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因果教育

《现代因果报应录》文字版(1-5)

时间:2015-05-31 13:43:29   作者:道昇居士编著   来源:网络 后校对   阅读:1617   评论:0
内容摘要:《现代因果报应录》(道昇居士编著)序言轮回篇一、三生石上话前因            二、书到今生读已迟   三、四岁男孩说出前生是他舅父       四、她,断气十余小时起“死”回生五、田三牛记得前生事           六、化鸟记地狱篇七、还魂记 健           ...

《现代因果报应录》

(道昇居士编著)

 

  序言

   轮回篇

一、三生石上话前因            

二、书到今生读已迟   

三、四岁男孩说出前生是他舅父       

四、断气十余小时起“死”回生

五、田三牛记得前生事           

六、化鸟记

 

 地狱篇

七、还魂记                

八、法医杨日松博士奇遇记

九、六道轮回真实不虚           

十、鬼闻令名发心受戒

十一、表堂发露疯僧病愈           

十二、一件奇异的凶杀案          

十三、朱秀华借尸还魂记          

十四、借尸还魂记实

十五、地狱报应故事

 

 恶报篇

十  六、活捉生魂              

十  七、人畜轮回

十  八、三世猪身              

十  九、现世果报

二  十、常住之财戒侵损           

二十一、屠刀--现实的因果报应

二十二、徐应男入梦求伸冤          

二十三、张氏妇嗜蟹得现报

二十四、精神狂乱学狗吃粪           

二十五、结伴杀蛇各受其报

二十六、身挨猪刀剖腹断肠           

二十七、狗魂索命日夜不宁

二十八、牛魂索命佛法度化           

二十九、三次受伤花光钱财

三 十、历劫残生屠夫回首           

三十一、引人杀狗偿命暴亡

三十二、嗜食鸟肉死状奇特           

三十三、犬身龟首破戒现报

三十四、爆竹起火烧焦惨死           

三十五、猪魂作祟屠夫受报

三十六、牛肉与子锅里共煮          

三十七、七孔流血叫声如鸭

三十八、千里追踪大黄复仇           

三十九、鸡贩鱼贩恶报三则

四 十、疮作人形旁现猪蹄          

四十一、屠牛残酷三代不安

四十二、厨师之子生而断指          

四十三、烧死猫母六子软骨

四十四、诞生怪婴天理彰明           

四十五、生而畸形报应无情

四十六、射鱼鱼叉戮死亲儿          

四十七、一刀数命三子身残

四十八、狗魂索命连死两胎          

四十九、一家三口灭绝无后

五 十、连死五人情何以堪          

五十一、杀业深重两家破亡

五十二、林口厨师命案的省思         

五十三、善恶之报如影随形

五十四、一位高中教师的果报和忏悔      

五十五、堕胎与强暴伤人的果报和悔改

五十六、逆子断手而亡            

五十七、见死不救转世为猪

五十八、残杀弃婴爱儿跌毙          

五十九、为富不仁神秘暴毙

六  十、贪图暴利横死山谷           

六十一、刻薄欺贫惨死街头

六十二、奸商家破财尽人亡          

六十三、不信因果及不孝不义的下场

六十四、肇事不赔女儿成植物人        

六十五、寡妇不孝猝死归阴

六十六、两舌谤僧车祸失明          

六十七、贩猪灌水胃病积水

六十八、冤狱报应              

六十九、丧天害理遭雷击

七 十、窦芳转眼成痴呆           

七十一、杀生果报顷刻万死

七十二、钓鱼恶报善恶分途          

七十三、猎鸟取乐坠崖鸟啄

七十四、猎鸟得病念佛消业          

七十五、捕鱼捉虾身后受报

七十六、侵吞常住物来世披毛还        

七十七、嫁祸他人自食恶果

七十八、邪淫者的暴毙            

七十九、乱伦的悲剧

八 十、叔嫂乱伦家破人亡          

八十一、邪淫寡妇断颈丧命

八十二、邪淫人妻暴毙床上          

八十三、婚外邪淫割喉索命

八十四、邪淫受贿现世报应及忏悔

 

   善报篇

八十五、地藏菩萨灵感记             

八十六、救人命者寿延三纪

八十七、恽铁樵耳聋闻念佛            

八十八、金志骞久瘫忽能步

八十九、林佩熙还阳化姻亲            

九 十、王宠惠大叫拒裸女

九十一、王夫妇义救孤儿             

九十二、赈灾点滴不贪延寿

九十三、救狗一命获得善报的真实故事       

九十四、余蜀华小姐婚事受阻的前因

九十五、真实的梦                

九十六、匪徒抢劫刀下留命

九十七、全街火灾素食馆免            

九十八、高压电殛大难不死

九十九、一饮一啄莫非前定            

一00、福至心灵消灾免难

 

 

《现代因果报应录》文字版(1-5) 

  

序言

 

