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讲座文字

七个一修学法

时间:2016-11-14 08:57:26   作者:刘素云老师   来源:狮子吼净土专修网   阅读:1199   评论:0
内容摘要:我说我自己是被恶度进佛门的。人不有善度、有恶度嘛,所以有些时候身体状况不好,有病,甚至要死要活的,没关系,这是度你进佛门的一个方法。如果你身强力壮的,你精神饱满的,可能是你还没有这么好的机会呢。我那时候我就觉得,从2000年到现在,我在家里猫着,去了这三年,媸年真猫出成绩来了。...

 

我说我自己是被恶度进佛门的。人不有善度、有恶度嘛,所以有些时候身体状况不好,有病,甚至要死要活的,没关系,这是度你进佛门的一个方法。如果你身强力壮的,你精神饱满的,可能是你还没有这么好的机会呢。我那时候我就觉得,从2000年到现在,我在家里猫着,去了这三年,那十年真猫出成绩来了。我之所以学佛有一点点进步,就是那十年猫的结果。猫着干什么?听《无量寿经》。你想,十年不算长也不算短吧,十年如一日的每天就是听经,那不是在修定嘛,戒定慧怎么来的?就是那十年给我憋在家里,猫在家里猫出来的戒定慧,我现在我就这么体会的。而且这十年,就后面这十年,尤其是从210年到现在这三年,我就总结了一套我学佛最最见效果的一个方式方法,我给它起个名,叫七个一修学法。我觉得这个修学法对我来说,是最最见效果的,而且这效果是越来越明显。我认为是最好的东西,我一定要把它介绍给同修们,如果对同修们的修行有益处,那是我最高兴看到的事情。

我刚才说,我总结了一个七个一修学法,那现在我就把这七个一比较详细介绍给大家。

第一个一,看一本书

看一本书,在看这本书之前,我看了好多书,我读了好多佛经。就咱们眼巴前的,能点上名的那个大部头的佛经,《楞严经》《法华经》,这是比较大部头的经,就这些经,我全读过。我那时候可能十几种经我都读过了。读没读懂?没读懂,反正是读了。后来我怎么选择这条道,这么痛快,选准了以后就一直往下走?缘于这本书。什么书?《认识佛教》。可能这本《认识佛教》我们在座的同修都看过,但是没把它当回事。你现在如果回头再仔仔细细看这本书,你会有新的体悟,新的收获。我记得我上次讲的时候,我也提到这本书,因为我最先受益的,觉得打开了我的心,让我明白了一点点道理,是从这本书开始的。因为看这本书之前,我受了三皈,受了五戒,实际上我是在糊糊涂涂的状态下受的三皈,受的五戒。三皈是什么,怎么皈法,我不知道。五戒是怎么个戒法,我不知道。就是形式我都走了。后来我是听了老法师的三皈传授那个光盘,我才把三皈和五戒弄明白。我弄明白什么是佛,什么是佛法,什么是佛教,就是看《认识佛教》这本书。我想,呀!原来还有这本书,这书上说的这么明白、这么透彻!为什么我原来不知道?所以那本书我记得我是反反覆覆看了好几遍,几乎把那个书从头至尾看、从头至尾看,越看越觉得,我要是最开始十年之前我就先拿到这本书,肯定不是我现在这个样子,我当时想。因为十年不已经过去了嘛,十年以后,我是请观音菩萨(1991年)十年以后,我才看见的《认识佛教》这本书。

这本书它对我有什么启发?你们看的时候我告诉你们,这个是师父老人家在199112月在美国的迈阿密演讲的,就是《认识佛教》最后给它整理出书了,这是1991年师父讲的。我1991年请的观音菩萨,也可能我请了观音菩萨以后,逐渐的我缘成熟了,就让我看到了这本书。这本书都说了什么,我为什么看这本书看明白了?一个是说,老法师告诉我们,佛教是教育,不是宗教。这个印象我特别深刻,所以我说这个理念是咱们师父对佛教的一个很大很大的贡献。告诉修学的人们,佛教不是宗教,它是教育。这个教育告诉我们什么东西?告诉我们宇宙人生的真相。原来以为,佛教就是给那个佛像磕头,求佛保佑,那就叫佛教。完全错了!所以从这本书我才恍然大悟,原来佛教是这么回事,为什么我以前不知道!

