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大经科注学习班学习分享

丁嘉丽老师学习分享(4)

时间:2015-05-22 07:14:37   作者:丁嘉丽老师   来源:香港佛陀教育協會   阅读:1553   评论:0
内容摘要:老法師:諸位同學,大家早。今天第一份報告是丁嘉麗同學。  學生:「孝是做人的本,是成佛的根」。尊敬的恩師上人及諸位大德仁者,阿彌陀佛。最近慚愧門外弟子丁嘉麗,於「學海賢老和尚,在生活中念佛的體會」分享之後,世界知識出版社的同仁們說,這麼好的內容,不能只限[佛教內部流通,要正式出版...

    學生:慚愧不肖弟子丁嘉麗恭敬報告的題目是「不要假學佛,不當佛油子」。特叩呈內容如下: 

  一、生病時佛號掉鏈子 

  弟子近來認真聆聽恩師上人講經,總是強調名號功德不可思議,學習班上又聽聞到許多同修分享的念佛功德事蹟,倍受鼓舞。我特別想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的心得體會,可以說從反面教材來說明老實、聽話、真幹念佛的重要性,真的慚愧至極! 

  事情要從今年元旦我生的一場病說起,就是這場病,讓我清醒的認識到我念佛功夫太差了,關鍵時刻根本提不起佛號來。我學習印光大師十念法念佛已三年時間,自認為有進步,不知不覺生起了傲慢心。而且我也多次親近過恩師上人,親近過胡小林老師,那分得意不經意間增長了我的自以為是。結果有一天,我在與孩子交流中專挑她的錯,恨鐵不成鋼,情急之下突然就暈倒了。當時還有一些同修在身邊,她們拼命的提醒我,「嘉麗姐,趕緊念佛!」「嘉麗姐,心中啥也別想,快念阿彌陀佛!」可我卻說:「趕緊打一二0,我這兒難受著呢,天旋地轉,念什麼佛!」送醫院的路上,我噁心吐得稀里嘩啦的,根本想不起佛號來,反而抱怨佛友們沒聽我的話,忘記帶塑膠袋,難受得「哎喲哎喲」喊個不停。兩個佛友著急得提醒我,「嘉麗姐,您別哎喲了,快念佛吧!」我當時很煩她們不能體諒我的痛苦。到了醫院,我嫌醫生、護士動作怎麼這麼慢,咋還不快給我打針,怨恨惱怒煩齊上陣,根本想不起來念阿彌陀佛,念頭全在身體的病痛上。 

  經診斷我得的是美尼爾綜合症。後來回家不能動,一些佛友照顧我,在我家中念佛。我看佛友們念佛拜佛時,偶爾也會挺羨慕的想努力起身念佛拜佛,但不行,立馬頭暈,且毛病脾氣都來了,嫌佛友炒菜油煙大,煩佛友說話的聲大,這樣的日子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有一天,我把滿肚子委屈和事情的原由再一次向一位老菩薩訴說起來,沒想到剛說完,再一次天旋地轉,致使病情加重,還是一句佛號沒想起來。直到後來一位同修聞訊趕來棒喝我:「念佛人關鍵時刻根本提不起佛號,這是掉鏈子!妳這是打著學佛的幌子消遣佛法,妳這是假學佛!」這句話如雷貫耳,一下子把我驚醒了,到現在想起來我都直冒冷汗,後怕得厲害。這場病真真切切的告訴我生命無常,就在呼吸之間。我是萬幸中的萬幸,沒在那場病中走了,否則當時我那個瞋恨心之大,必下阿鼻地獄。 

  學十念法念佛已經三年了,病魔一來,居然一聲佛號也提不起來,這個太可怕了!恩師上人多次講經時提到念佛的「念」不是嘴念,是「今心」,即現在的心中有佛。我的心中沒有佛,我還是自私自利,五毒俱全,怎麼會不生病?這場病給我敲響了警鐘。我口口聲聲說自己是念佛人,天天在念佛,為什麼生病時一聲佛號都提不起來,關鍵之時掉鏈子?就是我不老實,沒真聽恩師上人的話,我也沒有真幹,根本沒有放下身心世界來念佛。我那時念佛有點像是應景,甚至有點想出風頭,貪好、圖名,沒有為了了生死而念佛,沒有堅決的出離心來念佛,也根本沒有真思地獄苦,怕墮地獄而來念佛,也就是沒有真信切願的來念佛。 