印光大师说:“道德仁义,乃吾人本具性德;因果报应,实天地化育之大权”。

各人气质禀性不同,根机深者,自然能恪遵道义,能尽做人本分。但若宿生习气重者,则障蔽性德,以致心念、口说、身行都与道义违背。可是由于他听到福善祸淫(行善得福,作恶受祸)道理,及见到善恶报应之事,没有不战兢惕厉、自修反省希望获福而免祸。故知天地以福善祸淫,为摄得众生遵守道德仁义之大权,圣人本着天地之心,来行教化。故惠吉逆凶——顺理而行则吉祥,逆理而作召凶恶;五福:长寿、富贵、康宁、好德、善终;六极:短命、疾病、忧愁、贫苦、恶事、耗弱。作善降之百祥,作不善降之百殃,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之说,屡见于经上。其用意是感发人之善心,惩罚人之放佚。所以因果报应之吉凶祸福,就是你是否奉持或违背道德仁义真伪实验,既知是实验,则想为善便要更加勉力,以致于成;想为不善遂生恐惧,有所不敢。所以提倡因果报应,乃是仰承天地圣人之苦口婆心,以成就世人本具道德仁义之性德也。若你以为因果报应为渺茫无稽,不但违背天地圣人之心,自己这种邪知邪见,将来也将永堕恶道。若没有因果报应,则上智之人不肯立愿用功,努力修德;下愚之人无所忌惮,敢于造恶,那这样天地圣人化育之权便不能表彰,我们本具性德,也隐而不现,这是灾祸的来源。因果报应提倡如此重要,但是世间圣人论此都语焉简略,而且只说今生及子孙,而对于未生之前,死了以后,及从无始以来、众生随着罪福因缘,轮回六道,均未说明清楚。以致造成见识浅薄的人,虽然每日读圣人因果报应之言说,心中仍然不信因果报应。而佛法则不同,它不仅指出我们心性智能不可思议之理,也强调了三世因果微妙之事。举凡格物致知诚正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世间法道理,及断无明证佛性了生死之出世间法,均完备具足。所以佛家讲到遇父言慈、遇子言孝、兄友弟恭、夫唱妇随、主仁仆忠、各尽本分则与世间圣人所说没有任何差异;但佛家提到前因后果,则是世间圣人所不能及。我教众生尽义务本分,只能教导上智之人,而不能制服下愚之人。若大家均知道因果报应,则善恶祸福,清楚像观火,有谁不想趋吉避凶,免祸而获福呢?若有外表像善相,实际上是暗存恶心,而行恶事,自以为别人不知,有何妨碍。却不知道我们这一念心,与天地鬼神,及诸佛菩萨之心,息息相通,我们起一心念,他们无不了知。故说:“人间私语,天闻如雷;暗室亏心,神目如电”。故周安士说:“人人知因果,天下太平之道;人人不知因果,天下大乱之道也”。

佛法说三世因果:“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来世果,今生做者是。”一般人认为佛教说前世来生看不见,是迷信,眼见才是真实。那周公、孔子、我们曾祖父、祖父,我们没见过,为什么我们说他们是存在实有呢?水中月、镜中像,我们眼前看得见,这是真的吗?世人认为转生投胎是看不见,那我们吃苹果,种子从何而来?大家都知道“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事实,因果何尝不是如此。

世人如果认为眼睛看不见就说没有,那我们眼睫眉毛均看不见,为什么不说没有呢?要知道,“因果”就是一面镜子,看看自己习气、毛病、嗜好、今生遭遇、命运就是您自己因果写照呀!台湾光复前,某地民众跑防空洞躲空袭,当时一位妇人及小孩,因小孩哭声而被赶出洞外,结果空袭炸弹不偏不倚把山洞内的人全炸死,该妇人小孩幸运逃过一劫。本来她以为是祸,结果变成福,请问这炸弹是谁在推?该妇孺被逐出洞外,是谁在推?当然是“业力”呀!这“因果”不是很明显吗?其实在这世间到处都有因果故事发生,只是大家“隐恶扬善”罢了!佛在经上说,人不是只有一世,若只有一生、死了就完了,那就简单,但问题不是如此。人都有来世,一切有情也都有来世,欠命要还命,欠债要还债。佛说因果通三世,今生果报是前世修来,前世造善因,今生就得善果,今生所造善恶业,果报在来世。三世果报到临终一剎那就看到。经云:“假使百千劫,所作业不亡,因缘会逢时,果报还自受。”“汝负我命,我还汝债,一世因缘,经百千劫,常在生死。”还债时候,不是少一点,便是多一点,来世再互相追讨,永远扯不清。世尊成佛都还有三个月“马麦之报”;后汉安士高大师,两次来中国还命债,过去生误杀别人,今生也被人误杀,修行证果还要还命债,何况迷惑颠倒无修行造业众生,这个事实真相明白,心就平了。因果报应,分毫不差,你还敢造恶业吗?

《太上感应篇》说:“善恶之报,如影随形。”人心有善恶,报应如日光照身影,身正影正,身斜影斜,没有任何闪失。种善因得乐果,造恶因得苦果。但世间人看到有人行善命运坎坷,有人造恶命高寿,认为没有因果报应。要知道世上没有数百岁之人,上天也有未即时了结的案子。全善全恶的人少见,时善时恶的人最多,众生心念随时会改变,所以上天报应也会衡量。有时报在本身,有时报在子孙,有的报在现世,有的报在后世,报应大小轻重快慢,经常变化转移,但分毫也不会有差错。俗话说:“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不要只谈目前,还要看究竟,有那一件事不是如影随形而得报应呢?东岳大帝门前对联:“阳世奸雄,忍心害理皆由己;阴司报应,古往今来放过谁?”地狱不是天造,也不是地造,是众生恶业所造,业何以能造地狱,业由心生,心能造天堂,也能造地狱,万法唯心造,世间没有一个人占到别人便宜,也没有一个人真正吃亏,三世一看很公平,心就清净了。

本书名为《现代因果报应录》,缘起是在西元(1)2001年9月26日恩师 净空老法师,睽违台湾四年首次回台弘法。老法师与艺文界陈居士见面,提起筹拍《地藏经》故事,当时老法师特嘱咐末学去搜集近代(西元1911年)民国以后所发生因果报应故事。因末学于几年前,拜读唐湘清居士所编《因果报应录》时,便发愿将来有因缘,希望能编一本与现代人相关因果故事。因末学平素就有阅读各种因果书籍及剪报资料。故于老法师离台前,便及时完成87篇《现代因果报应录》,敬呈老法师带回新加坡,交予善心人士以简体字版流通。结果因缘如此巧合,此书千里迢迢又回到台湾,由陈宜蔚居士发心倡印,大量流通。并由末学再补录13篇,合计100篇成为增订版(当然以后还会陆续补录)。本书分成轮回篇、地狱篇、恶报篇、善报篇。内容着重在杀生、邪淫报应,因众生习气最容易犯为杀淫二业,《楞严经》云:“是修行人,若不断淫,及与杀生、出三界者,无有是处。”杀、淫是轮回因果之根源。祝福本书流通,能消弭刀兵劫灾祸,于当今五浊恶世,不信因果轮回、邪正不分、道德沉沦、逆伦事件不断发生,杀淫恶业充塞世间,人心趋向乖戾,冀望本书能发挥振聋发聩、激浊扬清之警世教化作用。祈愿人人知因识果,忏悔业障,断恶改过修善、社会祥和安乐,天下无灾无难,念佛求生净土,是以为序。