《金刚经》上有句话说,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这就是对宇宙人生最真实的看法。说实在,就这句话,我理解,我看到这本书,我也读过《金刚经》,这句话我也知道,但是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读了《认识佛教》这本书以后,大约是我明白这句话的真实含义,又过了四五年的时间。它不是说你琢磨你就把这意思琢磨出来了,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有一天,就像一扇窗户一下就打开了,那个光就进来了,啊!原来是这么回事。是这么明白的,不是我琢磨出来的。

  另外,比如说,在这本书里告诉我们什么是修行。修行,就是把我们对宇宙人生错误的看法、想法、说法、做法,把错误的东西给它修正过来,这就叫修行。每天我们接触的是什么?每天接触的是人,接触的是事,接触的是物。就是你把这些个问题处理好了,都处理正确了,那错误的东西你自然就修正过来了。所以明确了佛教的修行纲领是什么?是觉、正、净。如果说原来对佛、法、僧理解还有一点点偏差的话,后来认识了觉正净,那不是和佛法僧它是一回事吗?只是换一个说法。但是后一种说法让人们更容易理解它的真实含义,不容易认识偏差。所以这本书对我来说,确实是起了一个引路的作用,把我引到了正确的学佛之路。如果是我们同修们认识这本书,看了这本书,而且读懂了,你这条修学的路不会再走偏了。这是我要跟大家说的第一个一,就是读一本书。

第二个一,选择一个修学的法门

选学修学的法门,可以说前十年我根本就不知道,还知道佛教有什么法门?不知道。什么净土法门、禅宗、密宗,这个我都统统不知道,什么名词我都没听说过。选择一个修学的法门,应该说我是从1991年开始,过了十五年,甚至更长一点时间,我才知道佛门里还有法门。人家问我,说你修的哪个法门?我说哪个门啊?那你是哪个门的?人家就笑我,说你连法门你都不知道,你这学佛咋学的。我说学佛不就给佛磕头吗,给佛烧香吗,求佛保佑吗?人家说,你说的也对,但是不完全对。那是我最先接触的人是给我这样的理念。

这回十五年过去以后,我知道还有个法门。那我就琢磨我是哪个门的?后来我就开始请教有些个老同修(有在家人,也有出家人),我也读佛经,我就想到哪儿去找一个门?我把那门找对了。人家说门你都不知道,你怎么进这个佛门?我说那佛门还有个门?以前不知道。我就开始找这个门。这个门,可能是机缘成熟了,不用我找,它就现在我面前了,一下子给我的就是净土念佛法门。你说准不准?前十五年不知道门,后来知道开始要找门了,我一下子认识的就是净土法门,没有接触别的法门。多奇怪!

  在我没有认识净土法门之前,我皈依的师父不是觉悟师父嘛,觉悟师父是修净土的,但是那个时候我都不知道还有个净土法门,反正师父告诉我念阿弥陀佛。我也不知道阿弥陀佛什么意思,也没往心里去,也没听师父的话,也没念阿弥陀佛。如果那时候我要知道阿弥陀佛,那最早是19911991年我皈依的。觉悟师父告诉我念阿弥陀佛,告诉就告诉了,没好好念,甚至是就没念。成天忙忙叼叼,上班上班,写材料写材料,忙那个,没把阿弥陀佛研究明白是怎么回事。后来就是我又认识一个活佛,香根·拉马交活佛,他是密宗的上师但是我缘分好在哪呢?这个密宗上师他没教过我什么咒,他教过我念《无量寿经》,教我念阿弥陀佛。我在认识觉悟师父之后认识的这位活佛师父,你说多么巧按道理,密宗的金刚上师他应该教我持咒。师父没教我咒,我不会咒子。他们学密宗都叫咒子,我没学过这个。

  后来2000年接触到老法师的《无量寿经》,这不就是和净土念佛法门一下子就靠近了。所以我是2000年找到的净土念佛法门。但是这个门找着以后,有人指点我,说你念阿弥陀佛。我不是从19911992年皈依后念阿弥陀佛的,我是从2000年看了老法师的光盘《无量寿经》以后,我开始念阿弥陀佛的。所以从2000年开始计算到现在,我念阿弥陀佛是念了十三年,听《无量寿经》的光盘是听了十三年。这十三年是我学佛路上进步比较快的。再说得具体一点,210年到现在三年多的时间,是我二十多年学佛中进步最快的三年。这是我自己的感受。我听老法师的光盘,找到了念佛法门,听懂的第一句话就是一门精进,长时薰修,我就得益于这一句话了。所以从那个时候开始到现在,我真是一直坚持一门精进,长时薰修,就是一部《无量寿经》,一句阿弥陀佛佛号,从来没有改变过,没有想过改变。人家说这个怎么好,那个怎么好,也有很多人向我推荐,又有一个什么方法,这个挺好,那个挺好,我都没有动心。这个可能就是我十多年听经念佛,定力有点练出来了,就是不再动摇了。

