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因果教育

《太上感应篇》精选故事集

时间:2015-05-30 19:22:00   作者:释昌臻法师、释海山法师、释大恩法师 主编   来源:《太上感应篇例证语译》   阅读:1832   评论:0
内容摘要:【注】:以下故事,精选自:释昌臻法师、释海山法师、释大恩法师,主编的《太上感应篇例证语译》一书。◎宇文英迪当初在黔江处理一桩官司。有一个叫扶爱之的人,因他曾经揭发某漕台 (掌管水运事务) 有舞弊行为,这时扶爱之正好因事获罪被押在狱中,有些官吏恨他,想罗织罪郊又睾λ。宇文英迪竭力...

《太上感应篇》精选故事集 

 

【注】:以下故事,精选自:释昌臻法师、释海山法师、释大恩法师,主编的《太上感应篇例证语译》一书。

 

◎宇文英迪当初在黔江处理一桩官司。有一个叫扶爱之的人,因他曾经揭发某漕台 (掌管水运事务) 有舞弊行为,这时扶爱之正好因事获罪被押在狱中,有些官吏恨他,想罗织罪名加重害他。宇文英迪竭力为他辩解澄清,终于得到从轻处理。

三年以后,宇文英迪从南滨乘上水船回家,正遇上大雨,洪水暴发,波涛如山,船到河中,不料缆绳断裂,船夫一时束手无策,听任船只颠覆。突然一只小船冲浪而来,船上大声呼救,始得脱离危险。一看来人竟是扶爱之。宇文英迪大惊,说:“我过去只是公正地对待黔江官司,当时并非偏袒于你,你今日竟然冒险相救,难道真的知道将要淹死的是我,这岂不是上天有意这样安排,以显示事事有因果报应吗?”说完以后,两人久久地叹息。

 

◎户部郎某专管河西贸易收税,以苛刻贪婪著称。有一个贩卖绸缎的福建商人瞒了税,被他察觉,便把这个商人所有的绸缎拿来撕成两半,价值数千金的物品便这样作废了。商人十分愤恨,把这些撕成两半的绸缎全部烧掉以后,便离开了。过了很久,商人悄悄来到某官员的家乡,企图刺杀他。这时他由于贪赃事犯被罢黜回家来了。回来之后仍然贪婪不止,他家妻妾很多,便放她们出去卖淫,以收取钱财。商人来后听说此事,长长地叹了口气,说:“他算个什么官绅!竟甘心做这种事,遗臭万年。这是上天惩罚贪婪人的最好办法,何必杀他,不如留下来让上天狠狠惩罚他吧!”说完,便回去了。

 

◎明世宗嘉靖年间,苏州儒生黄彦士,与妻子感情很好。这时正遇上倭寇入侵,在避难途中,夫妻走散。颜氏异常恐慌,落荒而逃,晚上到一座古庙投宿。进门时。发觉门内已经有人,颜氏一惊连忙躲避。门内说:“娘子不用害怕,我是个尼姑。”于是相结成伴。等到天亮,尼姑说:“你是个年轻女人,恐遭人算计,我包裹里有僧衣僧帽,可以改扮一下。”颜氏听从了她的话,于是两人结伴同行。

黄生失去了妻子,担心她会遇难,寻访了三年也没得到消息,单身在外漂泊,替别人抄书为生。这时,他的同学在浙江做官,便去投奔他。路过嘉兴时,正遇上巡海的大兵经过。船夫不敢开船,黄生趁机上岸找厕所,看见一棵枯杨树缝隙中有什么东西,便伸手进去,原来是一匣金子。他高兴地说:“这该不是上天赐给我的吧!”再伸手进去,拿出一个缘薄本子,里面写满了布施人的姓名。他严厉警告自己,说:“别以为失金可拿,应该想到这是三宝弟子供庙子的钱。”便叫船夫暂不开船,等候失主。过了一天,见一老尼姑一面用头碰树,一面大哭。黄生急忙向前问他为何哭泣。她说:“过去我曾发愿塑观音菩萨像。为此募集到三十两金子。昨天大兵突然到来,无处隐藏,只好把钱放在空树里,现在钱不见了,我只有一死了!”黄生马上把钱还给了她。尼姑非常感动,拜谢后说:“感谢您使我活了下来,我的寺庙离此仅二十里,何不去吃一顿饭,也好在菩萨面前禀报您的盛大功德。”黄生同意了。到庙门前敲门,应声开门的竟是妻子颜氏。两人相见,大哭不止。各人诉说别后经过,停留了好几天,有位姓汪的盐商听说了,聘请黄生到他家教书,后来按照成例进入国学(国家建立的学校),又被推荐任二尹,后来升迁为府判,生二子,其中一个为贡生。夫妇两个都以寿终。

 

◎福建有一姓李的青年,喜好读书写文章。有一年,赴京应试,路过衢州,有个姓翁的店主梦见土地神对他说:“明天有个李秀才来,他是有希望考中的人,你要好好接待他。”第二天早晨,李生来了。主人殷勤款待,送给他干粮,并为他提供车马,李生问其原因,主人把所作的梦告诉他。李生听了非常高兴。晚上,他想到一旦考中得到官位,只是妻子相貌太丑陋,不配当官夫人,该换一个才对。

李生走后,店主又梦见土地神对他说:“李生这个人居心不良,功名还没成功,就想抛弃妻子,现在他已失掉科举考试的希望了。”当李生再来时,店主对他非常冷淡,甚至不留他住宿,李生又问是什么原故,店主原原本本说给他听。李生又惊又愧灰溜溜地走了,一辈子都未得到功名。

 

◎李毅是吉州城的一名士兵。吉州城内有一个徐姓人家,派遣婢女把一支金钗送给亲戚家。婢女把金钗插在自己的头上。在路上,金钗掉落在地上。李毅看见后,拾了起来,并跟随这个婢女前行。他看见婢女走进一个大户人家的宅院后,又慌忙地跑了出来,到江边想投水自尽。李毅急忙喊住她询问原因。婢女哭著告诉他说:“我家主母性情暴躁且严厉,刚才叫我送金钗还人,在路上丢失了,她一定会把我鞭笞至死,不如先死为好!”李毅立即把金钗还给了她。婢女非常感谢。

后来,这个婢女嫁给梅林渡的一个村民。有一次,李毅因传送公文,将要渡河。婢女一定要请他到家中去,并买来酒菜款待他。这时,他们忽然听到渡口传来喧哗声,出门一看,渡船翻了。船上的人都淹死了,李毅因受婢女挽留,得免于难。

 

 

《太上感应篇》精选故事集 

 

◎何澄因医术高明而闻名于世。同郡有个叫孙勉之的人已经病了很久了,孙的妻子俞氏请何澄到她家去为孙治病。何澄到了以后,孙妻引他到一间密室,说:我丈夫久病,家中财物已经典卖干净,再也无钱治病。我愿意牺牲我的身子,换取你的医药钱。何澄庄重地说: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来?放心吧,不要担忧,我会好好地给你丈夫治病的。你刚才所说的,不但会使我永远成为小人,娘子你自己也会失去贞节。即使能免于人们的指责,难道能逃避上天的谴责吗?俞氏惭愧地退了出去。