 

岁次癸未西元二O O三、七、三十 地藏王菩萨圣诞

后学 道昇居士(黄柏霖) 谨序于台北

 

编者按1西元,即指公元。

 

【轮回篇】

 

一、三生石上话前因

钟石磐

《现代因果报应录》文字版(1-5) 

 

唐朝代宗时候的京都,河南洛阳城内,有一佛寺名叫惠林寺,原先是已故光禄卿李憕的府第,由其子李源捐献而成为佛寺。唐朝因安禄山叛变,东都洛阳被陷,李憕据守府中,不肯降贼,因寡不敌众而被杀死。他的儿子李源年少的时候,以贵族子弟,生活豪奢,交游甚广,嗜好音乐,善于歌唱,在当时很有点名气。但是自从他的父亲李憕死节之后,他心中非常悲痛愤慨!于是发誓:不做官、不娶亲、不吃肉,独身居住惠林寺中五十多年,成为一个在家修行居士。寺中住持圆泽禅师,善于经营寺产,且懂音乐,与李源成为知己好友,两人整天相对交谈,总是说个没完,人家亦不知道他们谈些什么。

有一天,他们两人相约去游历四川的峨嵋、青城二大名山。李源要经由湖北乘船从水路溯江而上,进入四川;圆泽要取道陕西的长安与斜谷,经陆路入川。二人意见不同争持了半年,李源的心事,圆泽能知道,而圆泽的心事,则李源不知,可是圆泽又不便讲出来,结果李源坚持他的意见,而且振振有词的说:“我已经发誓不做官,断绝与官场中人来往,现在怎么可以再去京都长安呢?要是遇见那批官场中人怎么办?他们还以为我改变了主意了。”圆泽听了他的这一段话,半天才叹口气说:“一个人的行动是不由自主的啊!”(意思是业力不能改变了)只好依照李源的话,向湖北进发。

船儿行到南浦地方,因为要准备上滩,于是天不黑就靠岸停船,从船舱望见岸上一个穿花缎衣裤的妇人,肩负着瓦瓮到河下来取水,圆泽一见她就流着眼泪说:“我不肯走水路就是因为怕遇见她哟!”李源不了解而又很吃惊的问:“我们一路上看见的人不少,为何您就怕看见她呢?”圆泽哭丧着脸说:“这妇人姓王,我应该做她的儿子,她已经怀三年了,因为我不肯来,所以她就很久生不下来,现在既然遇见了,那就不能再逃避,只好去投胎了。希望您以符咒相助,催生快产,请您在这里多留几天,帮忙料理我的身后事。到了三朝日,请您来王家看我,我以一笑作为证明。过后十三年的中秋月夜,再请您到杭州天竺寺外,我们还可以再度相见。”李源听完这一段话,心中非常后悔而又很难过,一边流着眼泪,一边为圆泽准备沐浴,更换衣服,一切完毕之后,到了傍晚的时候,圆泽当真死了。

李源使用催生符咒,使王氏妇人很快而又平安地生下一男婴,这便是圆泽的第二生了。等到三朝日李源去王家访问说明来意,要求抱出婴儿一见,王家立刻许可,当李源抱婴儿在手时,果然一笑,李源却不禁泪流满面,便将详细情形告诉王家,王家也就拿出钱来将圆泽安葬于山下。

李源亦无心独自游川了,于是转回洛阳,抵达惠林寺时,才知道圆泽早写了遗书,叫他的徒弟交给李源,交代后事。李源等着到了第十三个年头,便南下向杭州西湖出发,准备赴八月十五日中秋夜在天竺寺外相会之约。李源先到寺外等候,那晚月光明亮,忽然听到葛洪井旁传来歌声,只见一个十几岁的牧童头上挽了双髻,身穿短衣,骑在牛背,手持竹棍敲着牛角口唱山歌:“三生石上旧精魂,赏月吟风莫要论,惭愧情人远相访,此身虽异性长存。”李源一听到这只歌,知道牧童就是圆泽,便大声的说:“泽公您好!”只见牧童远远答话:“李公真有信用,这么远来辛苦您啦!不过您的俗缘还没有完了,请你不要过来,你我前途不相同,不能接近,如果您能精勤修行而不坠落的话,将来我们还有相见的机会,珍重!”牧童带转牛头,口唱山歌而去,歌曰:“身前身后事茫茫,欲话因缘恐断肠,吴越山川寻已遍,却回烟棹上瞿塘。”牧童的歌声渐渐远了,也不知他往何处而去,这牧童便是圆泽的后身。

李源于是转回洛阳,仍然居住惠林寺中,两年之后,有大臣李德裕向唐代宗保奏:李源为忠臣之子,很是尽孝,请予以官职。代宗准奏,封李源为谏议大夫。这便是李源所未能了脱的俗缘,但是,李源确实已经看破世情,淡泊名利,不肯就职,竟然老死在惠林寺中,死的时候,已经八十岁了。

 

 

二、书到今生读已迟

《现代因果报应录》文字版(1-5)

 