我选择净土念佛法门,有这么几点体会。

第一点体会,我自己就挺庆幸的,我听明白了以后,我就知道,我今生成佛的机缘成熟了。

这个是距离现在大概是七八年前,我有这个感觉,但是我从来没敢跟别人说过。我寻思,那时候我不敢说,说我今生能成佛,那还了得了!我想人家说你吹大牛,你骗人,你一个小凡人、小凡夫,你成什么佛?我怕人家说。但是应该说八年前,我有这个想法了,就是我今生成佛的机缘成熟了。所以自己心里偷偷的高兴,但是不敢宣传,没敢像现在这样我公开的跟大家说,我今生一定成就,我今生一定会回西方极乐世界的。八年前,我不敢说这个话。我记得我说这个话应该是我见了咱们师父之后,最近这三年多的时间。有一次,我不知不觉说出以后,我自己一激灵,你怎么把这话说了呢,能说吗?那时候我都不知道这话能不能说,自己挺害怕的,你怎么这么说呢?但是我就第一次说出以后,就好像这个门我就开了,我以后就大张旗鼓的说,我今生一定能成就。就一点没有不好意思,没有担心,没有怕人家说,说你吹牛,这想法一点没有了。就响当当、光明正大说,我今生一定能成佛。这是我选择了念佛法门之后,第一个突出的体会。

第二个突出的体会

我选择净土法门是根据我自己的根性决定的。因为我听师父讲《无量寿经》说了,老法师说他自己,我不是上上根人,我也不是上根人,我是中下根人,这是师父自谦,是这么说的。我一想师父他老人家都是中下根人,中下根人选择念佛,念阿弥陀佛,那我比师父差远了,我是下下根,甚至有没有根我都不知道,那我更得选择这个法门了。所以我就想,我和我的根性对号,我自己就对个下下根人选念阿弥陀佛。师父说这个最把握,最稳妥,不出偏。我寻思我傻,干脆咱们找一个把握的,一个门的心思念下去吧,它不出偏,身边不用有人看着我。尤其是我听到谛闲老法师那个弟子锅漏匠,人家念三年阿弥陀佛站着往生了,我更坚定我选对了。所以这个我就想,人家不有那么一句话嘛,说药不分贵贱,能把病治好那是好药,你得对你的症,是不是?你花再多的钱,买再多的药,你吃了不对你这个病症,不但不能治好病,还把病治大发了。我所以说,我就这个阿弥陀佛,因为啥?简单,就这四个字,好记。你要是其他的,我记不住。所以傻人有傻命,就碰着一个这么好的法门,就让我遇到了。所以我说,我的根性决定了我选择净土念佛法门。

第三个,我的感受

老法师说,在这个时代,咱们这个时代不是乱世嘛,乱世又逢乱年,说在这个时代你修行,如果你不能够兼善天下,你就选择独善其身。我对这个兼善天下和独善其身,我可真研究了,什么叫兼善天下,什么叫独善其身。我说师父说这个话肯定对我们是有用处的,那我得把它弄明白。师父说,如果不能够兼善天下,要独善其身,关起门来在家念佛,衣食住行越简单越好,佛菩萨是没有一个人在这方面求人的。这一段,我刚才念这段话,是师父讲经时候的原话。我再给大家读一遍,说在这个时代,如果不能够兼善天下,要独善其身,关起门来在家念佛,衣食住行越简单越好,佛菩萨没有一个人在这方面求人的。那在哪方面求人的?就告诉我们在衣食住行。衣食住行越简单越好,你干什么要求人呢?没有求人的必要。比如说,现在我一天一顿饭,一餐,我这一餐现在吃的,比原来我吃两餐时候其中的一餐量还少,我还觉得我能量足足的。后背像背一个小暖气像有个开关,随时它一开开,我满后背是热气。那你说这怎么回事,奇怪!用老百姓的话说,真奇怪!用佛家的语言说,妙极了,妙极了!那只有我自己能感受得到。你说冬天我出去绕佛,穿上那很单薄的衣服。所以小刁她们去了,都再三嘱咐我,出去绕佛,一定要穿厚了,下雪了,天凉了。她们嘱咐她们的,有时候我自己知道我冷不冷、热不热,它不冷!那你干嘛要捂那么厚实啊?所以这个东西,你把这个道理弄明白以后,你自己那个超脱、那个自在,只有你自己能体会得到。

  人活到这个分上,活出潇洒来,活出自在来,我庆幸我没有白来到人世间走这一回,没糊糊涂涂的来,糊糊涂涂的走。如果说我来的时候,我不知道咋回事,我走的时候,我一定明明白白的走。师父告诉我,关起门来在家念佛。那时候我没听到师父这个话的时候,我是这么做了;后来听了师父这句话,我自己一下就哈哈笑了,太巧了,师父说的我已经做了,我和师父说的对上号了。你说是巧合?我不是说先听了师父这个话我后这么做的。那说实在的,十年闭门在家里听经念佛,我告诉大家,一个是耐得住清贫;第二个,耐得住寂寞。这两个你能不能耐得住?有的同修他不清贫,谈不到耐清贫,但是第二个耐寂寞,你能不能耐得住?我是两个我都要承受,耐得住清贫。以前我不是说过嘛,我清贫到什么程度?没钱买菜,我挖野菜吃,给小刁都挖得心难受了。我自己什么感觉没有,很平常嘛。挖那个野菜挺好吃的,还挺有营养的,我认为。还简单,还不用花钱,上野地里去一挖,挖回来就是菜了。我清贫那关,我根本没感觉到我是过关。