一天晚上,何澄正在打瞌睡,恍惚之中梦见神明引他到一所公署中去。座上的人说:你治病施药有功,而且不愿在急难之中玷污人家的妇女,上天将赐你一个官职,钱五万贯。不久,太子生病,皇上宣诏何澄进宫。一剂药下去便治好了太子的病。皇上赐给他官位和金钱,与梦中所说的完全相符。

 

◎明世宗嘉靖六年,全国闹饥荒,新建县有一家百姓快要饿死了。家中穷得来只有一个木桶,卖掉后得到三分银子。于是用两分银子买米,一分银子买毒药,准备与妻子儿女吃一顿饱饭后再死。饭刚煮好,正好里长来他家索取丁粮。这个人说没有。里长说自己走了很远的路才到这里,想在他家吃一顿饭后再走。这人又推说没有。里长来到厨房,见饭已煮好,责骂他撒谎欺骗。这个人急忙摇手说:这饭你不能吃!里长越发感到奇怪。这人才流著泪把实请告诉了里长。里长吓坏了,急忙把下了毒药的饭倒掉,埋在泥土中,说:你不要这样。我家中还有五斗米,你跟我到家中去拿,可以吃上几天,说不定还有别的办法可以活命。怎么去寻短见呢?这人感激地跟随里长去了。回到家中后,把米倒了出来,发现有五十两银子在米中。他惊奇万分地说:这一定是里长用来缴纳给官府的税钱,放在这里面了。他救了我一命,我怎能忍心去害他呢?便立即把钱拿去还给里长。里长说:我也很穷,哪会有这笔钱?这大概是上天赏赐给你的。这人坚持不肯接受。最后,两人平分了这笔钱。两家从此都衣食充足。

 

◎明神宗万历年间,镇江人王成与哥哥住在一起。哥哥到广东去经商,已经很久了。王成私下想到嫂子很漂亮,把她卖掉,可得一大笔钱。便假传哥哥已经死在外面了的消息。嫂子听到后,痛哭不止,几乎丧命,只好为哥哥设灵堂,穿丧服。不久,王成巧言劝说嫂子改嫁,嫂子正言厉色地拒绝了。这时,正好有一个富商打算购买美妾,王成便引富商偷偷窥看嫂子,果然非常满意,便讲好了三百金的价钱。王成欺骗富商说:我嫂子本来是想嫁人的,怕人家说闲话,表面装成为哥哥守节的样子。再有就是她眷恋娘家,不肯远行。你晚上带领一些人突然进来,看见穿白色孝服的女人,便把她抱上轿子,事情就成功了。计划定好后,王成便回去把这事告诉给自己的妻子。

嫂子看见王成从外面回来,腰上鼓鼓囊囊缠著东西,进了自己房间,便从墙缝中窥视,案桌上全是白银。又听见王成与他的妻子说了很久的悄悄话,只听到晚上来娶四个字。王成与妻子说完话后,便出门回避了。嫂子明白了他们的阴谋,便假装笑容与王成的妻子搭讪说:小叔子要嫁我,也是件好事,为什么不明白告诉我呢?王成的妻子知道事情瞒不过去,只好说准备把嫂嫂嫁给一位富商,不愁一生的受用。嫂子说:小叔子要是早一点告诉我,还来得及打扮一下。婚礼是吉庆事,穿白衣服不好。请把你的青衣借给我穿一下。王成偏巧没有把嫂子穿白衣的事告诉自己的妻子,他的妻子一向很笨,于是她俩便交换了衣服,并摆设酒食道别。嫂子将王成的妻子灌醉后,悄悄逃回娘家。黄昏以后,商人带领人来了。看见一个白衣女人独自坐在屋里,便一拥而上。王成的妻子长得也有几分颜色,大醉以后,一句话也不能说,便被人抢走了。

天亮时,王成才回来。看见门户大开,两个小儿哭著要找妈妈,才惊奇地发现妻子也被抢走了。立即追到江边,只见江上帆船很多,正乘风航行,已无法追寻了。王成痛苦不堪,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又一想床头还有出卖嫂子得来的钱,可以用来再娶一个女人成家。回去开箱子一看,原来由于晚上没有关门,钱已被盗贼进屋偷去了,便捶胸跺脚痛哭不止。

这时,哥哥从外地回来了,肩上扛满了钱财,邻人都来贺喜。嫂子听说后,赶快从娘家回来。夫妻相见,悲喜交集。王成失去妻子,又丢失了钱财。两个儿子孤苦伶仃,终日哭泣。且无脸面去见自己的兄嫂,惭愧痛苦不堪,终于上吊自杀身亡。

 

◎清朝康熙四年,杭州城遭大火,几天几夜不熄,烧了上千家的房屋。官员们都出动去救火。众人看见火光中有一个穿金甲的神人,手执红旗,围绕著一座宅院,左右指挥。

火一烧到这里时,便退了回去。大火熄灭后,在一片瓦砾之中,只有这一座宅院孤立独存。原来这座宅院是一个北新关吏姓顾的房子。这时顾正奉命到江南出差,还未回来,家中只有妇人和几个孩子。大家都很惊讶,不知道为什么大火不烧他家。原来,当顾出差到江南的时候,泊舟在苏州河边。黄昏时,看见一个少妇沿河哭泣。顾问她为什么哭,她说:我丈夫因为无法交纳价值五十金的粮食,被官府关在牢房里拷问追逼,命在旦夕。我不忍心看见丈夫先死,所以到这里来寻短见。顾马上从口袋中取出五十金交付给她。少妇拜谢而去。顾办完公事后又经过这里,偶然间到酒店饮酒,酒店对面就是这个少妇的家,少妇看见顾,告诉自己的丈夫。夫妻俩邀请他到家中,置酒款待,留他住宿,少妇的丈夫对少妇说:救命之恩无以报,你今晚就陪他睡觉来报答他。到了半夜,少妇来到顾的房间,顾毅然拒绝,起身披上衣服,回到自己的船中。

顾回到家中,慰问的人接踵而至,纷纷询问他有什么回天的功德。顾茫然不知。经大家一再追问他,才说出了前几天发生的那件事情。大家屈指一算,与起火的时间正好一致。

 

◎庐陵有一个县吏罗织罪名陷害一个僧人,案子刚刚定下来时,县吏的妻子在家中忽然看见两个身穿青衣的士兵手拿文书,从厨房中出来,对县吏的妻子说:告诉你丈夫,不要枉杀这个僧人。说完便出门去了。妻子惊恐万分,汗流浃背。因为家中的门关闭如故。县吏回来后,便把这件事告诉了他,县吏吓坏了,第二天准备去把案卷偷出来,但为时已晚,僧人终于被处决了。僧人死的那天,县吏在路上遇到了那个僧人。县吏想尽办法祈祷忏悔谢罪,都无济于事。到了第十天上,县吏终于死了。

 

◎明武宗正德初年,安徽商人王善到四十岁还没有儿子。有个看相的人,预测人的祸福非常准确。他一看见王善就忧愁地说:你还没有儿子吧?王善说:是的。看相的人说:你不但会没有儿子,而且到了十月,更有大灾难。

王善认为他的话很灵验,急忙到苏州去收取财货,然后回去。

当时正值梅雨季节,河水猛涨,不能行船,只得暂时住在客店内。到晚上时,天空放晴,他到河边去散步,看见一个少妇投河自尽,。他马上呼叫渔船,说:谁能救起这个人,我出二十两银子。船夫纷纷去救,终于把少妇救了起来。他便把二十两银子给了船夫。

