我儿媳妇的妈妈,就是我的亲家母跟我老伴子是一样病,也是老年痴呆症。但是她的症状要比我老伴子轻得多。她的主要症状就是没有记忆,上我家,问这谁家呀?我儿媳妇说,妈你看看这老太太是谁?就指着我。她看看,不认识。她不认识我。待一会儿,我儿媳妇说,这不是荷荷的奶奶吗?荷荷的奶奶是谁?这个她也不知道。她是属于这个类型。所以面对这个老年痴呆症的患者,这三心是一个心都不能少。

我每天早晨出去绕弯的时候,那旮儿有几个老年公寓,有的老头老太太,现在天气好,他们就出来晒太阳,坐在那台阶上,一个一个真是目光呆滞。有老太太有时候还哭。有的人问,说老太太你怎么上这?老太太一下就哭了,说我没想到,我三个姑娘一个儿子,他们不管我,把我送到这,连来看我都不看。那老人他可能大小便失禁,那个褥子、小垫子还是衣服,有的时候可能老年公寓也洗不过来,有的时候尿了,直接拿出来挂到外面晾。你想,一个是味儿,一个是硬。你说这些老年人是不太可怜了?

所以我们每当看到这些老人,我就想劝劝这些年轻一点的,你们这样想,你们也有老的时候,是不是?爸爸妈妈爷爷奶奶现在步入老年了,你们现在年轻力壮,你不理解他的难他的苦。如果你们到老的那一天,你就体会到了。

所以我就想,我婆婆和公公在世的时候跟我说,因为我婆婆接触的几个老太太,好几个都是受气的,我婆婆回家跟我说,她说,谁谁谁问我,老刘太太呀,你受不受你儿子儿媳妇气?我婆婆说:我不受气。完了我跟我婆婆开玩笑,因为我老伴是独生子嘛。我说老太太,你就这一个儿子,就这么一个儿媳妇,如果我俩要给你受气,你连躲的地方都没有。你要三个五个孩子,你还可以这家蹓跶蹓跶,那家躲一躲。我说就这一份儿,你咋办?我婆婆叼着大烟袋说,老猫上睡——一辈留一辈。说咱们老刘家是辈辈孝顺,没有不孝顺的,我不会受气的,我也不会上谁家去躲去。就我婆婆这句话我就记着了。

所以我就想,我婆婆就是这样交代的,那我祖上都是辈辈孝顺的,不能到我这一辈不孝顺。所以整个来说,应该说我对婆婆还算可以,包括对公公。但是现在我学佛以后,我一衡量,差远了。如果时间倒流,再翻过来,我重新结婚,重新去给我婆婆公公当儿媳妇,肯定我会比现在做的要好得多得多。那时候年轻气盛,有时候也惹老人生气。现在回想起来都是憾事,遗憾之事了。

怎么补救?我一定要修行成佛,不管我公公婆婆,我爸爸妈妈在哪。现在我知道我爸爸妈妈在西方极乐世界,公公婆婆大概还没去。那我成佛以后,我一定把我公公婆婆度到西方极乐世界去,来报答他们对我的恩德。只有这个补救办法了。现在老人不在了,你说我现在要怎么怎么地,没地方表现了。所以,现在如果年轻人认识到这问题,不要等老人走了以后留遗憾,一定现在开始好好对老人尽孝道。因为有病的人,你用正常的眼光去要求他,那不公平。他毕竟是有病嘛,你用你的那个尺子去量他、去要求他,那怎么能行呢?

最后一个,我要说不离不弃。

我听说,他们传说我对我老伴子如何如何好,说感动了一批人。他们有的给我举例子,说谁谁怎么地,谁谁怎么地。有的佛友直接跟我说:刘老师,我在没听你光盘之前,我对我老伴,我不管他。她老伴中风。她说他中风以后,我根本不理睬他,还给他洗澡?!吃饭什么基本我都不过问,你爱吃不吃。她说,埋汰那是他的事。她说刘老师我听了您的光盘以后,我特受感动。她说你把它看成一件应该做的平常事,这个心态太值得我学习了。她说,我现在我也向你学习,我也管我老伴了,我也给他洗澡洗脚了,给他剪指甲了。每次做饭,我老伴子喜欢吃哪个,我多给他做几次。她说,我老伴现在有笑容了。她说我老伴问我,你咋变了呢?他不中风说话不流利嘛,她说,我老伴问我,你咋变了呢?她说,老师你看,他都发现我变好了,把他这一个病人都感化了。所以说,我们一定要好好地做这些事。