  寂寞,你想我一个人在家,人家老伴、孩子们该干啥干啥去了,就我一个人在家,我在家就是听经、就是念佛。一开始有孤独感、有寂寞感,尤其病到那种程度,大夫又说我随时面临死亡,真是希望有一个人能守在我的身边,陪着我。但是我没有那个条件,没有人陪着我。所以我那个孤独寂寞的关,大约过了一年左右的时间。一开始心里特别难受,觉得怎么能是这样?在这种时候,没有人能多跟我说几句话,问问寒、问问暖。这是心里对家里人的一种渴望、渴求。但是一年以后,这关过去了,他们要回家在我跟前,我还觉得闹哄哄的。寂寞关、孤独关过完了,所以我的清贫关和寂寞关全都过去了。这个关过去以后,现在后来就不存在过这个关了,它都很自然的了。那个时候我不知道兼善天下,我也不知道独善其身,不知道这个词,因为没看见师父讲这个。但是我那个时候,我关起门来在家念佛听经,应该说我在做后一个,就是独善其身,我管好我自己。那个时候还不知道我今生一定能成就,一定能回西方极乐世界,那都没有呢。就是一个特殊的、特定的环境,把我逼到了佛门里,而且让我一步不停往前走,就走到现在。

  后来我见到师父以后,师父在讲经的时候,我记得很清楚,就是刚开始启讲《大经解演义》。44号我到香港,45号师父开始启讲《大经解演义》,我也是在师父录像室里听师父讲的。那个时候听到师父讲独善其身,兼善天下的时候,我清清楚楚记得,我坐在师父的右前方。师父讲到兼善天下,独善其身的时候,也可能是无意,是我动心了,师父拿眼睛看了我两眼。我当时的领会就是,这两句话,师父是对我说的,是对我说的,我真是这么理解的。所以我后来为什么使劲去研究这两句话,要把它弄明白,恰恰就说这两句话的时候,师父瞄了我两眼,我就觉得师父在对我说,我应该这么做。所以现在有人说,刘老师闭关。我跟你们说,我没有闭关。闭关,不是谁都可以说的,闭关是要有条件的,我根本不具备闭关的条件。等以后你们知道什么叫闭关,你们就知道我说这个意思是正确的了。我没有闭关,我是闭门谢客,潜心听经念佛。我就这几个字,闭门谢客。因为我不闭门谢客不行,找我的同修们太多太多,推不开门。所以这样她们也静不下来,我也静不下来。我现在给我自己的任务是什么呢?我必须用静下来这个给大家做个样子,刘老师静下来了。师父不是让我给大家做样子吗?那我静下来了,我潜心念佛,你们是不是也静下来潜心念佛?你要学得一个样,一件事一件事来学。

所以我现在坚持,尽管有同修对我这个做法有异议、有看法,甚至有像抗议一样,就呼吁我走出去,走出去。我不为所动,因为我知道,我选这条路是对的,我现在要做的,必须得让我自己静下来。一个是我把师父讲的东西我听明白,我听不明白,我怎么跟大家说?我那是不负责任,如果我那样做。我把师父讲的我听明白了之后,就像现在这样,我把我的体会,经验也好,教训也好,我说给大家听。这是一个。

第二个,我现在要求我自己做的,就是把师父讲的,我听明白的,我把它做出来。因为师父他老人家一再说,学佛人你要把那个样子,怎么学佛做出来让大家看,你光说不行。你光说你不做,他没看着真的,他不相信。为什么去年我自己想往生?我真真实实的就是想给大家表这个法,做个样子。因为同修们总是担心,真能活着往生吗,真有极乐世界吗,真有阿弥陀佛吗?我当时想,谁来表演?我自己想,你是不是自己不谦虚,你认为你能表演?但是我实实在在的就认为我是最佳人选,我来表演。甚至那一次在香港,我面对同修坐在这儿讲课的时候,我真是那个可是妄念,我真希望阿弥陀佛那个时候来接我,我就在讲台上我就往生了,活着走了。阿弥陀佛来了,我跟大家一招手,我告诉大家,阿弥陀佛来接我了,我去极乐世界了,咱们极乐世界见吧。我非常希望有那个场面出现,让所有的同修,(因为我面对镜头),让大家看,真有这个事,真可以活着往生。你看刘老师她在讲台上正在给大家讲课,佛就把她接走了。但是这个没实现,也可能因为是我的妄念的问题吧,阿弥陀佛就没批准,就没把我接走。