“书到今生读已迟”这句话是清朝(1)一位进士袁枚说的,他是说宋朝的黄庭坚(字山谷)的故事。山谷是江西省修水县人,在县志里记载着他的故事。他的诗书画,称为三绝,与当时的苏东坡齐名,世称苏黄。

山谷得中宋朝的进士之后,被朝廷任命为黄州——芜湖的知州,他就任时才二十六岁。有一天他在午睡,做梦走出州衙,来到一处乡村,看见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婆婆,站一家门外的香案前,桌上供着一碗芹菜面,口中喊叫人的名字。山谷走近前去,看那碗面还热气腾腾,似乎很好吃的,不自觉地便端起来吃。吃完回衙,一觉醒来,嘴里还有芹菜香味,梦境甚为清晰,但以为作梦而已,山谷还不在意。

次日午睡,再梦如昨,口中又有芹香,于是大感奇异,遂起身步出州衙,循着梦中道路行去。行至老婆婆家门外,叩门进去,正是梦中所见的老婆婆,问她有无在门外喊人吃面之事。婆答:“昨天是我女的忌辰,因为她在生喜欢吃芹菜面,所以我在门外喊她吃面,我每年都是这样喊她。”山谷问:“你女儿死去多久了。”婆答:“已经二十六年了。”山谷心想,自己正是二十六岁,昨天亦正是自己的生辰。遂再问她女儿在生的情形,家中还有些什么人?婆答:“我只有一个女儿,她在生喜欢读书,信佛吃素,很是孝顺,但不肯嫁人,到二十六岁生病死了,死的时候,她说还要回来。”山谷问:“她的闺房在哪里,我可以看看吗?”老婆婆手指着那间房说:“就是这一间,你自己进去看,我给你倒茶去。”山谷走进房里,只见卧床桌椅之外,靠墙有一个大柜还锁着。山谷问:“里面是些什么?”婆答:“全是她的书。”问:“可以打开吗?”婆答:“锁匙不知她放在哪里?所以一直无法打开。”山谷心中想了一下,记起锁匙的位置,便告诉老婆婆找出锁匙,打开书柜,发现许多文稿。山谷细阅之下,原来他每次试卷文章,竟然全在这里,而且一字不差。山谷此时心中完全明白,他已回到了前生的老家,老婆婆便是他前生之母,这个家只剩老母一人。于是山谷跪拜在地,口称母亲,说明自己就是她的女儿转世,然后回州衙带人来迎接老母,奉养终身。

山谷在州衙后园植竹一丛,建亭一间,命名“滴翠轩”,亭中有山谷的石碎刻像,自题像赞曰:“似僧有发,似谷脱尘,作梦中梦,悟身外身。”从这首像赞,亦可以证明山谷的转世故事,为真实不虚也。

这故事有五点值得研究:

(一)确实有轮回。山谷的前生,原是安徽省南部芜湖县乡村的女子,死后转生到江西省北部修水县的男身黄山谷。

(二)确实有业力。由前生种因,而来生结果。山谷前生喜好文学,遂有今生的诗书画三绝,所以清代进士袁枚说:“书到今生读已迟。”现今的天才儿童,应属此理。至于由女转男,且有功名,当为其信佛、吃素、孝顺、不嫁等业力而来,极为明显。

(三)确实有灵魂。人的身体是由地水火风四大假合而成之有形的肉体,但灵魂则是身体的主宰,乃是无形的,佛学上称为第八识,又名阿赖耶识。山谷在州衙午睡,灵魂仍会回去老家接受老母的芹菜面,因而促成再生的会合。阿赖耶识在唯识学上它是“去后来先做主公”的,当它离开芜湖乡村,飞向修水黄家,千里迢迢瞬息即到,飞行迅速且不谈,它何以偏偏找到黄家呢?佛学上说这是由于“业力”,但业力本身会有选择的能力吗?这又使人费解了。后来读了《地藏经》才知道,原来举首三尺,便有神明,在虚空之中,有很多鬼神鉴察善恶,人世间一切的一切,无论如何隐秘的事物,他们全都了如指掌,真是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地藏菩萨说:“南阎浮提众生,举心动念,无不是业,无不是罪。”可见已经表现在行为上的罪恶,绝隐瞒不了,就连心念初动,也会被鬼神洞察无遗。不过世人不觉,还以为自己心中的事,有谁能知?因此可见业的范围,应包括有形的行为与无形的心念,由业所产生的力量,便决定此人的趣向,而鬼神再从中撮合,这便是黄山谷出生之所自来了。还有鬼神撮合亦应有所标,否则便是鬼神作主了,其标准即佛家的因缘,说完全点就是因缘果报。佛家因果通于三世,或超过三世,而为多世。如此说来,则黄山谷之出生,必有其因缘,绝非偶然巧合之事了。

(四)这故事依世间法来讲,可以算是成功的,因为善有善报,她不仅保持着难得的人身而且由女转男,又有功名,与前生相较,有了显著的改善。但依出世间法讲,则不算成功,因为还是在六道轮回之内,凡轮回一次,便迷失一次本性,何况有了功名富贵,更因权势凌人,而容易造业。

试看山谷少年时期,受一般风气影响,喜好填写有关男女情爱的哀艳词章,有一次与同辈少年擅于画马的李伯时,同游佛寺,参访当代得道高僧圆通秀禅师,秀禅师为了不忍心见他迷于艳词,致招堕落可惜,所以当他警诫完了李伯时,嘱他不要再画马,因为画马时,心念专想于马,以致形随心转,恐难免堕落成马身。然后又呵责山谷:“大丈夫怀有盖世的文才,难道竟用以写作无益于世,而又动人邪思的哀艳词句吗?”山谷听了这番呵责,还很不以为然反自以为是的笑着说:“据禅师这么讲,难道我也会像李伯时一样变作马吗?”秀禅师听他这样反驳,乃特别以威严而庄重的态度,很诚垦地开示他说:“李伯时如果为了画马,念想在马,模既久,难免堕落成马而不自知,但也只是他自己的事。而你作那撩乱人情思的哀艳词章,不知会令多少人读后,动起邪思而贪淫好色,这种诲人于淫乱的作为,岂只是变马而已,恐怕地狱正等着你下去哩。”