  佛菩薩慈悲,恩師上人慈悲,知道我等學佛人的根基火候,今年特別為我們學佛人提供了修學的榜樣,敦促學佛人來學習上海下賢老和尚老實念佛求生淨土。尊敬的上海下賢老和尚是發了「輪迴路險,死生事大」的出離心,聽從自己的剃度恩師的教誨,一句阿彌陀佛佛號,九十二年不拐彎,老實、聽話、真幹,真得大利益! 

  感恩佛菩薩的不離不棄,和恩師上人的講經教學,也感恩年初的這場病,讓我認識到我的傲慢,我的自以為是,差點害了我的身命及法身慧命,讓我意識到自己是假學佛。恩師上人反反覆覆在講經中說到,沒有真正做到就是理不明,就是沒真信,就是有懷疑,有懷疑就要認真的聽經。我非常慚愧,以前有機會拜見恩師上人,每次恩師上人都叮嚀我一定要認真聽經,跟著黃念老的《大經解》學習,莫換題目,老實念佛。我當時總是對恩師上人說:「師父,您放心吧!我回去一定要好好聽經、好好念佛。」現在,慚愧不肖弟子丁嘉麗無顏以對,在這裡,請允許我這個大逆不道的學生向恩師上人及大眾懺悔:師父,我錯了,我不老實,陽奉陰違,我根本沒有聽進去您囑咐我的話,我也根本沒理解您的慈悲開示。我願意洗心革面,脫胎換骨,放下我慢、驕傲和自以為是,聽從恩師教誨,老實聽話真幹,一句佛號念到底,直至往生成佛,不換題目。 

  反思我這次生病提不起佛號的原因,就是我的投機心理很強,總有僥倖心,認為自己能經常親近到師父上人,也能經常親近到胡小林老師等大德善知識們,常常是沾沾自喜。我的想法是,他們的德行修為那麼好,靠他們保佑,靠他們的加持就行,我用不著苦修,我沾他們的光就行了。事實證明,我生的這場病給我重重一擊,這種投機取巧的心理害死人。自己的生死路上,只有真心靠定阿彌陀佛才是定心丸。而平時不老實念阿彌陀佛佛號,養成習慣,在業力奔流的因緣點上,自己真的是一點都做不了主。 

  後來一位同修給我分析,這種求高僧大德加持的心、沾光的心就是不老實,花花腸腸,會害了自己的法身慧命。一定要死盡偷心,老老實實念這一聲萬德洪名。俗話說得好,各人吃飯各人飽,念佛真得要自己實打實的功夫。我們念佛人的真功夫就是放下身心世界,這聲佛號不懷疑、不夾雜、不間斷。平時就得死心塌地的念這聲佛號,以備臨終之需。我生病時那個難受情況已讓我六神無主,提不起佛號,臨終四大分解時如生龜剝殼的痛苦,那應該是我生病時的萬千多倍都不止,怎樣保證最後一念是阿彌陀佛?答案唯有老老實實回到當下,每天練習,每天念佛,把每天都當成我生命中的最後一天,用出離心來念佛。阿難尊者遭遇摩登伽女之難,也說明了修行最終在個人,自己要對自己的生死負責。公修公得,婆修婆得,不修不得。 

  這次生病之後,我再也不敢不下功夫了,我要對自己的生死負責。我每天都求阿彌陀佛讓我老實聽話念佛,晚上臨睡前也真誠祈請阿彌陀佛慈父加持我在睡夢中保持正念,佛號不斷,而且一旦阿彌陀佛慈父來接引我時,讓我毫不猶豫放下身心世界,跟著阿彌陀佛慈父回西方老家。 