  我回去以后我就跟我姐姐说,姐,现在需要个表法的。我姐说什么法?我说表活着往生的法。我就笑呵呵的跟我姐说,姐,我觉得这个事好像我是最佳人选,我做最合适。我的意思给她透露点消息,你别这个妹妹突然走了,我姐承受不了,她特爱哭,她性格懦弱。我姐当时,这回她不懦弱了,她说那不行,师父还给你任务了,你任务没完成,你不能走,我来演——就这三个字。我说这三个字对我来说,就像那个金砖落地的声,落一下一个声,落一下一个声,三个字,三个金砖落地的声,真是铿锵有力。我寻思这么一个窝窝囊囊的老太太,她要演,说实在的,我没往心里去。没想到,说这个话可能也就一个多月,人家老太太就真演了,而且演得那么好,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我知道我姐说话算数,能演这个我知道,但是演到那种程度我不知道。怎么能演得那么逼真!就她告诉我的那几件事,我后来想,我当时为什么没往心里去,我没琢磨琢磨呢?我要琢磨,我可能做点什么准备工作,我姐这个往生录像,不至于录到这种程度。因为我原来连录像的那个想法、念头都没有,后来是冥冥中提醒我,照相、录像有用。我还不知道这六个字什么意思,给谁录?给谁照?后来我一想,可能给我姐吧。

  我临时找的小宋,我说你上大姐那儿,需要你照你就照,需要你录你就录。就是在那种情况下,三个人都是半路出家,不是什么专业的摄像师,那个机器也都是自己拿着玩的那种,根本就不正规。所以那个光盘怎么出的?就是三个人录,看看这段谁录得最清楚,张三录得清楚,这段用张三这个;说那段李四录的那个清楚,这一段用李四那个,就是这么的。所以在我解释的时候我说,这个光盘因为我们技术比较差,设备那就更差了,所以录出来这个像效果就不好。你看整个说话声,什么都能听得清清楚楚。你说当时都不懂到啥程度?那要想给我姐把像录下来,是不是应该戴着麦克,给她戴到跟前?她说,这不就录下声音就大嘛。没有。我姐在床上那个角躺着,那个录像的在墙那个角,正好这么对着,离老远了。虽然十多米,那个房子正好这个角那个角,她没有这个麦克。

后来我听说光盘传给佛陀教育协会以后,师父说了,技术差,机器也差。我说师父说对了,确实是。因为咱们那个录像看着都没有杂音,特清楚的,冷不丁儿看那个录像,那真是有点看不惯。怎么乱糟糟的呢?你看满屋都是人,挤得是坐着没地方,站着。有的同修就是给我姐那屋站着念佛,一下子十几个小时不下班的,就站着念佛能念十几个小时。就是这种情况下,我想给大家做出这么一个样子,对后世可以说留下了一个永久的纪念吧。尽管那张光盘效果是那么糟糕,不太好,但是你总能看出那影儿。

我特别欣慰的就是,我姐往生,就是活着往生的那一段。那一段我告诉大家,那是那佛友善巧方便偷著录下来的。因为当时不让念佛,不让录像,都给撵跑了。后来就这个佛友她假装把机器关了,她站到一边去了,她没站在机器跟前。那意思就是,不是不让照嘛,那我没照,我们把机器关了。实际她没关,她那机器偷着开着呢。那一段,就我姐往生,你们看,最后跟大家说,我已经上莲花了,我已经站在阿弥陀佛身边了,西方三圣在太阳的旁边。完了后来不是双手合十嘛,谢谢大家来为我送行,感恩!就那一段最珍贵的,就是用那个机器偷著录下来的。如果没有那个善巧方便,那一段要录不下来,那可是太大的遗憾了,那是最宝贵的一段。尤其是我姐最后走,头一歪,最后的那个笑容、那个笑脸,真像刻在我脑海里一样。

所以说,我们做的每一件事,只要为众生有利,那咱们就去做。所以你在不能兼善天下的时候,你先把独善其身做好,然后你有条件了,因缘成熟了,你会去做兼善天下的事了,那就两全其美了。现在,可能我的任务,大概师父对我的要求,你光独善其身不行了吧,你得兼善天下了。所以师父推着我,就是同修们期望我,也得让我不得不兼善天下了。我本来想我没那么大能力,现在我想了,不管你有没有能力,你有一分力使一分力,有十分力使十分力,反正你得听师父的话,你能做的你一定要努力去做。