王善问少妇为什么要寻短见,少妇回答说:我丈夫外出做工,我在家中养了一头猪,准备用来偿还田租。昨天把猪卖了,不料收的钱全是假银子。既怕丈夫回来责骂我,再加上家中贫困,就不想活了,因此便投河自寻短见。王善非常同情她,问一他头猪值多少钱后,便给了她双倍的钱。

少妇回家时,在路上遇到丈夫,便哭著把这件事告诉了他。丈夫非常怀疑。晚上,夫妻俩一起到旅店去找王善,想问个究竟。到旅店时,王善已经关门睡觉了。丈夫叫妻子敲门。王善问是谁,回答说:我是今天投河的那个女人,特来致谢。王善厉声说:你是个少妇,我是个孤身的外乡人,晚上怎么能随便见面呢?快快回去!如果一定要来,明天早晨与你丈夫一同来。

丈夫的疑惑一下子便消除了,诚恳地说:我们夫妇都在这里。王善便披上衣服起来。当他刚刚走出房门时,只听房中地一声。他们惊慌地进去一看。原来店房的后墙因久雨而倒塌,床铺已被压得粉碎。他这时如果不起床,肯定要被压死。这对夫妻感叹不已,道谢后便离去了。

王善在回家的路上,又遇到那个看相的人。他一见到王善就惊奇地说:你满脸阴德相,一定是做了有大阴德的事情。不仅免除了灾难,而且将获得不可限量的福报。后来王善果然一连生了十一个儿子,其中有两人登第。王善一直活到九十八岁才去世。

 

◎江宁旱西门有个回民叫哈九,以开饭馆为生。有一个江浦人带了一个口袋,里面装有五十两银子,遗失在店中。哈九追到江边,把钱还给了这个人。

他们分别以后,有一天这个江浦人回到家乡,看见大风吹翻了江中的船,落水的人很多。这人忽然想到:我就当作哈九没有还钱给我,就用这笔钱来做好事吧。于是便呼叫渔船说:救起一个人,我赏给五两银子。渔船上的人纷纷去救人,但只救起一个人。一问原来是哈九的儿子。这件事发生在清朝顺治五年三月二十三日。

 

◎余干县有个姓吴的船夫,与儿子一同送一个商人到瑞洪去,商人走后,把一袋银子忘在船上。吴检查船舱时发现了这笔钱,担心被儿子看见,便把钱放在柴灰之中。儿子要开船,父亲故意迟迟不开。商人返回,寻找遗失的钱,父亲便全部还给了他。商人请求均分这笔钱,父亲坚决推辞,说:我多的钱都不要,难道会要少钱吗?商人向上天拜谢后才离去。儿子愤恨地埋怨父亲说:有横财到手都不愿意要,硬是要还给别人!父亲笑著说:我们父子终日划船,尚且得不到温饱,横财难道能够随便要吗?说完便叫儿子开船。儿子赌气不开船,父亲只好自己划船了。但船在水面上老是旋转,就是开不动,好像有什么东西阻碍了船舵似的,便下水去查看。原来水面下有一个箱子,里面装了二百两银子。船夫就这样成了富家。

 

◎有两个山东人合伙做生意,一个狡猾,一个老实。他们每人带了五十两银子。那个狡猾的商人在海边上把老实的商人灌醉,用刀刺他的腹部,抢了他的钱后,把尸首丢进海中,便驾船走了。不久,海风从反向吹过来,把尸体刮到沙滩上,被当地人发现后掩埋了。凶手回家后,把抢得的钱埋在床下,欺骗死者的家属说:他已经到天津去了。

凶手有一个弟媳,一向很愚蠢,完全不知道外面的事情。几天以后,忽然被鬼所托,口中喃喃说道:我就是那个被某人所害死的商人,把我的钱埋在床下,我的尸体在某个地方。她不断大声鸣冤叫屈,街巷里人人都听得见,因此这件事便无法掩盖。被害者的家属来查问这事,凶手的弟媳又详细地叙述了一遍。一边说,一边哭。官府知道后把她抓起来审问,她又像过去那样详细地叙说。官府下令去她家搜查,被害者的钱全部在床下找到。又派人去找尸体,尸体也没有腐烂。等到记录犯人口供的文书完备之后,凶手的弟媳才苏醒过来,但已完全回忆不起先前说些什么事情了。

 

【附录】:讲到因果教育,我们认识一位黄警官,早期他编一本书,是最近台湾大概六十多年刑事案件侦破的纪录。这些案件曾经在报纸、在杂志上都登过,他把它搜集起来编成一本书,真人真事。

这些案件几乎百分之八十以上是受害的亡者托梦给刑警才破的案,所以刑警他们真相信,真人真事,这是活生生的因果教育。我们在国外也找到这些例子。像这些东西是现实的真事,大家会相信,你讲古人的这些因果报应,那是故事,或者是虚构的,这不是真实的,现前的是真实的,这一点都不假,社会上许多人都可以给你作证,说明人有三世,有过去、有现在、有未来。

我们在初学佛的时候,老师常常嘱咐我,聪明人要有前后眼,前后眼的意思是知道过去、知道未来。我过去没有修得好,这一生当中吃很多苦头,那是什么?报应;这一生明白了,吃苦不怕,好好的修因,来生就好了。可是来生最好的,给诸位说,是到西方极乐世界去作佛去,这才最好。如果想来生我要得人间富贵,那就坏了,你的富贵享完之后,你的罪业又出现了,所以这个不是解决的办法。解决的办法最殊胜的是到西方极乐世界亲近阿弥陀佛,去作佛去,这才叫真正解决问题,永远的解决问题。——《妄尽还源观/净空法师》

 

◎从前,四川有一年闹饥荒,有个人背了五斗米经过巫山的一村落,投宿在一个木匠家中。木匠与妻子商量,打算晚上把这个人杀掉,抢他的米。他们的儿子并不知道这一阴谋,因此与背米的人同睡一床。到二更天,背米的人去厕所,木匠拿著斧头来到卧室。在黑暗之中,他看见一个人正在熟睡,就用斧头砍碎了他的脑袋。然后喊叫妻子说:快来,五斗米属于我们了!妻子举火一照,原来杀死的竟是自己的儿子。夫妻俩非常悲痛。背米人从外面听到以后,吓得逃跑了。第二天早上便报告了官府,官府逮捕了木匠,并绳之以法。

 

◎安徽歙县有一个商人,由于没有儿子,纳了一妾。一年以后,生了个儿子,商人自然非常高兴,给儿子取了一个名官叫继祖,不久又出外经商了。临走时吩咐妻子好好照顾这个儿子。妻子假装答应了。

等商人一走,妻子就命令妾把儿子放在地上,每扔一个饭团在地上时,就叫儿子爬在地上,用嘴去衔来吃。于是把儿子的名字改成狗儿。一叫狗儿,儿子便答应。有时,妾去抱儿子,妻子大怒,一定要把儿子丢在地上方才罢休。到三岁时,儿子仍然只会在地上爬,像狗那样吃东西。丈夫回来时,妻子假装做出愁眉苦脸的样子,说:家门不幸,生个儿子像狗。商人一看,儿子果然像狗,于是便愤恨地踢死了儿子。妾惧怕妻子,不敢向商人道出实情。由于痛惜儿子,就上吊死了。