  二、身邊同修的表演及啟示 

  近來,我認識的很多佛友中有的改成念咒,有的改成拜占察懺,有的乾脆就反過頭來攻擊會集本是偽經等等。我是既慚愧又揪心,既感嘆又奮進,雖是五味雜陳,但心卻是更加堅定,莫換題目,老實念佛。我天天自我鼓勁,我一定要跟定一個師父,學習一部大經,衝著一個目標,西方極樂世界,死乞白賴的念這一聲阿彌陀佛。我天天對自己說,「信受彌陀救度,專稱彌陀佛號,願生彌陀淨土,成佛後廣度十方眾生」。 

  有一天,一個淨土念佛的老菩薩給我打來一個電話,特別興奮的告訴我,趕緊念楞嚴咒,念了特別清淨舒服。我說:「那您不念阿彌陀佛了?」老菩薩說:「念佛多枯燥,十多年來我也沒感應,我改念咒了。」老阿姨勸我也念咒,我婉言謝絕了。放下電話後我就想,為什麼念佛十多年的老修改念咒了?法門平等,無有高下,個人選擇也是自由的。但是從老阿姨身上,我看到了我潛在的一個陰影,那就是我也有求感應的心。這實際上是急功近利的心,急於求成,顯擺自己的修為,貪圖捷徑,不紮實用功改毛病習氣,不踏實念佛,耐不住寂寞,我自己身上也存在著這種想法甚至做法。 

  在三年前,我接觸到印光大師十念法時,我就想早點念好佛,來點什麼感應。我當時還把心思用在打拍子記數,用語調來記數等雕蟲小技上,總是想找出捷徑,快點出效果。我曾天天在佛像前求佛,咋不顯現給我點感應?因為著急,念佛成了愈念愈煩惱。表面上我看似在精進念佛,只是嘴念口善而已,所以佛號不牢靠,沒把握,一場病就露出馬腳。為什麼會是這樣?關鍵是佛理不明,經沒聽懂,一知半解,其實就是信不真、願不切。這樣子念佛肯定沒法喜,也枯燥,再加上求感應神通之心,很容易換題目,東奔西跑隨風轉。上海下賢老和尚說得一針見血,警惕我們學佛人,「啥感應稀奇不要求,啥都是自然的才好。」我才明白為什麼老和尚對我們說:「這幾十年來,我每天早上都是三點起來,燒香、念佛,我幹著活也念佛,轉著瞌睡了,歪那也念佛。回西方極樂世界,那不是一會兒就修好的。」阿彌陀佛,老和尚的這句法語太重要!他老人家大恩大德、大慈大悲來教化我等心浮氣躁之眾生,感恩叩謝老和尚。 

  衷心的祝願,所有學佛的淨土同修們,珍惜恩師講經說法的機緣,把握當下難得之《大經科註》講解及學習班學習,老實念佛,莫換題目。恩師上人教誨:一門深入,長時薰修,這是老祖宗留下的法寶,一定要老實聽話真幹。同時,寧動千江水,不動道人心,不做各種消息的傳播者和實踐者。 

  前些天我忽然接到了引領我進入演藝界的一位恩師打來的電話,說有重要的事情要跟我說。我非常吃驚的問他,出了什麼事?原來,演藝界有一位資深人士,她也學佛了,專門找到我的這位老師勸我改換師門,並且批評《無量壽經》會集本是偽經。我的這位老師立刻對那人說:「妳不知道丁嘉麗以前有多渾,她跟這位淨空老法師學佛之後才變好的。我這麼一大把年紀了,帶過那麼多學生,她是唯一一個逢年過節都給我電話、短信問候的人,也是在平常大事小事真心惦記我的人,分水嶺就是她跟這個師父學佛了。」我的老師還詳細的向那位演員說起以前我的一些事情和學佛後的變化,還語重心長的跟她說:「淨空法師好!他把嘉麗教好了,這樣的師父打著燈籠也難找。我就衝著丁嘉麗的變化佩服淨空法師,他講的法是不會錯的,他讓讀的經絕對不是偽經。」結果那人開始沉默不語。以前我年輕的時候,這位老師曾幫我度過難關,我卻知恩不報,令老師全家人都寒心。直到我學佛後,特別是近年來,我開始改正自己的一些毛病習氣,開始知道自己的過失,開始關心、尊重我的老師。最近我老想起我媽媽的一句話(她是戲曲演員),她老跟我說,她們戲曲界特別講究拜師學藝,師承一脈;一日為師,終身為父;師父的話重如泰山,師父的話要緊著聽,這是根本,別被其他的吆喝轉迷糊了。演戲這樣,我想學佛也應該這樣。 