我在生活这方面特别简单,你看,刚才我说我吃一餐,一餐还吃那么量少,只要我老伴有菜,我自己都不用菜。馒头和白开水也是我的一顿饭,馒头蘸点酱油也是我的一顿饭,有点咸菜也都可以了,非常简单。那我用求人吗?我穿的一件衣服我能穿个十年二十年,我根本不需要今天换衣服,明天换衣服。我现在身上穿这个衣服是我姑娘的,她穿了十几年淘汰下来了,我就捡来了。我大概又穿了不下七八年了,所以这个衣服可能都二十多岁了。你现在看我穿着不也挺好嘛,它也不破,就接着穿呗。你说吃穿这么简单,用更简单,只要,(我就三个条件,我现在都具备),有吃饭的地方,有睡觉的地方,有念佛的地方,都够了,其他的我什么都不需要,你说多简单。你要是欲望特别高,你就得求人,你不求人你达不到哇,你自己做不到,你不求人吗?我不需要求人。所以不求人就非常快乐,没有压力。如果我们修佛的同修们,你既能够独善其身,在这个基础上,你还有能力去兼善天下,这两者你都能做,那何乐而不为呢?我希望大家努力朝这个方向努力。

但是有一条,我要强调的是,你一定要有把握我今生一定能成就自己,如果没有这个把握,你不要去空想我要兼善天下,不可以。这个顺序一定是独善其身,先把它做好,你有把握了,我今生一定能成就,我一定能亲近阿弥陀佛,你就可以去做兼善天下了。如果没有这个把握和能力,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先把你自身成就的问题把它搞明白,这个顺序千万不可颠倒。不管别人说什么,你自己知道你现在在什么水平上,你达到了什么境界。千万不要因为别人说让你如何如何,你就跑过去了,最后把自己这一生应该成就的这个大事把它丢掉了,那你就损失太大了。一定要注意这个事,自己把握自己的命运。这是我说的第三个方面,我修学净土的一个体会。

第四个体会

有人问我,为什么修净土的这么多,(咱们接触的是不是都是,基本上都是修净土的同修),他们说修净土的这么多,为什么听说往生极乐世界的那么少?

这个师父在讲经的过程当中已经多次讲了,你们这一段可能是听说过。老法师讲的时候说,有人问,善导大师说这个法门是万修万人去,那现在事实恰恰不是这样的,修的人多,去的人少。这是怎么回事,和善导大师说的是不是有矛盾,和经教里说的是不是有矛盾?可以肯定的告诉大家,善导大师说的一点没有错,这个法门确实是万修万人去,关键是你怎么个修法。

我们现在修行和古人比起来差得太远了,古人修行成功的多,我们现在修行成功的人比较少。因为什么?三点,一个是善根,一个是福德,一个是因缘,这三条必须得具备。必须得具备,就像三资粮似的,信愿行三资粮必须具备一样,善根、福德、因缘这三者也是缺一不可。我们现在什么具足了?因缘具足了。为什么说因缘具足了?你得人身,这是因缘;你闻到佛法了,这是因缘;你闻到净土念佛法门了,这是因缘;你遇到了净空老法师,这是因缘。所以在因缘这方面,我们什么都不缺,具足了。缺的是福德和善根,这两条你一定要缺啥补啥,尽快把它补起来。然后这三个都具足了,你肯定往生极乐世界。去的人少,是因为这三条不具足。记住是足,一定要足才能去!那你具足了一个,那两个不具足,去不了!这就是去的人少的一个原因。这回我听师父讲经我听明白了,我把这个也告诉大家,大家不要再问了。为什么去的人少?就是善根跟福德不具足。至于善根是什么,福德是什么,我记得我有一次讲课专门讲了这三条,什么叫善根,什么叫福德,什么叫因缘。大家听听我以前讲的光盘,就把那两个弄明白了。

  最大的问题在哪儿我们去不了?就是这个字,这个是我们学佛人、念佛人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最大的障碍,最大的障碍!这个疑还真难办,你想让他不疑,难!如果不难的话,佛就不会说末法众生刚强难化了。你看不但难化,而且是刚强难化。三千年前,佛就看到了今天的末法众生是怎么一个状况。所以这个疑,就是这刚强难化的非常重要的一个原因。我们现在老法师每天讲四个小时经,就是到现在为止已经讲了五十五年了,在做什么工作?在做着化的工作。众生不刚强难化吗?难化也得化。释迦牟尼佛讲经四十九年在化,做化的工作,老法师五十五年是不是也在做化的工作?那下面还需不需要化呢?继续得化。所以再难化也得化。

疑在哪儿?第一,你对经教疑不疑。对我们来说,就是你对《无量寿经》会集本有没有一丝一毫的怀疑?你有一丝一毫的怀疑,这部经对你来说,一点作用没有。你说我大部分我都承认,就某某地方、某某地方我有点疑问,这个你都成不了。百分之百的一丝一毫的都没怀疑,这部经,肯定是度你今生成佛的第一经。