没过多久,妻子忽然倒在地上,像儿子那样吃东西。丈夫哭著说:我的儿子这样,妻子也是这样。上天惩罚我多么惨痛啊!邻人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他,才知道这件事情的果报。当邻人说完之后,妻子便悄然死去了。

 

◎河南开封有个老翁,大儿子已结婚,与老人分开居住。小儿子订了婚。这时正遇上周王选宫女,女家害怕被周王选去,催促老翁家早日完婚。老翁苦于家贫,便把自己典当给富家当仆人,把典来的钱用来办理小儿子的婚事。新媳妇入门,拜见了婆婆而不见公公,悄悄问丈夫,丈夫没有告诉她原因。新媳妇便去问婆婆,婆婆才向她泄露了真情。

新媳妇非常悲痛,说:为人媳妇,怎能忍心让公公给别人当奴仆呢?于是便取下首饰,叫人带给父母作为抵押,请求父母把彩礼退还给夫家,以便把公公赎回来。父母觉得女儿很贤惠,把钱给了她,并未接受她的首饰。新媳妇把钱放在床头,准备第二天去赎公公回来,正遇上大媳妇回来了,新媳妇便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她。这个大媳妇不仅不孝,而且还非常贪心,便寻找机会把钱偷走了。

第二天早上,新媳妇发现钱没有了,丈夫反倒怀疑妻子中途反悔。

新媳妇无法为自己辩白,又痛惜无法赎回老人,便上吊死了。

收殓后的第三天,婆婆叫大媳妇拿著食物去祭奠亡人。突然,雷雨大作,传来了叫门的声音,婆婆以为是大媳妇回来了,但声音又不像,便隔著门问是谁。回答说:我是新媳妇。婆婆吓坏了,以为是鬼,从门缝里一看,果然是新媳妇。婆婆打开门问她:你是人还是鬼?回答说:我是新媳妇。婆婆说:你已经死了三天了,怎么又活了过来?新媳妇说:我起初好像是在作梦,神魂飘摇,不知道到了哪里?刚才听见雷声,便不知不觉来到这里。婆婆叫新媳妇进门来,与邻居家的女人一起到停放灵柩的地方去看。棺盖已经揭开,大媳妇跪著死在地上,手上还拿著那笔钱。

 

◎明朝尚宝司(明官职)叫袁忠彻。有一天,到一个朋友家中去,看见一个僮仆秀丽且机警,尚宝给他看相之后,劝这个朋友把僮仆赶走,说他将不利于主人。这个朋友不忍心这样做。后来他多次对这个朋友讲。朋友不得已,听从了他的话。

僮仆走后,无家可归。住在一座古庙里,晚上,看见墙角有件破烂衣服,里面裹著的黄金白银有好几百两。本来想拿走,忽然叹了一口气说:我因为命薄,无故被主人赶了出来,现在一下子得这么多的钱,上天不会答应的。于是仍把钱包好等候在那里。到了天明,果然有个女人号啕大哭著走来,四处张望。僮仆问她哭什么,她说:我丈夫是个军人,因为犯了过失关在牢里,将被处死。某指挥正好办理他的案件。我卖掉家中的贵重东西,又四处借贷凑够一笔钱,打算送给指挥。经过这座古庙休息,不慎丢失了。我丈夫这次死定了。僮仆仔细询问她失掉多少钱,所答完全吻合。于是全部还给了她。这女人万分感激,想酬谢他一部分钱,僮仆拒不接受。

女人走后,不久,她的丈夫得到释放。他们思念这个僮仆的大恩大德,逢人便说。结果被某指挥听到了,认为这僮仆绝不是寻常的人,派人查访。找到之后,把他收养在家中。由于指挥以前没有儿子,便将僮仆收为养子。

过了几年,僮仆承袭了指挥的职务,回来拜望原来的主人,主人叹息说:尚宝的相术差得太多了。这时正好尚宝来访,主人让他穿上过去的旧衣服,捧茶出来。尚宝吃惊地说:这不是从前那位童子吗?主人故意说:我把他赶出去以后,他无家可归,又让他回来了。尚宝笑著说:你不要戏弄我。他现在不是你的仆人,是堂堂三品武官啊!他的相貌神态都与从前大不相同,一定是做了大善事才能有这样的地位。僮仆向他叙述了事情经过。更加感叹尚宝相术的确奇妙。

 

◎李孝寿任开封府的知府时,有一个举子被他的仆人辱。举子气不过,写了张状纸想送开封府去告发,被同房间的举子劝解住了,因此状纸没送。等到举子的气消了之后,拿起状纸,开玩笑似地摹仿起李孝寿判案的样子,说:不用再查,决定重杖三十。仆人怀恨在心,第二天偷走了状纸,跑到开封府去告,说:秀才竟敢私自学著知府审案,自己随便惩处人。李孝寿遂即命令追查此事。

举子来到开封府,详细陈述了事情经过。知府对仆人说:这位秀才所判的,正合我意,确实不必再查了。命令衙役根据这张状纸所判决的,将仆人如数重杖三十。仆人回去后,不久便死去了。

 

◎汤君聘在《再生录》中写有这么一段。说他死去之后,遇见观音菩萨对他说:从前,功名利禄寿命,生来就已确定。现在,人作善恶转眼就报。至于要根据人们善恶薄册,一月一造,一日一报,还有什么来世造、儿孙造、日后造等等说法,都来不及了。如某家子弟原本该登第,却因这家人无故踹蹋字纸,以致丧命;还有某人本该考取功名,由于本人行为不检点,必须养心息虑改过,方可登第;再有某人竭力做善事,只因功行尚未圆满,没有立即给他赐福,如能继续精进下去,以后必定会登第云云。他听过之后,默记著这些人的姓名,结果都一清二楚地应验了。

 

◎有个姓田的人,在他还没有及第时,非常英俊儒雅,同乡的许多少女都到他那里去,想委身于他。于是,他便躲避到邻郡的南山寺去读书。寺旁的少女到他那里去,想委身于他的人比乡里还多。田某心里知道,接纳这些少女是不应该的,但心中却按捺不住。他忽然看见一位神明,非常矮小。这位神明最初只在睡梦中出现,后来白天也跟随著他。神明对他说:你本来有大福,因为寻花问柳的心思较多,被削减得将要没有了。上天命令我监视你,如果从今天起改正过来,还不至于失掉中进士做御史的机会,子孙还有一半的福禄。田某猛省过来,痛改前非,不久便及第,官只做到御史而已。

 

◎陈公才学识渊博,擅长写文章。他去考举人时,梦见一位道人,对他说:你是位醉魁,考试会连连告捷,可以进入秘书省担任司谏官,官位可升到御史中丞。醒来以后,他把这个梦告诉他妻子的弟弟。妻弟说:醉字就是辛酉两字,应该是下一届科考。

到辛酉年,陈公才果然在乡试时中举,但紧接著去考进士却没有考中,他怀疑梦中的道士骗自己。回家来到济水边上时遇见一位道人,很像梦中所见的那位。陈不觉心动,那道人也对著他笑。于是,道人带他到一棵大树下坐下。陈问那道人为什么梦中所说的话和事实不符。道人说:天数本来是一定的,但转变在人自己。你中了乡举之后,起的恶念太多了。比如你所做的某某五件事就很不好,你买的那三百亩田,损阴德太多。像你这样,老天怎么会不夺去你的福报呢?从今以后,你若能好好修养品德,多做善事,也许还能保住性命不至横死;若不如此,老天会连你的寿命都一齐夺去的。听了这番话,陈痛哭流涕,再三拜谢。这时,道人突然不见了。