有的干脆就离婚了。我们有的佛友确实挺好的。有的佛友,她丈夫他们俩离婚了,离婚了以后,这丈夫就中风了。这佛友问我,刘姨你说我该咋办?我说你要问我,我这么告诉你,他是你孩子的父亲,是给你孩子生命的人,把他接回来。复不复婚,办不办手续,我说那我管不着,是不是?接回来,你照顾他,后半生你就把他管好,把他照顾好。你不要积功德吗,积福德吗?我说这就是机会,但是你起心动念不要为了我要积点功德、我要积点福德,行啊,我把你接回来吧。后来真接回来了。

接回来一开始的时候她不适应,因为我这个佛友特别喜欢干净,她丈夫回来以后,邋遢、埋汰,擤鼻涕啊,吐痰哪,嗑瓜籽呀,什么花生扒皮儿啊,反正满屋都给你全是啊……她一开始不适应,后来她又跟我说。我说你必须去慢慢适应。他扒了满屋都是,收拾。我说你收拾你就在修行。这个孩子挺听话,现在应该是做得不错,无伦是对丈夫,还是对父母都照顾得挺好的。所以不离不弃。

如果说一方有病了,那方就把他甩了。我是那样想的,我有时候也琢磨,如果是我老伴,我现在我把他给舍弃了,你是你,我是我,我不管你,那肯定我很轻松,是不是?我不用挨这么多累了。但是我能不能那么做?我自己答案非常肯定,坚决不可以。不但不离不弃,你还要尽心尽力把他照顾好,因为他是你的丈夫。我说结婚五十年了,半个世纪老夫老妻,你怎么能把他舍弃?你就一直……我跟他说,我说,你先走,你上西方极乐世界去,等我去的时候你来接我。我先走,我来接你。但是你得去,你要不去我接不着你。我不以前跟大家说嘛,他跟我说,我先去。我说那你为什么你要先去?他说我先去你能送我,你能把别人送极乐世界,你肯定把我也送到。我说你不想去我送不了,我送不到的。我说要你自己有缘。隔了几天又说,老伴,我不先去了,还是你先去吧。我说为什么又变了?为什么我先去?我老伴说,你先去给我占个地方,完了我去就有地方。我说那地方也不是占的。就是这些日常生活中,你看他和你的对话,表达了他一种——他心里在想什么,他想怎么办。

所以说你看,真是,五十年,真是半个世纪,一晃就过去了。我现在一想,好像是——好像我俩是昨天结婚的,那个场景我都能想得很淋漓尽致的,就活龙活现在我眼前。因为我结婚的时候,人家都有个包,或者端一个盆儿,包个红布,是不是?这都是比较简单的。我结婚时啥也没有,我就是我身上穿那一套衣服,换洗的衣服都没有,我妈都没让我拿,都给我扣下了。为什么?因为那时我老伴不精神病嘛,那我妈坚决不同意,你怎么能嫁一个精神病?所以是哭着骂着喊着给我送到我婆家门口的。你说到现在了,五十年一晃就过去了,还有五十年吗?没有了。所以最后这一段路,就是相搀着、相扶相携,往哪走?往极乐世界走。我不能把他丢下不管,他也不能把我丢下不管。你就想,他是你的亲人,别人你都能管,难道你自己的亲人你不管吗?所以我就想,如果我们遇到这种情况,一定要换位思考。如果生病的是我,我老伴子他能丢下我不管吗?你这样一换位思考,这些问题就解决了。

所以家里有病人,说好好照顾,容易。真的好好照顾,很难。一定要做好这个思想准备。反正我这两年经历这些,确实是这是我切身的感受。但是,不管怎么苦,怎么难,怎么辛苦,一定要做,而且一定要把它做好。

今天时间到了,就说到这吧。也不知道啰啰嗦嗦都说些什么,如果大家有什么要求和希望,可以再提出来。

阿弥陀佛!感恩大家!


[狮子吼净土专修网] www.amtb-shizihou.org 2011-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歡迎轉載流通 功德無量 E-Mail:amtbshizihou@126.com    吉ICP備16003483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