第二个,你对你原来本身就是佛,未来一定能成佛,你坚定信心没有?你相不相信你自己一定成佛,而且一定今生成佛?你总想问别人,你看我今生能不能成佛?你这一问就糟了,你这一问就说明你没有信心,你怀疑你自己了。你怀疑你自己,你自己肯定今生成不了佛。所以我告诉大家,千万坚定不疑的相信,你今生一定能成佛。这是我说的第二个,选一个法门。

第三,确定一部修学的经典

这很明显,做为我们来说,我们选择、确定的这部经典就是《无量寿经》会集本。现在《无量寿经》会集本争议的风波是越来越小了,是一件大好事,就是认可这部经的同修们越来越多了,这真是一件好事。认识的人越多,得救的人越多,它不是成正比的吗?所以我听前天师父讲课的时候说了这个,说现在国家宗教局已经正式承认《无量寿经》会集本了,这个以后就提供了很大的方便,这真是一件好事。我很庆幸,我从二000年开始接触了《无量寿经》,就再没有改变过,这真是佛菩萨在加持我。

这个,我以前每次说的时候我都这样说,告诉大家,有的同修问,说我读《佛说阿弥陀经》可不可以?可以,《佛说阿弥陀经》是《华严经》的小本,《无量寿经》是《华严经》的中本,《华严经》是大本。《华严经》《无量寿经》《佛说阿弥陀经》是一部经,大中小本。所以你选择读《阿弥陀经》没有毛病,你就坚定不移的读,但是一定要一门精进长时薰修,你读《阿弥陀经》,你就坚持读《阿弥陀经》,不要再改。读《无量寿经》,就读下去,也不要再改。在这之前,就是现在,也避不可免的,可能是还有人怀疑,或者是反对,或者是排斥《无量寿经》会集本。为什么?师父给我们答案了,为什么有人会继续反对《无量寿经》会集本?障碍,这是他自己的业障,这是反对者自己的业障。把这个问题给我们说明白了。他的业障怎么办?他一定要自己来消。我们不要对他有排斥、歧视的心理,我们要给他做正面的工作,念佛给这些个同修们回向,希望他们早一天省悟过来,不要再谤佛谤法谤僧。我们应该做这样的工作。

  师父说,比如说夏莲居老居士会集这个本子,用了十年时间。那夏莲居老居士绝对不是一个凡夫俗子,师父不是公开的告诉大家了嘛,夏莲居老居士是普贤菩萨再来,然后黄念祖老居士是观世音菩萨再来。观世音菩萨来到这个人世间,就是为了给我们做这个《大经科注》,这个集注,花了六年的时间的这本集注。老法师多少次赞叹这个会集本,赞叹这个集注,我们大家都听得一清二楚。咱们再想想,现在正在弘传这部经的,弘传这个集注的,不就是咱们净空老法师吗?那老法师是怎么回事,我们不用去琢磨了吧,不用去评价了吧。如果有的人说,刘老师,你是不是又替老法师抬轿子、吹牛了,你是不是想说老法师是再来人呢?我从来没说过这个话,我说我们大家,包括在座的,每个人都是再来人,是不是?有人说,刘老师,你是再来人?我说对,我是再来人。我说你也是再来人,只不过你从哪来的不知道。那你说来这个人世间之前,你是不是有一个地方是你待的地方?然后你才能来到这个人世间。你是不是再来人?你也是。从地狱来的,也是再来的;从鬼道来的,也是再来的;畜生道来的,也是再来的;佛道来的,天道等等等等,都是再来人。我们不用去抠着这些,我们就是说,不是大菩萨再来,能会集这么好的善本吗?你们读《无量寿经》不心生欢喜吗?听老法师讲集注不心生欢喜吗?什么样的人能够把这个集到这种程度?是集到这种程度!不是他本人说的,对不对?什么样的人能够一生讲经说法不做第二件事?反正在我这个六十几年的生命当中,我接触的就是咱们老法师一个人,进佛门六十三年吧?再一个,讲经说法五十五年,我没听过第二个人。所以你说咱们幸不幸运?

  后来我姐姐往生之后,我给大家说,如果不是我姐,我可能坐这儿说更理直气壮些,因为是我姐,我稍微有点顾虑,这可能也是我的私心杂念。你说得太大了,人家说,你又替你姐开始抬轿子、吹捧了。后来我一想不对,我该说的我得说,不是因为她是我姐我才这么说,我抛开她是我姐,我就当她是我的一个同修,她能做到这种程度,我就说,她就是来作证的。所以我告诉大家,信解行证,夏莲居老居士,黄念祖老居士,咱们的净空老法师,我姐姐刘素青居士,四个人,信解行证具足了。我们净土法门可以说什么都不缺了,道给我们都铺好了,甚至红地毯都给你铺上了。我们就踏踏实实消消停停在红地毯上一直走回咱们西方极乐世界的家门。你说我们是不是最幸运的一代人?尽管我们生在乱世,生长在这个乱年,但是我说,我最起码说我自己,我说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幸运的人,最好的机缘让我碰到了,我今生我就成佛去了。你说还有比这个事更重要、更大的事吗?这是第三个一。