陈公才回家后,告诫自己的家人和亲属,叫他们尽自己能力多做善事。和从前比起来,他简直变成了两个人。后来他结束了科考活动回到乡间,过著清贫的生活,到寿终而逝。

 

◎唐朝的郭霸因滥杀无辜而立了功,一下子就升做了五品官。可惜一个月后就得了重病,御史去看望他时,看见一位老巫师。巫师说:郭霸的病无法救治了,有几百个鬼,满身流血围著他,拉的拉,扯的扯,咬的咬,都叫喊不能放过他。有位穿绿衣服的人,埋怨穿红衣服的人说:早就该死了,怎么还拖延这么久?穿红衣服的人说:前段时间他还没有当上五品官,所以还没让他死。过了一会儿,郭霸用刀从自己乳下刺进去,并大声叫道:太痛快了!就在那天夜里,郭霸死了。那时正值大旱,郭霸一死,天就下了一场透雨。

有一天,天后武则天问外面发生了些什么事情,郎中官张元一回答说:外面有三件喜事,天旱下了雨,中桥修建落成,郭霸死了,三件事都值得庆祝。武则天笑著说:郭霸遭人憎恨竟到这种程度啊!

 

◎浙江建德的王廷当诸生时,省上的提学大人主持县上年考后,正好有分守官某参政到县上办理公务,诸生们都去参拜他。谈话中说到考试的事,参政只问了问第一批考取了多少人,后补的还有多少人,其他事都没有问。过了几天,有位任分巡官的某佥事又来了,也和考生谈到考试的事。他只问了考试时有多少人被取消资格,多少人降级,多少人受罚,其他的事都没有问。

王廷与其他诸生私下议论说:两位大人,问的问题相反到这种程度,我们都记住这件事,看看他二人这辈子官运怎样?

后来参政大人的官做到户部侍郎,儿孙都取了功名。佥事升任陕西副节度使。上任路上遇到强盗,财物全部被抢光,仅保住了性命。到任不久,又遇上安化的王□□造反,最后落得腰斩的下场。

(这难道不是说,一个提问就能分出祸福吗?言为心声的确不虚。存心刻薄,一言一行都是刻薄的。能享受长久福泽的人,决不这样。)

 

◎山东济阴有位姓王的读书人,一向为人奸诈凶恶。他参加每隔三年在省举行的秋试时,文章写得很好。同考官举荐了他。但一到填写榜示时,他的卷子突然找不著了。榜写好了,同考官才发现王生的卷子就在自己的袖筒中。同考官非常懊悔,召见王生,答应用其他方式作弥补。

不久以后,这位同考官调到诠部(选拔官员的部门)做官,王生便交纳一些粮食进入国子监(官办高等学校)。到王生参加考试时,那位同考官正好在录用考生选派官职的部门工作。他见王生来了,很高兴,暗中挑选了一个最好的职位,假托为被破例恩准照顾的名额,让王生入选。到公布名单时,同考官却因父亲去世已丁忧守孝离去了。三年以后,同考官复职,仍然在原来的机构工作,王生也因为等候派官时间很久了,被授了一个官职。刚授职几天,王生的母亲就去世了,他要守孝三年又无法做官了。同考官怜悯他运气太不好,推荐他去给抚军作家庭教师,三年下来可以得到一千两银子。王生去了还不到一个月,抚军又因故被免职了。王生愤懑气恼得了病,不久就死了。

 

◎湖州仪凤桥有姓宣的三兄弟。老大比较老实,两个弟弟品质都很恶劣。三兄弟都很穷,他们的住房和地皮连十两银子都值不上。他们的邻居中有位姓倪的知县,退职回乡,准备扩展住宅的房舍,就用一百两银子,把他们的住房地皮买了。三兄弟将所得一百两银子平分后,宣老大买了点田地种庄稼,仅能使全家得到温饱,宣老二买了些豆子过太湖去贩卖,结果船翻而死。宣老三却得了疯病,拿刀杀人,到街市上放火烧房子,被捉到官府,打得差点死去。放他回家以后,仍然疯狂如故,大家就用铁链子把他锁在桥柱子上。他的妻子到处求神烧香替他消灾。后来,又请巫师到家中,宰杀牲口,祭祀驱鬼,花了许多钱。眼看著存放在床头上的卖房产分的银子就花完了,这时锁在桥柱上的宣老三突然一下子就清醒了。别人问他前段时间是怎么回事,他回答说不知道。

 

◎明朝徐有贞,供奉北斗星君非常虔诚,每天他一定要向北拜四十九次,每逢初七、十七、二十七都要沐浴斋戒。明英宗天顺年间,他因罪进了监狱,他推测自己的罪行不可能获赦免。一天晚上,他梦见自己到了一所府第,有一位头戴王冠的人坐在上面,许多官员抱著册子站在两旁。徐有贞向他叩头,请他救救自己。戴王冠的人命令旁边官员察看册部。一会儿,查阅的人说:这个人一生中没有什么大罪恶,只是受奸臣迷惑,诬陷谋害过忠臣于谦。他是应该下狱,但还不至于死罪。应该命令执掌雷电的部门救他。等到徐有贞过堂受审时,他被严刑拷打,痛苦到极点,正在这时,突然刮起大风,雷声大作,雨水把平地淹了三尺,审讯大堂上的烛灯也被吹灭了,而且房上瓦片石块乱飞。上官知道这件事后,十分害怕,停止了对徐有贞的逼供拷打。徐有贞得以不死,被贬谪去防守金齿。

 

◎苏□曾经遇到一位看相的人,说他做官可到尚书二品。后来,他做官到三品时,病得很厉害。梦中有神对他说:你的命救不了了。苏□于是把看相的人说的话告诉神。神说:看相的人说的是实话,并没有骗你,但是因为你做桂州府官时,有两个差人状告他们的县官,你为了维护县官,用棍子把这两个人打死了,所以你的寿命减少了两年,官也做不到二品了。

 

◎合州的都吏孙亮,一天看见阴间的使者来追捕他。孙亮说:看相的人说我寿命是七十三岁,现在我才六十二岁,你是不是追错了呢?使者说:你做了不为人知的,应受谴责的三件事,所以寿命减少了十一年。你同郡的人马清,因婚姻的事打官司,别人本来理由很正当,你却故意使他受冤屈,不秉公办事,所以减少寿命三年。公差孙侑本来没有过错,你为了讨好太守,编造他的坏话,使他遭到鞭打,又减少你三年寿命。你的姨母骂你,你推她,使她摔倒在地,又减了你五年寿命,所以你的寿命到现在就完了。孙亮找不出话对答,于是就死了。

 