山谷被那义正辞严,因果报应道理的当头棒喝,深知秀禅师乃一得道高僧,绝不会虚言吓人,顿时猛悟其间利害关系,遂极为惶恐的向秀禅师谢罪悔过,发誓永不再写作那哀艳词章了。

(五)山谷奉母最孝,他的母亲喜爱清洁,他就亲自为母洗涤溺器,虽然后来他做了官,也还是要亲自来洗,这是他行孝的美德,所以他被后人选他为二十四孝之一。若以其少年的行为不检,几乎堕落,幸遇善知识指正,后来有此孝行,这都足以证明山谷的善根深厚。山谷曾作戒杀诗:“我肉众生肉,名殊体不殊,原同一种性,只是别形躯。苦恼从他受,肥甘为我须,莫教阎老断,自揣看何如?”

由此诗得知山谷终于回归佛门,而学佛吃素了。因当时禅风高峻,时人多趋于习禅,山谷晚年亦参禅了。他的来生,将必不失人身,自可断言,因此,他还有-次修行的机会,能否在第三生了脱生死,那就要看他的造化了。

编者按袁枚,乃清朝人,原文为明朝。

 

三、四岁男孩说出前生是他舅父

《现代因果报应录》文字版(1-5)

 

美国奥克拉荷马州一个小镇,有一位男孩,名叫泽利安德逊(JeremyAnderson),从两岁开始,就时常讲些奇奇怪怪的“前生”事情。

有时候他对祖父说:“我好痛啊!我痛死了!我是痛死的!我从前痛死的时候,比现在年龄大一点。”

小孩又对祖父说:“我驾着汽车,开得好快好快,像子弹那么快!后来给一辆大货车撞碰了,我就给撞死了!”

小男孩时常讲这些怪话,祖父祖母和父母都不由不觉得奇怪,也不由不联想到小男孩的小舅舅詹美。

小舅舅詹美郝塞(James Houser),是小泽利的母亲的小弟弟,14岁时被货车撞死,那是在1967年12月12日。

小泽利1976才出生。家里从来没有人对他提起过小舅舅车祸身亡的事,他怎会知道呢?

祖父决定寻求专家的研究,于是请了在奥克拉荷马州捕鱼鸟市(Kingfisher)的沙芬堡研究基金会(Shaferberg Research Foundation)的班纳纪博士(Dr.H.N.Banerjee)帮忙,班纳纪是一位精神医生。

班纳纪博士对小男孩施予催眠,问他是谁叫什么名字。

小泽利说:“我叫詹美郝塞。”

“你几岁?”

“我死的时候,还不到15岁。”

“你记得你的出生日期吗?”

“我1952年8月22日生,1967年12月12日被车撞死。”

“在什么地方撞死?”

“在奥克拉荷马州通卡华,就是我出生的家乡。”

博士问:“我们到通卡华去,你能带路吗?”

“我能!”

博士就带小男孩和父母一同开车去通卡华,一进了市区,小孩就立即指出道路来,他非常熟悉街道,好像素来居住过似的。事实上,他从未到过这个小舅舅生长的地方。这时候,小泽利才不过4岁。

博士后来在研究报告书上说:“小泽利在催眠之后,完全能记忆前生的事。在汽车上,他坐在我身边,非常快乐指出哪一条街道是什么地方,哪一个同学住在哪(1)一座房子,他的口气不象是4岁,而是十多岁。他指出他出生的医院,他上的学校,他又带路来到一家百货店,他说他的祖母在该店做工,他每天放学后必来该店找祖母。”

“他又带我们去一家理发店,说是他祖父的理发店。果然,那是他小舅舅詹美郝塞的祖父开的店。”

“他又带路去郊外,指出一处树林,说他用长枪在该处打猎,这些也都符合詹美的生前事迹。”

“后来,我们开车驶向詹美被撞死的地点。一到了那里,小泽利就不肯指路前进了,他不肯下车,他大哭了起来,我们硬把他拖下车,走到詹美惨死的地点,小泽利倒在地面痛哭不止,不住哭叫‘好痛好痛!’”

“后来,我们抱他回到车上,我们驾车经过一处公墓坟场。小泽利含泪指着坟场说:‘我就是给埋藏在那边!’”

“那果然是小舅舅詹美埋骨之地。”

“下了车,小泽利十分熟悉,一直领路带众人到小舅舅的墓碑前面来,指着说:‘这就是我的坟墓!我躺在那下面,好冷!好冷!’”

“那一点也没错,正是小舅舅的坟墓!而小泽利才4岁,从未来过,也不认得字!”

小孩哭泣着,他的母亲也大哭。

没有人分析得出,小孩才4岁,怎么就都知道小舅舅生前的事,怎么就能带路找到小舅舅的坟墓!