  從年初生病之後,我真的開始認真的聽恩師上人的經教,每天哪怕多晚,我都要堅持聽這一天恩師的最新經教,我開始認真做筆記。反反覆覆的聽到恩師上人強調佛號的功德不可思議,這一句阿彌陀佛佛號是十方三世一切諸佛菩薩的總名號,是大總持。恩師上人總是在不厭其煩的說念佛的好處,幾乎每集講經中都說要向海賢老和尚學習,九十二年不拐彎,好好念佛,求生西方。我覺得踏踏實實的聽恩師上人講經,把道理聽明白第一重要,理得心安。理清楚了,佛號的功德自然不可小視,自然念茲在茲。這是我的真實體會,與同修們共用。現在,我不管別人是怎麼評價師父上人的,我的經歷真真切切的告訴我,我命運的改變都來自聆聽恩師上人的講經說法。恩師上人是我永遠的佛門導師,我雖遠未有資格成為他老人家的門內弟子,但我心嚮往之,我是跟定了恩師上人。今生決定要念佛求生淨土,這是對他老人家最好的報答。 

  三、切莫當佛油子 

  所謂油,就是熟悉了,不那麼真誠,不那麼認真。佛油子的意思是聽了一些佛學常識,知道了一些公案故事,以為自己聽懂了、看明白了,什麼都知道,習以為常,常了就不以為然。這個常不是真正的了解佛法究竟義,常裡帶著我慢之心,非常可怕。 

  今年是難得的時節因緣,恩師上人推薦我們認真學習海賢老和尚的光碟。剛開始的時候,我認真的觀看學習;時間長了,我發現我自己就習慣性的把海賢和尚的盤一放,耗點兒了,要麼是背台詞,跟著光碟說下面要播放的話,要麼就看著盤,腦子裡想著別的事情。有時還把光碟當成了背景音樂,直到迴向的音樂一起,馬上起身關電腦,意思是自己的功課算是完成了。我發現我疲沓了,把海賢老和尚的光碟當成應景了,很快我意識到這是非常嚴重的問題。為什麼劉素雲老師看了近七百遍光碟,遍遍是新篇,遍遍有悟處?我反思的結果就是自己沒有恭敬心,沒有敬畏心,沒有感恩心。 

  恩師上人常常提及印光大師法語,「一分恭敬得一分利益,十分恭敬得十分利益」。六祖惠能大師對五祖是萬分恭敬,所以得傳衣缽。沒有恭敬心的前提就是沒有真正做到孝親尊師。我們生為人身不懂珍惜,聽聞佛法不懂得珍貴,聽聞淨土念佛成佛的法門不懂得千載難逢。我們對三惡道不知畏懼,對極樂世界的美好不知道嚮往和感恩。我感覺自己有點成了佛油子,如果這樣下去再不幡然改悔,必造大錯。在這裡,我真誠的向來佛三聖懺悔,向恩師上人及法界眾生懺悔,我太輕慢無知了,請您們加持我認真改過自新。海賢老和尚的光碟就是《無量壽經》的總結,我一定要恭敬學習,老實聽話。 