◎高主簿是四川眉山人,生了个儿子叫眉郎。聪明却不幸早死,全家人都很伤心。一天主簿突然暴亡,不久又苏醒过来。他说:有两个公差来叫我,到了一个处所,像是州官的府第。一会儿,看见一个人穿著道士衣服,手拿念珠,从里面走出来。仔细一看,原来是我的父亲。父亲责问我说:“你曾经做过不公道的事,你知道不知道?”我问是什么事。我父亲说:“你在判递铺(传递公文和货物的驿站)的杀人案时,冤枉了别人,所以老天爷故意夺去你的爱子。幸好你还积了点阴德,所以没有一下子夺去你的寿命。你今天回到人世,一定要忠心为国,孝顺长辈,不要谋私利,戒杀戒淫,不要贪婪,不要发怒,只要按我说的去做,可以保你平安到寿终,不听我的话,你的官位和寿命都要削减。”

 

◎明孝宗弘治七年,吕琪到郊外春游,遇到一个已经死了的过去在他的衙门里当差的人。拿出一张写了字的纸牌子给他看,对他说:我现在又在东岳府当差。今天接到上司的批示,要提走七十二个人的性命。名单中有你,我因为和你是熟人,不忍心逼你。你赶快回家去把要办的事办完,等我到浙江和另外一个地方去,把那里该提的人提完,约一个月,回来再提你。

吕琪回家后,把这件事告诉了他的儿子们。他说:我这一生,还有三个心愿没有了。我下面的人中,某家老五死了,还没有给他办丧事,这是第一件事。有个女子已二十岁了,还没有给她办理婚事,这是第二件事。有一条路垮塌了很久,还没有修,这是第三件事。于是他马上拿出钱,叫儿子们去把三件事办好。事办完后,他买好棺木寿衣,闭门谢客等死。几个月过去了,他却安然无恙。儿子们都认为他是乱说的。

年三十晚上,吕琪又遇见上次遇见的那个差人。向他作揖,笑著说:前次勾魂,正走在路途中,突然上面发下一道免提牌。牌上说你在阳间做了三件善事,所以单单释放了你一个人,又给你增加了二十年寿命。吕琪在这以后一直和往常一样很健康,果然又过了二十年才死。

 

◎江苏华亭地方有位姓赵的,到青浦去探亲。他看见一艘船扬起风帆,飞块地朝他驶过来。船上站了一个人,仔细一看,是他已经死了的仆人。他非常吃惊地问那仆人是怎么回事。仆人答道:我现在在阴间做事,上司命我取三个人的魂。赵某问他是哪三个。他回答说,一个湖广人,一个就是赵某要去探视的亲戚,还有一个是谁,差人不肯说。姓赵的问他:莫非是我赵某人吗?差人回答说:正是。赵某非常骇怕。当他走到他要探视的亲戚家门口时,已经听到里面的哭声了。他赶紧回到住处,又看见他那位仆人。仆人说:主人暂且不要害怕,如果到晚上我都没有来,你这次就可以免死了。赵某问他是什么原因。他说:我在路上看见有人替主人开脱说主人全家人都戒杀。那天晚上,那位仆人果然没有来找他,赵某终于安然无恙。这件事发生在明朝万历三十四年七月初七日。

 

◎有一位读书人到省上去参加考试。文章写得自己很满意,所以就在省上等著发榜。有一天,他偶然到一座寺庙走游玩。寺院的房檐下有一个以看相赚钱谋生的人。读书人上前请问,看相的说:你的骨相寒薄清苦,就算你有班固、司马迁那么好的才学,文章写得比韩愈、欧阳修的还好,也很难成名。这位读书人不相信,榜发出来,果然没有考上。他又去向看相的请问这一生的命运。看相的人说:凭你的骨相,怎么敢给你说什么好话呢?不过,与其迫切求取功名,不如花点大气力积阴德。这样也许可以改变你的命运。

读书人在回家的路上,自言自语地说:我的确很贫穷,周济别人,做好事,又怎么办得到呢?这样翻来覆去地犹豫不决,很多天都拿不定主意。一天突然想到:我平时曾到一些学馆去教书,看见那些做老师的,常常误人子弟,罪过最大。我从今天起,用心研究教学的道理,通过这种方式来积德,也差不多吧。

三年以后,他又去参加考试。他到寺院中去寻找看相的人,那人还在那里。行礼之后,看相的人说:先生精神饱满,光彩照人,这次考试,考上是毫无疑问的。发榜时,果然榜上有名。这位读书人去庙里感谢看相的,并问道:为什么过去谢绝我那么严峻,现在又这么准确地给我预测?看相的人说:我记不起了。读书人把前次的事仔细说了一遍。看相的人说:你的外形和骨相全部都变换了。用心于教学事业,这不是阴德是什么呢?以后的福德还大得很呢。

 

◎戴渊年轻的时候,仗义行侠,行为却不检点,经常在长江淮河一带,抢劫商人旅客。陆机休假回洛阳,带的财物很多。戴渊支使一些年轻人去抢劫。他自己则在岸边坐在躺椅上,指挥左右的人,安排得头头是道。陆机在船上远远地对他说:你有这么高的才干,怎么就只当个强盗呢?戴渊于是泪流满面,丢下剑,归顺了陆机。陆机与他结为朋友,推荐他过江去做官。后来戴渊的官升到征西将军。

 

◎江宁县有位书生去赶考,他所投宿的旅店对面是某指挥官的府第。指挥官有个女儿,刚长成人。她看见这位书生风流潇洒,于是对他十分有意。考试完毕,这位小姐就让她的婢女把心意告诉这位书生。并对他说,指挥官到别处去了,约他晚上去相会。这位书生害怕损伤了品德,不敢应允。与书生同住这一旅店的一个朋友,一向为人轻薄放荡,偷听了婢女和书生的谈话,那晚假装成这位书生前去赴约。晚上光线昏暗,婢女没有认出他,就把他带进去了。这位小姐就和他寻欢作乐,事后很疲倦,不知不觉就睡熟了。正好这晚指挥官回来了。他看见门未关闭,心中很疑惑,突然间闯进去看见那里的情形,心中大怒,拔出佩剑把他两人一齐杀掉,然后到官府自首。第二天发榜,书生第一榜就中了进士。他于是对人说:假如我轻薄放荡,现在名字已经登在录鬼薄上了!

 

◎陈良谟要到江西广德游学,同学张司训对他说:归安的武大尹今年秋考时一定会当主考官,我介绍你去拜见他,考场上可得点方便。陈良谟答应了一声就出来了,但他私下认为,考上考不上是各人的命运,用不正当的方式谋求进身之阶,只会让有识之士瞧不起。于是借口身体不适,没去拜见武。后来陈良谟考上了,选中他的人正好是姓武的主考官。如果当初去拜见了这位考官,那么以后他们二人都会有污点了。

 

◎秦君昭年轻时到京城去游历。他的朋友邓某人备了酒在路旁为他送行。过了一会带了一个小姑娘来,是个美人儿。他叫小姑娘上前拜见秦君昭。指著这姑娘说:这是我为某主事买的小妾,幸好你的船顺道,可以替我捎带著送去。秦君昭不敢答应,邓某就生气了,说:就算是你把她据为己有了,也不过是二千五百贯钱罢了,你又何必生硬地推辞呢?秦君昭只好勉强答应了。他们乘船缓缓地驶到了临清县。天气慢慢热起来了,晚上蚊虫很多。秦君昭就叫小姑娘进帐子与他睡一处。这样,一直到了京城。他把小姑娘安置在旅店里,拿著朋友的信去拜见那位主事。主事问:你是带著家眷一道来的吧!秦君昭回答说:没有。主事心中十分不快,马上叫人用小车子把小姑娘接回去。三天过后,主事来感谢秦君昭,说:你真是位有道德的人。昨天我已给我姓邓的朋友写了信,好让他知道,你果然没有辜负他对你的托付啊。主事与他一起开怀痛饮后才告别而去。秦君昭就在那一年考中进士。他的子孙中一直有人做大官。