这件真事,轰动了全美的心灵界和精神研究者。有人说,小孩真的是小舅舅的再世,有人说不是,只是他母亲心中怀念着小舅舅,把一切在无意中传心传给了他。 

【编者按】:(1)、原文为那,更为哪。

  

四、断气十余小时起“死”回生

粘黄谢流肝癌末期,一度“过气”,意外苏醒,鬼门关走一遭

《现代因果报应录》文字版(1-5)

 

(记者廖彩伶∕福兴报导)彰化县福兴乡厦粘村六十七岁妇人粘黄谢流,去年三月因肝癌末期被医师指没有希望而载回家,讵料在断气十多个小时后,竟然“死而复生”,家人为庆祝她的复活,特摆宴、做戏,粘妇则在此后改吃早斋,成为福兴乡的传奇人物。

据粘黄谢流的家人表示,粘妇患有糖尿病、哮喘与肝癌等毛病,去年三月因肝癌末期住院治疗,三月下旬因为病情恶化奄奄一息,眼见没救了,其家人就在医生的指示下将她载回家,伤心地准备后事。

粘妇回到家后,就陷入昏迷,在一阵急促的呼吸后,在三月二十六日当晚十点多,就没了气息,其家人痛哭失声,并连忙为她张罗后事,除寿衣等都已换好,也从她“过气”开始,就在她停放的大厅烧“脚尾钱”。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粘妇从二十六日晚上十点多“过气”后,到隔天上午八点多,胸口却仍有余温,其黄姓女婿见状对她大喊:“岳母,要死你就安心去死,要活,你就快点醒来”。说也奇怪,粘妇在女婿的“喊话”后,竟然就睁开眼睛,双手往上举,且问了句:“我这样起来,会不会吓到你们?”就在一阵慌乱中,其家人才赶紧将她扶起来,转悲为喜,并询问她鬼门关前走了一圈的状况。

据粘妇表示,自她在医院不省人事后,就浮现过观音佛祖的影像,而她在进入另一个世界后,看到一条笔直的柏油路和一座桥,当她走到桥头时,除看见几位亲人,还见到二位少女和一座山,在悲伤和恐惧中,她被绑手绑脚地吊起来,然后就被从高处丢下,她在极度害怕中醒来,才发现自己身穿寿衣,家属则哭成一团。

为庆祝她的重生,其家人除将她当初所盖的白布放水流,还在村内演戏并大宴宾客,乡民对她的传奇遭遇,都啧啧称奇,事后她回医院门诊时,还着实让主治的林姓医师大吃一惊,直呼怎么可能。

而粘妇从鬼门关前回来后,除与老伴粘礼仪都改吃早斋,至今身体仍相当硬朗。当时也在场目睹一切经过的村长粘合兴,则在昨天带了水果前去探望,事隔一年多,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八十五年九月十日自由时报)

 

五、田三牛记得前生事

王成圣

《现代因果报应录》文字版(1-5)

 

一年之前,亦即去年(一九六七年)九月,笔者于台北近郊某训练机场,听到这一则“田三牛再世为人”的真人事。当时言之凿凿为台湾省社会处副处长牟乃纮先生,听得毛骨悚然的诸君,时下均仍在台,“田三牛再世为人”事迹,旋由前经济部次长王抚洲先生证实,而亲见其人的,现任退役官兵辅导委员会副秘书长韦德懋(勉斋)先生,尤曾向笔者复述一遍,历历如绘,丝毫不爽,具见其真实性百分之百,不容置疑,因敢濡笔记下,以充“中外”篇幅。

 

幽冥之神与孟婆汤

民国三十一年,韦勉斋先生任陕西永寿县长时的一位部下,国民兵团事务员张生有,陕西邠县人,邠县与永寿县相邻,两县距离仅只五十华里,因此,张生有等于是当地土著。

张生有这个人很老实,平时沉默寡言,不苟言笑,他资质不高,学识能力平平,但是他身上却有一桩令人难以置信的灵异——他记得他前生的事,巨细靡遗,而且不差毫厘。

国民间历来相传,有幽冥之神名“孟婆”者,她能酿造一种似酒非酒的汤,使鬼魂喝了,顿时将前生的事全部遗忘。“孟婆汤”一说或谓出自佛典,其实此说在佛典中全无根据。不过,心地观经中载“有情轮回生六道,犹如车轮无始终”之句,因果轮回,是佛家的基本理论。所谓轮回六道,天道、修罗道、人道为三善道,畜生道、饿鬼道、地狱道为三恶道,而芸芸众生,莫不以其在世时的思想言行,善恶表现,决定其来世应该归属于轮回六道中的那一道。

佛家并不认为人死后再度投生,绝对无法记起前生的事情,他们说人之不能记忆前生,系为凡人被已造己生的业障所迷,因而使前生所获的智慧,一时为之蒙塞。中国佛教会理事长、十普寺住持白圣法师便曾说过:“前生有修行的人,就能一经点醒,即告领悟,否则就不得不从头学起,人类智愚之别,正基于此。”

张生有的灵异所以特别稀奇,特别与众不同,正因为他的前生未必如何“有修”!而且二十六年前韦勉斋先生这位部下,的的确确称不上有什么了不起的智慧,除了他能记得前生种种,他是一个很平凡的人。

他的家境还不错,可以供他读书,但是张生有小学毕业,即未能升学,他去投军,再投考中央军校,毕业于军校干训班,在永寿县他当一名起码的非正式军官——国民兵团办事员。三十二年秋天,韦勉斋先生调任邠县县长,张生有向韦先生表示,他愿回故乡为桑梓服务,韦先生便把他带到邠县,虽说破格优容,却也不能不“量才录用”,只派他当一名乡队副(1)

张生有记得前生事,在邠县、永寿一带,不但父老相传,而且尽人皆知。因为他的前生便是邠县县城西南三十里许的某村人氏,姓田,叫田三牛,世代业农,家道小康,妻子儿女俱在。邠县乡间居民多半都住窑洞,窑洞有两种,一种是就着山坡挖掘,越掘越深,越挖越宽,于是分为客厅、卧室、仓贮、乃至厨厕齐全。一种则先在平地掘一个大坑,作为院落,然后在院落的四面墙上,再往里挖成一个个的房间。

凡是窑洞,必定冬(2)暖夏凉,安全而有保障,尤其只要有人手、有时间、有力气,随时可以大加扩充,尚且永远不需修葺翻建。所以窑洞小的三室五室,大的十进八进,甚至有聚族而居,一洞能容数百人者,可谓为相当理想的国民住宅。