第四个一,依止一位明师

依止,依靠的依,,停止那个止,这两个字。依止一位明师,明白的明,不是成名的名。我不是说大家都得依止净空老法师,你学不同的法门,有不同的师父嘛。就是不管是哪个法门,你如果是依止一个明师,你会走得更顺畅一些。就像上午我说,你听师父讲法听得多,他们讲得不一致,你会糊涂的,你不知道选择哪个师父对。你就依止一个师父,而且你认识到了这个师父是明师,你就一路跟下去,没错的。你看咱们多么有幸认识了老法师!老法师就生活在我们这个时代,我说百千万劫难遭遇。百千万劫难遭遇的一位明师,一位真正的高僧大德,就让我们遇到了。你说你今生不成佛你冤枉不冤枉?老法师是我心目中明师,为什么这么说?接触老法师三年,我第七次见老法师,我是从老法师身上看到那闪光的东西,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我就觉得,我这一生遇到了师父,真是千年万载的机缘成熟了。师父以前就是我的老师,不是前生前世,多生多劫师父就是我的老师,我就是师父的学生。只不过我是个不听话的学生,喜欢蹓躂、淘气,所以蹓躂来蹓躂去,多少劫过去了我也不知道。蹓躂到现在,这一生这一世,师父把我逮住了,所以我想逃也逃不掉了,乖乖的跟师父回家。所以我一直说,紧随师身后,一起回家门,师父回极乐世界,我肯定我也回极乐世界。你说那面极乐世界有爸爸妈妈、有姐姐在等着我团圆,这面有师父在领着我,然后我走的时候,释迦牟尼佛再送送我,阿弥陀佛再来接接我,你说,所有的最美妙的事不都叫我碰到了吗,还有谁能超过我幸运?太好了!不是说我能这样,你们每个人都可以这样的,好好念佛,人人都可以做到这一点。依止一个明师,这是第四个一。

第五个一,明确一个方向

这个简单,东西南北,大家都认识吧,西方,认准一个方向——西方!这是第五个。

第六个一,坚守一个目标

那这一个目标,方向明确了——西方。干什么去?到极乐世界去亲近阿弥陀佛,这个目标是唯一的目标,不待更换的,不待半途而废的,一路走下去,不达目标绝不罢休。这是第六个。

如果你选择了去西方极乐世界,去亲近阿弥陀佛,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你是真实慧——真实慧啊!你是真实功德,你是真实成就,你看三个真实。智慧你得到了,真实智慧你得到了,真实功德你得到了,最后的结果,你得到了真实成就——成佛了,那肯定是真实成就,其他没有任何一个成就能超过这个真实功德,成就自己菩提之路,作佛去了。我们今生修行的目标不就是去成佛吗?所以这个目标一定要坚持到底。用什么方法达到这个目标?阿弥陀佛,四个字别忘了!所以方向明确,道也选对了,用什么方法你再掌握了,你说你还缺啥?什么都不缺了,你就是往前走了。这是第六个一。

第七个一,把握一句阿弥陀佛佛号

一句佛号,别的东西统统可以撂下,唯独这一句佛号——阿弥陀佛,千万千万千万不要放下,一定要念这句佛号!至于念这句佛号,它最后的功德有多么大,对你有多么大的利益,当你亲身体悟到的时候,你会感激我的。你会说,哇,感谢刘老师,她再三再三再三提醒我们念阿弥陀佛。因为我念阿弥陀佛受益了,我希望我所有的同修们都念阿弥陀佛,都和我一样受益,享受到学佛的那个享受。慢慢的,咱们再享受享受最高享受,你说多好!所以今天跟同修们闲聊的时候我说,念佛真好啊!我都不知道用什么话来表达出来。因为什么叫法喜,什么叫法味,我现在可以说尝到了一点点。就这一点点,我都欢喜得不得了,你说你要完全尝到了那种法喜法味,那得欢喜到什么程度?到那时候,咱就回家了。

我念佛这么多年,坚持这七个一,这应该是我这么多年我逐渐总结出来的,不是说一开始我就知道这七个一的。这就是我这么多年学佛的一点积累,我把它总结七个一

 

恭录于刘素云老师《菩提之路(第三集)——识一守一 成功祕诀》 2013年12月10日

 

 


[狮子吼净土专修网] www.amtb-shizihou.org 2011-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歡迎轉載流通 功德無量 E-Mail:amtbshizihou@126.com    吉ICP備16003483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