 

◎薛□在明朝弘治十五间,考中进士。在这之前的一个月,他梦见他的父亲与另外两个老人在一起。那两个老人中,有一个身躯只有普通人一半那么大,另一个的身躯比一半人还要小。他们三人一齐对薛□说:你只说考中举人,考中进士都很容易,你哪里知道在这之前先要考核我们的阴德。这中间我们受了多少辛苦,才有你今天的荣耀和显赫啊!孩子,你自己也应多积点德,用来留给你的子孙。薛□问他父亲,两位老人是谁。他父亲指给他看说:那位半人大的就是你的祖父,最小的那位就是你的曾祖父。

 

◎罗循是江西吉水地方的人,很有阴德,曾经与几位伙伴一同到京城去。他丢失了一件粗布衣服。与他住在同一旅舍的一位书生发现了那件衣服。他拉著罗循去找到拿走他衣服的那个人,拉著那人穿的衣服对罗循说:这不是你的衣裳吗?罗循说:与我那件不过偶然有点相似,但并不是我的衣服,说完就赶快离开了。他对同舍书生说:失去一件衣服,对我并没有多大损失,而他得个坏名声,以后怎么在读书人中自处呢!后来罗循考取了进士,官居副使。

到了壮年时期了,他还没有儿子。有一天办公事路过一座寺院,看见那里停放著七口棺材没有下葬。他把自己的官俸捐出来,叫和尚把那些棺材埋了。晚上梦见神人,赏赐给他一个童儿。于是夫人就生下儿了罗洪先。他替孩子取号为念庵,就是一念之善的意思。明嘉靖八年,殿试时念庵得了第一名,后来成为著名的理学学者。

 

◎文毅公商辂的父亲曾经在严州做府吏。他经常劝同事奉公守法,不要在文字上耍花样害人。官员都听命于他。下属各县有囚犯押解到州府,凡有冤屈,他一定要替他们申诉,救助他们,许多人因此保全了性命。一天晚上,太守远远地看见府吏的官舍放射光亮,寻迹象查看,不是火光。第二天早上,太守问官员们昨晚上家中发生了什么事。商辂的父亲说:我家里生了一个儿子。太守觉得这件事很奇特,就说:这一定是个贵子,满月后,抱来让我看看。孩子满月后,抱到太守家堂屋里去,太守一看又惊奇又羡慕。命令下属打开黄罗伞盖,送孩子回官舍。后来,商辂考举人,进士,殿试都是第一名,连中解元、会元、状元,并进入内阁为相。

 

◎范文正公小的时候,又孤单又贫穷。他每天只吃少量的碱菜稀饭,勤奋刻苦地读书。有一次,他问一位看相的说:我能当上宰相吗?看相的人说:不行。他又问自己能不能做个有名望的医生。看相的人十分惊奇地问:为什么你先问的地位这么高贵,后问的又这么卑微呢?范公回答说:因为只有宰相和名医才能救人。看相的人说:你的仁爱心到这种程度,是一个真正的宰相。后来范仲淹真的作了参知政事(副宰相)他的儿子范纯仁,也当了宰相。

 

◎松陵地方有个渔翁名叫李正,他住在一个很僻静的小港湾旁。一天傍晚,他捕到了一些鱼,就买了点酒独饮。一会,有一个人站在他门外。李正问:你从哪里来?那人说:我不是阳世间的人,是鬼,死在这条溪中很多年了。我见你一人独饮,想找杯酒喝。李正说:你想喝酒,就坐下来吧。鬼便坐下来和他对饮。一会儿,酒喝完了,鬼告辞离去了。以后,鬼经常与李正来往,差不多半个月了。一天鬼对李正说:明天,代替我的人就要来了。李正问:是什么人。回答说是个驾船的。第二天,李正在河边等候,果然有个人驾著船来了,但没有发生任何变故。到晚上鬼来的时候,李正问:为什么没让他代替你呢?鬼说:那个人小的时候父母就死了,他要抚养他的小弟弟,我把他害死了,他弟弟也活不成,所以把他放了。又过了半个月,鬼又说替代他的人来了。果然有个人到岸边来,但走来走去,转了几圈又走了。李正又问他为什么不取他作替身。鬼说:这人的老母无人依靠,我怎么能害他呢?李正说:你有这样的善心,决不会长久落在阴间的。过几天,鬼对他说:明天有位妇女来替我,特地来拜见告别。第二天晚上,李正看见一个妇女站在岸边,几次想跳水,结果又上岸走了。鬼又来了,李正问:为什么又放弃这次机会?鬼说:天帝是爱护生命的,这位妇女刚怀有小孩,如果伤害他,就弄死两条性命了。我作为一个男人,淹死在这水边上这么多年,还找不到一条生路,何况这个孕妇。她在这里要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出路啊!即便是让我的魂魄消散在水里,我也决不忍心做这样的事。说话间,泪水流了下来。过了几天,鬼穿著大红袍子,戴著官帽身佩玉带,领了一大群随从,来与李正告别。他说:天帝因为我仁慈有道德,爱惜生命,下诏封我作这里的土地神。说完就不见了。

 

◎韦丹快四十岁了。考明经(又叫贡生,国子监的学员)没有考上。有一次,他骑著一头跛驴到洛阳中桥,见渔翁捕了一只鼋(鳖的一种),有好几尺长,放在桥上。那只鼋呻吟著,只剩几口气,眼看就要死了。观看的人像一堵墙似的,都想买下煮来吃,只有韦丹觉得它很可怜。问了问价,要二千大钱。那时天气很寒冷,他身上的衣服没有可脱的,于是就用自己所骑的驴子与渔翁交换,然后把鼋放回水中,自己步行回去了。