当地乡民多住窑洞,是因为邠、耀、泾一带,地处高原,土质坚硬如石,掘地十余丈,亦不见水,一洞之凿,往往累世不坏。外人不识究竟,笑他们穴居野处,回到了茹毛饮血的原始时代,殊不知道此是当地地理环境的特殊,造物者予他们特别优待,在地价飞涨,建材如金的此时此地,被高价房租累得喘不过气的小市民,那才真叫艳羡“窑洞”而不可得。

 

一怒离家投入窄门

田三牛一家和乐融融,就住在窑洞之中,在他三十多岁的时候,邠县久雨成灾,他的窑洞大门下面,积了不少湿土。田三牛一俟天晴,便去将湿土刨开,清扫出路。讵料雨久土松,骤如山崩,以吨计的湿土将他全身活埋,他当时便一命呜呼,惨遭压毙。可是,他自己却觉得既不曾进鬼门关,也没有上酆都路,更不要说是见到孟婆,硬要给他喝那一碗似酒非酒的孟婆汤。他还在以为自己已经奋力从大堆泥土中爬出,居然又回到了坦荡乾坤,光明世界,他惊喜交集,一口气奔回自家的窑洞,看见了他的妻子,开口便说:“今天好险,我差一点儿就压死在山下泥中,好不容易给我挣扎了出来!”

却是奇怪,田三牛的妻子,竟然对他视而不见,置若罔闻,正眼儿也不瞧他一瞥,脸上不曾有任何的反应与表情。他妻子对他“阴阳怪气”,不理不睬,使田三牛十分恼怒,然而一转脸,又见到他的儿子,于是他又向儿子欣欣然报“佳音”

“你听见没有?刚才大堆的泥土坍下来,就像山崩!我居然能拿开那些泥,逃出了一条命!”

然而,他的儿子明明跟他面对面的站着,竟头也不抬,不屑一顾,他高声报喜,儿子象是一个字也没听见。这一下,田三牛是可忍孰不可忍,心想自己大难 “不死”,“拣回命来”,连老婆儿子都漠然淡然,根本不把他当一回事儿,可见妻儿子女,对自己是何等的绝情绝义。心中无名火起,怒不可抑,愤愤的一顿足,转身便走,田三牛不要这个家了!

田三牛愤而出走,信步所之,来到邠城,然后一时兴起,又赴东郊,离城八里之处,一个叫做“鸣玉池”的名胜。这“鸣玉池”的泉水出自山腰石龛下面,崖津滴流溜,其声淙淙,泉水凉意袭人,凄寒不可久处,由于它水声淙淙,所以取名为“鸣玉池”。田三牛有意到“鸣玉池”一游,可是眼看将到,偏又多出一道小门,使他无法通过。当时他便使劲的往门外挤,也不知道挤了多久,猛然挤身而出,顿觉头目昏眩,茫然莫知所以。俄而张眼一望,怪了,他发觉自己正在裂嘴哇哇的哭。(按:此一道小门是喻女性的阴部)

 

甫出娘胎便开口说话

忽然又听见人语喧哗,步声杂沓,这才看清楚自己原来到了一间卧室,竟是躺在炕上。炕外有几个女人,神色仓皇,动作紧张,一个个的东翻西找,一叠声的大呼小叫:“剪刀啦?剪刀啦?再找不到剪刀那可不得了啦!”

偏是田三牛一眼看到,就在墙上挂着有一把剪刀,当下他便伸手一指,高声的说:“剪刀不在墙上挂着吗?”

说时,看见了自己伸出去的那只手,于是,紧接着便又是一声惊呼:“哎呀,我的手怎地变得这么小啊?”

 他说头一句话,满屋子人齐齐的一呆,瞠目结舌,舌矫不下仿佛骤然之间,撞上了妖魔鬼怪,当他第二句话紧接着来,屋里的人便吓得鸡飞狗跳,东奔西跑,而且有人骇极叫道:“这娃儿是个怪物呀!得赶快把他丢在粪坑里淹死!”

一唱三和,屋里的女人纷纷表示赞成,大祸临头,直把田三牛吓得魂飞天外。这时候他已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刚出娘胎的小婴孩。他下不了炕,又跑不开,急切间又不知应该如何辩解?正在心跳突突,手足无措,幸好,躺在床上的产妇开了腔,她向众人竭力抗争,不管是谁怎么说,她誓死不肯处死她的亲生骨肉。

那些惊惶忙乱的女人,拗不过拼命保护儿子的母亲,只好由其中一人,鼓起勇气前来给他剪断脐带,脐带剪断了,又为驱魔逐邪,她顺手抹了一把产妇的秽血,涂了田三牛一嘴一脸。

 

 缄口七载人称哑巴

从此以后,田三牛晓得一开口便有生命危险,他装哑巴,其实本是一个正常的婴儿,不管怎样,他绝口不说一句话。

在母亲的怀抱中过了几个月,有一天,家中人出外农忙,把他用一床棉被包好,让他坐在炕上。那张炕劈面对着窑洞口,门外地面晒的有麦粒杂粮,于是便有一群家中豢养的鸡子,争来啄食,田三牛一眼瞥见,情不自禁,连连的挥舞小手,跟大人般的吆喝赶鸡。没想到偏巧家中有人回来,瞧见田三牛一副大人模样。仍然认定了他是个怪,“家门不幸,出此妖孽”,他骇怕来日会有大祸临头,一把抱起了田三牛,飞快的往窑洞外走,他要将他丢进粪坑里头。