  意識到這個問題後,我反覆問我自己:丁嘉麗,妳真信有極樂世界嗎?妳真信有阿彌陀佛嗎?妳真信有六道輪迴嗎?妳真聽師父的話嗎?我羞愧難當,我的種種做法證明我是假信。我忽然明白了,為什麼師父上人講經老講鍋漏匠的故事,老講瑩珂法師的故事。鍋漏匠是真的聽話、老實、真幹,恭敬自己的師父,信任自己的師父,所以念佛三年之後站著往生。瑩珂法師是真的敬畏因果,害怕下地獄,聽到念佛法門彌足珍貴,三天三夜的用功夫。我忽然明白了,為什麼恩師上人讓我們學習海賢老和尚,九十二年念佛不拐彎。海賢老和尚的盤我根本沒看懂,我只是熟悉了台詞而已。海賢老和尚老實、聽話、真幹,孝親尊師,不換題目,用心念佛。如果我再這麼悠悠然、泛泛然做個佛油子,追風應景式的觀看這張光碟,我絕對得不到佛力的加持,絕對得不到來佛三聖的加持,也絕對得不到佛號的真實利益。等無常來到,一氣不來,絕對下地獄,真是可怕至極! 

  四、只要覺悟,隨時都來得及 

  明白了這樣的道理,我現在的做法是,死心塌地每天認真聽恩師上人講經解惑。我感覺到恩師每天都只是在對我講經,我的許多疑問都在聽經時自然而然的消解了。明白了這樣的道理,我每天極其認真的堅持用十念法念佛,攝耳諦聽。我的做法是不貪圖多,講求品質,就盯準當下這一聲佛號,堅持做到印光大師提出的「念得清楚,聽得清楚,記得清楚」,這三個清清楚楚。我還時時用印光大師在民國二十四年寫給張靜江居士的信來警策自己,「念佛之要,在於都攝六根。當念佛時,攝耳諦聽,即是攝六根之下手處。能志心諦聽,與不聽而散念,其功德大相懸殊。此法無論上中下根人皆可用,皆可得益,有利無弊,宜令一切人皆依此修。」我體會到念佛要融於生活,要像海賢老和尚一樣農禪並重,佛號就是我的空氣,與我須臾不離開。我的手機裡收藏了胡小林老師提醒我的一段開示,在此也供養大眾:「睛當防雨備以傘,晝當防夜備燈燭,暑當防冬備棉帛,生當防死備功德。念佛念佛念彌陀,常念南無阿彌陀佛。」 

  明白了這樣的道理,我現在知道多一天時間就多了一天改過。念佛重在改過,否則喊破喉嚨也枉然,磕破了腿還是貪瞋痴慢的心,照樣走不出輪迴圈。我好自以為是,指手畫腳常常挑別人的錯,這驕慢的習氣不改不行。我開始學著專看別人好處,從他人角度看問題。我以前還特別替佛友著急,她們怎麼不來念佛?看了海賢老和尚的光碟,我明白念佛不是一個具體的事情,不必侷限在一定要來念佛堂念佛。念佛要與生活融合,時時處處都是道場,念佛是每個學佛人自己的切身大事,管好自己打緊。這樣下來,與同修的關係也緩和了。 

  明白了這樣的道理,我現在知道時間的寶貴,每分每秒的光陰太珍貴了。我每天都把鬧鐘定在四點,督促自己早些起來,與自己的身體和懶惰的習氣做頑強的鬥爭。我的體會是我以前太心疼自己的身體,太愛給自己找理由找藉口,譬如昨晚睡得太晚,要讓身體多休息一下,鬧鐘響了,我就安慰自己再多睡一會兒,結果常常這一會兒就是二、三個小時過去了。我現在不敢再放縱安逸了,時不我待。我意識到身體是個假殼子,不能任由這個臭皮囊做主,我一定要借假修真。元旦時的那場病深深教育了我,我現在知道老實念佛就是真正的懺悔,不再當老改犯了,我真的相信阿彌陀佛佛號裡包含了十方三世一切諸佛的一切法門。我不再糾結以前的過錯,我現在老老實實念佛就是改錯,就是後不再造,心裡踏實了許多。 

  前些日子聽到自了法師在報告中提到蕅益大師的開示,非常歡喜,認真的抄下來,每天都讀一遍,警醒自己。特錄如下,與眾分享:「真能念佛,放下身心世界,即大布施;真能念佛,不復起貪瞋痴,即大持戒;真能念佛,不稍間斷夾雜,即大精進;真能念佛,不復妄想馳逐,即大禪定;真能念佛,不為他歧所惑,即大智慧。」祖師大德開示在此,恩師上人慈悲講法在此,海賢老和尚的表法也在此,我等淨宗學人何其幸運恰逢其中,如果不珍惜此時節因緣實在是太可惜了!海賢老和尚最後的表法就是捧著《若要佛法興,唯有僧讚僧》的書照相,證明恩師上人弘揚的是正法,對恩師信任有加。我們念佛人真得三思,不要假學佛,不當佛油子,時刻反問自己:你是師父的好學生嗎?你是老實聽話真幹的念佛人嗎? 