当时,有位胡卢先生,不知从哪里来的,行为举止十分古怪。他占卜问事像神仙一样灵验,韦丹便去请问命运。韦丹一去,胡卢先生忙得倒穿著鞋子到门边来迎接他。十分高兴地对韦丹说:我一心盼你来,已等了你好多天了,怎么这么晚才来啊!韦丹说:这次来就是拜见先生。胡卢先生说:我的朋友元长史,一说起你就赞不绝口,托我求见你,现在我们就一起去吧!韦丹暗自考虑了很久,说:先生,你是不是弄错了,我只是来请你占卜一下前途。胡先生说:你的前途我怎么能知道呢?元君是我的师父,你应该自己去仔细问他?于是柱著拐杖与韦丹一齐到了通利坊。穿过一些安静幽雅的小巷,到了一小门前,轻轻叩门,有人应声开门,立即请他们进去。走了十多步,又有一道木板门,又走十几步,才看见大门。门庭规格十分宏大壮丽,很像公候的府第。有几个丫环,都非常美貌华丽,连忙出来迎接宾客,进去一看,里面摆设新颖华贵,异香满室。一会儿,一位老人,眉毛胡子都是白的,身高七尺,穿的裘皮衣服,系著皮带,由两个仆人扶著走出来。老人自称元浚之,先向韦丹下拜。韦丹十分惊异,连忙上前还礼下拜,并说:我是个贫穷没地位的读书人,想不到老人家这样抬举看重我,实在不明白是怎么回事。老人说:我这老头子眼看著就要死去的生命,是你赐还给老夫的啊!先生虽然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但我这个受恩惠的人却常常想以自己的生命来报答你啊!韦丹才猛然明白,这位老人就是那只大鼋,但始终没有明白地说出来。老人于是安排珍馐美味款待他,玩了一整天,韦丹准备回去。老人从怀中举出一卷文字交给他,说:知道你想问自己的命运,所以我就到天上有关衙门去,把你一生的官和遭遇抄了一份,就算是对你的一点报答吧!当官不当官都是你自己的命,只是贵在自己事先能知道罢了。老人又对胡卢先生说:希望你借给我五十贯钱,给韦君买个坐骑,让他早点西去,就是我的愿望了。韦丹一再拜谢,告辞而去。第二天,胡卢先生送了五十贯钱给他,用来解决旅途中经费问题。那卷文书清清楚楚地说,明年考试能高中。又说某年做某官,共作十七任官,年月日都写得很清楚,最后将升任江西观察使,直到御史大夫。末后三年,大厅前皂荚树开花时,将有变迁,往北返家乡。以后就没有说了。

韦丹非常珍惜地保存著这卷文书。以后中进士,做官,完全如文书所说,一点不差。洪州府大厅前有一株皂荚树,是棵古树,传说这棵树如果开花,这里的主人就有忧伤事。唐宪宗元和八年,韦丹在洪州做官。一天早上,皂荚树突然开花了。韦丹立即辞官回乡,途中去世。他的儿子韦宙官至尚书仆射同平章事(即宰相),韦岫官至福建观察使。

开初,韦丹遇见元长史时,心中觉得很奇怪,后来又去他的住处寻找,就找不著了。韦丹去问胡卢先生,胡说:他是神龙,变化无常,你怎么找得到呢?韦丹说:既是如此,为什么又会在中桥遭难呢?胡卢先生说:灾难困厄,普通人和圣贤,神龙和小虫虫谁都免不了,这又有什么奇怪呢?

 

◎明永乐年间,李时勉做侍读时,奉皇上的命令,陈述十五件事,其中十四件都被皇上应允执行。明成祖去世,仁宗继位,改元洪熙。李时勉上疏谈论当时的政事,与皇上意见发生了对抗,皇上发怒,命武士用金瓜(卫士所用的武器,顶端为瓜形,饰以黄金)捶打他十八下,拖出金殿,降为御史。后来又因说话议事与圣旨意思相背逆,被下到锦衣卫狱中。开初,他的肋骨被金瓜打断了,到挨棍子时,断了的肋骨一下子自己又接上了,一个月后伤就好了。第二年,明宣宗继位,追究他抵忤仁宗的事情,下令叫士兵给他带上枷锁押到大殿上当面拷问。才一会儿,又命令王指挥到狱中去把他绑到西市斩首。王指挥由皇宫端西门出去时,他已被绑著进了皇宫端东门,所以没有碰见。他被拉上殿后,皇上问他为什么忤触仁宗。李时勉把当时上疏所陈述的事由一条一条背了出来。说到第六件事时,伏在地上不说了。皇上一再追问,他回答说:天子威风太大了,我无法详细回忆。皇上笑了笑说:这件事的确是不好说的,谏稿还在吗?他回答说:烧了。皇上说:真是个忠臣啊!命令卫士把他的枷锁取了,恢复了他的官职。

 

◎明景泰年间,章纶作仪制郎(礼部官员)因改换太子的事向皇上进言,获罪下狱,在狱中囚禁时间长了,头上长了虱子,痒得难受,很想有把篦子篦一下。忽然,有一群雀鸟共衔一样东西坠落在院子里。他拿起来一看,是一把新作的带有牙边的篦子。章公感谢神灵的赏赐。把篦子小心地珍藏起来。一天下大雨,章纶移到干的地方去睡,他刚挪开一间床那么宽的地方,墙轰的一声就倒塌了。如果他不移动一下,就压死在墙下了。

 

◎明朝洪武十三年,胡惟庸谋反。他谎称家中的井里涌出美酒,请皇上去观赏。胡家的府第在西华门附近,守西华门的内使云奇知道了胡的阴谋。他奔跑著冲向皇帝的仪仗队,拉著皇帝的马勒子要想报告那里的情况,由于紧张,气太急,一时说不出话来,皇帝怪罪他太不恭敬。左右随从就把他拉下去一阵乱打。云奇的右臂已被打断了,临死前,始终竖著一跟指头,指著胡贼的府第,一直不肯收回去。皇上明白了他的意思,登上城楼往下俯看,看见胡惟庸府第内,屏障围幕间,有刀枪戈矛,兵丁埋伏了好几层,马上派人把胡惟庸捉拿了。胡惟庸的党羽都伏罪而被诛杀。皇帝想召见云奇时,他已死了。皇上非常悼念他,追封官爵,赐厚葬,并派六户人春秋两次祭祀时,为他扫墓祭奠。

 

◎李善是南阳李元的家奴。由于瘟役,李元一家都死了,只留下一个儿子名叫李续。生下来才只有十天,奴仆们私下商量,要杀掉李续,瓜分他的产业。李善暗地里背著李续逃到山中。他亲自喂养,他的乳房竟生出了乳汁。李续还是幼孩,李善凡事都跪著向他禀告。到孩子十岁时,李善和他一齐出山到县上去状告了那些奴仆们。县令钟离意,把那些奴仆全部抓来杀了。皇上因为李善的义举召他到朝中做官。拜他为太子舍人。后来又升迁日南去作太守。李善从李元坟墓经过时,一里以外就脱掉官服,穿起从前的衣服,拿起锄头到坟前除草,跪拜痛哭,非常哀伤。又亲自做菜去祭奠。祭拜时,他哭著说:老爷、太太,李善来了。住了几天才走。后来他又升任九江太守。李续也做了河间府从官。

 

◎元朝末年,大明的部队攻克燕京。元朝的大臣危素和黄□约定以死殉国。黄□投井而死,危素逃到报恩寺,也想投井。一个和尚把他拉住,说:你一死,国家的历史也就断了。因此危素未死。明太祖朱元璋仍然任命他当大学士。皇上虽然因他才学好,把他当作顾问,但心中却很鄙薄他的人品,有时竟叫他危狗。有一天,皇上到东阁查看,危素走过来,他的鞋子发出咄咄咄的响声,一直响到门帘里面。皇上问是谁,他回答说:是老臣危素。皇上说:是你么?我还以为是文天祥来了呢!危素十分恐惧,吓得周身是汗。皇上说:危素!你如果真是元朝的老臣,为什么不到和州去守余阙的庙去呢?原来余阙十分忠于元朝,因不投降陈友谅而死了,明太祖赞扬他的气节,为他修庙祭祀他,所以派危素去做庙里烧香的人,让他于心有愧。不到一年,危素就因忧愁而去世了。

 


[狮子吼净土专修网] www.amtb-shizihou.org 2011-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歡迎轉載流通 功德無量 E-Mail:amtbshizihou@126.com    吉ICP備16003483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