幸好他母亲想想不放心,赶回来探视,这才救下田三牛的一条“小命”,可是田三牛自此再也不敢开口了,他一肚皮的凄苦,唯有不时付之一哭。

长到六七岁,田三牛的名字改成张生有,他成了张家的小孩,却是具张生有的躯壳,仍还保有“田三牛”的心智。六七年里他始终骇怕,于是一语不发,大家反而叫他“小哑巴”。

一日,他祖父牵着他的手,把张生有带到荒郊野外,乘四下无人,很恳切的问他:“你生下来便会讲话,怎么这会儿六七岁了反倒变成哑巴?我真弄不明白这是什么道理,如果你真哑,那是我们张家祖上缺德,生了你这个残疾!倘若你是能讲话而不敢开口,怕人家把你当做怪物来杀害,那么你只管放心,咱们家人口单薄,将来还得靠你撑门立户,再怎么说我们也不会加害亲生的骨肉,你就别再隐瞒了,不妨趁此机会,把这里头的缘故说个明白。

张生有察言观色,晓得他爷爷说的都是肺腑之言,当下推拒不得,也无法继续隐瞒,于是便将他死而复苏,一怒离家,游“鸣玉池”而挤进了窄门,方开口就被人詈为怪物,乎葬身粪坑,因而才咬紧牙关,装聋作哑的前因后果,向他祖父声泪俱下的说了个清清楚楚。

他祖父当时便毅然决然的说:“那这样好了,从今儿起,你该怎么的就怎么的,别害怕,一切有我。”

便这样,张生有解脱了桎梏枷锁,他言行举止,自由自在,他从此不跟小孩子玩在一块,反喜欢跟三四十岁的中年人谈笑自若,相习如常,除了体力,无论从任何方面来看,这个六七岁的张生有,简直就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

可是,正也因为如此,张生有转世投胎不曾喝过孟婆汤,他呱呱坠地便懂得人事,会讲言语,而且他前世便是本县某村田三牛的这件稀奇古怪,骇人听闻的事儿,渐渐的越传越广,越传越远,终至闹得扬扬沸沸,使邠州一县,上自官府,下至妇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那时候田三牛家六、七年前便掘出了田三牛的尸体,备棺殓埋,归葬祖茔,田三牛的老婆子女一概遵礼成服,尽哀守制。

六、七年后他大儿子都二十多岁了,听到说田三牛投生某村张家,生而能言,又知前生事,田家的人当然不信,一致认为这是荒诞不经的传说,根本不拟加以过问。

 

田契不获一索便得

可是,为时未几,田家因为地界不清,跟邻居发生了土地纠纷,双方相持不下,终至告入官里。这时候田家的人由于地契一向由田三牛自行保管,而田三牛 “死时”并无只字遗言,因此地契遍寻不获,拿不出地契,不但这场官司必输无疑,尤其败讼之余,亦将后患无穷,说不定连全部家产都无法保住。于是田家上下忧心忡忡,岌岌不可终日,他们邀集了诸亲好友,前来筹商应付之计,当时,便有田三牛的一位妹夫,灵机一动跟田三牛的大儿子,建议的说:“全邠县的人都在讲,鸣玉池张家那个生下来会说话的男孩,是你父亲投生。这件事是真是假,谁也弄不明白。可是,如今你们家的田契找不到,眼看着要吃大亏,依我之见,何不利用这个机会,张家那小孩不是说他能知前生事吗?就把他找来试试看,如果他真是你父亲投生的,而且能记前生的事,那么,他就应该晓得地契何在?假使问他地契在哪儿他说不上来,谣言定会不攻自破,所以我说,试他一试,其实是一举两得。”

田三牛的儿子,许久以来,都在为他父亲转世投胎,这一码子事困扰万分,他听姑丈这么一说,觉得试他一试倒也不错,最低限度是有利而无害,于是,他答应了,随即请他姑丈到张家去走一遭。

那日,田三牛的妹夫才到鸣玉池张家,正好遇见七、八岁的张生有,独自站在窑洞门口。他一见这位前世的夫,亲情洋溢,笑逐颜开,老远老远的便直向他妹夫招手!欢声的叫:“你不是我妹夫吗?怎么得闲上这儿来了?”

来人大吃一惊,却是不由不信,他抢前几步,执住他大舅的小手,然后一五一十,将他的来意,和田家的困厄,告诉给张生有听。

张生有不假思索,随口便说:“你问咱们家的地契呀?有有有!早先我藏在窑洞某个角落的一道石头缝里。只不过,如今隔了七、八年啦,就不晓得还在不在?”

 他妹夫疑惑不定的再问一句:“你是说,连你自己也没有把握?”

张生有笑了笑说:“你试试看嘛,回去找一下,你不就晓得我有没有把握了吗?”

妹夫将信将疑的回到田家,按照田三牛——亦即张生有的指点,那份关系全家财产的田契,果然一索便得。田契到手时,连他自己和田家上下,一致目瞪口呆,毛骨悚然,回想从上吨泥土里面挖掘出来,归了葬的那具尸首,他们几疑置身梦中。

于是,田家上下,齐来鸣玉池张家窑洞,妻啼儿哭,罗拜于前,那时节张生有才八岁,可是他三十多岁的老婆视他为夫,二十多岁的儿子尊他如父,说什么也要把他接回家厥尽妻职,恪遵父道。八岁的张生有居然请准祖父、父亲和母亲,到田家去住了些时,可是中年妇女伴宿鬓龄童子,二十多岁的壮男喊八岁的娃子叫爸爸,天长日久,大家都不习惯,都不耐烦。兼以张家家境远比田家为优,张生有要读书,张家替他缴了学费,上课在即,于是张生有不再为田三牛,他还是回到了鸣玉池。

自此,张生有亦即田三牛,他时而张家住住,田家歇歇,两头来往,都受欢迎,仿佛他天生下来,便该在两家为主,庸人也有庸福。

           (录自《中文文摘》第五期)

 

编者按:(1)乡队,原文为乡队。(2)暖夏凉,原文是暖夏凉。

 

 

 


[狮子吼净土专修网] www.amtb-shizihou.org 2011-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歡迎轉載流通 功德無量 E-Mail:amtbshizihou@126.com    吉ICP備16003483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