  拉拉雜雜寫這麼多,僅僅是我個人的一些膚淺體會,不妥之處甚多,敬請恩師上人及諸位大德批評指教,不勝感激。無限感恩師父! 

  老法師:丁嘉麗同學的報告我們聽了、看了,我們在此地祝福她,她能回頭,這就是她宿世的善根福德因緣。確實,我們在這一生當中,無論在國內、在國外,看到許許多多的同學,初學的時候都叫人羨慕,可是到最後的結果,他換了題目,他拐彎了。我們看得很清楚,我們也不好說話,為什麼?各人生死各人了,絕不能跟別人結冤仇。我們冷靜觀察,能改過的我們要勸他,不勸他對不起他;心存傲慢、自以為是、不能回頭的就決定不提,也不去宣揚,也不要去跟別人說,希望他慢慢的回頭,回頭是岸。確確實實有一些人,也有我們自己親身遭遇的,為什麼會變?為什麼會一念糊塗?有道理。有什麼道理?沒紮三個根。三個根他念了,他也講了,講得都不錯,為什麼他自己還違背?他那個根是中年時候才補的,不是他真正的基礎。我們的老祖宗告訴我們,紮根教育一定不能夠失掉它的時節因緣。什麼時候?出生到滿三歲,一千天,這是紮根教育最適當的時期。用這個標準來看,我們就完全明白了。 

  我們這一代的人,很可憐,生在戰亂的時代。中國最近這一百年社會動亂,沒有安定過,我們自己沒有受過這個教育,我們的父母沒有受過,曾祖父母沒有受過,大概高祖父母說知道,未必他做得到。再往上追可以追溯至少兩百年,清朝嘉慶以後疏忽了。所以《無量壽經》上佛慈悲,告訴我們,「先人不善,不識道德,無有語者」,沒教我們,「殊無怪也」,今天他犯什麼樣的錯誤都不要去責備他。《三字經》上都說得好,人性本善,但是「性相近,習相遠;苟不教,性乃遷」。用在我們今天的社會,來解釋社會為什麼這麼動亂,為什麼我們學了傳統文化明知故犯,根是紮下去了,禁不起風吹雨打,一遇到風雨就塌掉了,這就是根紮上不牢,不牢固,他不會成就。出家在家都沒有兩樣,沒有恆心,沒有耐心。 

  早年我一個同參道友,慧忍法師,他在香港圓寂的。他好像大我五歲,也很好學,人很聰明,跟我一起學經教,我帶他到台中見李老師,我跟他住在一起。在台中住了十個月,非常用功,常常一夜到天亮,讀書。用功過分,到以後產生障礙,一看書本一片漆黑,一個字看不見,所以就不能再學下去了,回到台北再去趕經懺佛事。以後到香港,晚年在香港。早些年頭我到香港來,我們一定會碰頭。這就是不能著急,學東西要有真正發心,要慢慢來。他是過於用功過度,心裡急性子,希望趕快成就,哪有這個道理!跟我一起學佛的時候,我那個時候學《楞嚴》,我勸他學小部經,他不相信,他要跟我學《楞嚴》,吃了這麼大的虧。我告訴他,我學《楞嚴》,我前面有三十部經的基礎,我不是初學,你前面沒有那個基礎。這是一部大經,分量也大,義理也深,哪有那麼簡單?他不相信,他聰明,用心過度,所以得了這麼一個毛病,展開經本,他告訴我一片漆黑、一片空白。這個是我們講老實、聽話、真幹,他沒有這三個條件。還有一個聽我講經的,十幾年,經教學得很好,講得很不錯,確實是個人才,結果敵不過名聞利養、高名厚利,他就離開我,就走了,非常可惜。不能吃苦,欲望太高,這都是紮根教育沒做好。紮根,他是二十多歲的時候才學《弟子規》,他不是從小紮根。所以古人從小紮根有道理,四、五歲就有能力辨別是非善惡,不善的他會遠離,好的他會接近。中國幾千年來,你看歷朝歷代,都有聖賢君子出現世間,這些人出家都是高僧大德,為什麼?基礎深厚。 

  所以今天我們遇到的困難,難在什麼?都沒有根,我們自己根也沒紮好。我這一生非常幸運,小時候雖然機會已經失掉了,改制了,私塾改成小學,我在私塾裡大概只有半年,沾到一點邊,看到那個時候情形。我同學當中周家麟居士,他早過世了,他大我七歲;換句話說,他私塾念了七、八年,底子厚,李老師常常讚歎,我們同學當中紮根教育只有他有。這人非常好,很老實,是李老師的好弟子,我們的好同學。慈光大專講座,我向老師推薦他,在講座裡面上課,他跟同學們講《百法明門》,法相宗的一部小論,講這門課。如果不是從小紮的根,太難了。我這一生是因為天天講經、天天讀經,這才穩得住,如果不是天天講經、天天讀經,這個社會上誘惑力量多大,能不動心嗎?能不隨波逐流嗎?所以那是正常現象。我縱然親近三個老師,我保不住自己。所以我還有個大恩人,韓館長,她照顧我三十年。我對她的要求,我說我只要天天有機會講經,天天有幾個人來聽,三個、五個都沒關係,只要有二個人來聽,我的講經不能中斷。這她替我做到了,這才能保得住。如果不講經,自己學,會懈怠;要講,講給人家聽,自己總得要認真準備一下,那就不一樣了。我一出家就教佛學院。章嘉大師教給我,勸我出家,教我跟釋迦牟尼佛學習,你學佛,首先要認識釋迦牟尼佛,學習釋迦牟尼佛就對了。這是他給我一個方向,給我一個目標,我一生沒有改變,愈學愈歡喜,法喜充滿。 

  知道了要改過、要回頭,所以丁嘉麗同學真誠懺悔。用什麼懺悔?念佛就是真正懺悔。她最近聽懂了,佛號功德不可思議,念佛應該分秒必爭,我還有一秒鐘,這一秒鐘念一聲佛號,不要讓它空過。什麼樣的方法,積功累德最殊勝?無過於念佛,無論做什麼功德,比不上念佛的功德。念佛功德是念全宇宙,念十方三世一切諸佛,阿彌陀佛的名號是一切諸佛的共同名號,又是自性佛,是自己的真如本性,沒有一樣缺的。這一句佛號具足了三聚淨戒,無論大乘小乘、顯教密教,全在這一句佛號當中,一樣不缺。這個要不是真正搞清楚、搞明白,你不懂的,不珍惜它;真正搞清楚、搞明白了,死心塌地,再也不換了。 

  非常非常難得,在我們這個時代能夠看到海賢老和尚表法,九十二年一句佛號,行住坐臥未嘗丟失,這他的功夫。我看他的碟看了幾十遍,看出我的看法,功夫成片二十五歲以前得的(他二十歲接受老師的教導,念這句佛號,二十五歲功夫成片),三十歲前後應該事一心不亂,四十歲前後應該理一心不亂。因為他老師知道(老師是高人),老師知道這個人是法器,是淨宗的當機者,他要認真學習,他會念到理一心不亂,理一心就是明心見性。所以老師說了,你一直念下去,明白了(明白就是開悟,他自己當時聽不懂),明白了不可以亂說,不能說。那是什麼?環境,在這個環境當中不可以說,說的時候人家說你造謠生事,那是別人嫉妒障礙的目標,不可以說。有神通不能顯神通,偶爾有一點點,讓人感到很驚訝。所以,他四十以後接受阿彌陀佛的教誨,為眾生表法。依正常來說,他老人家的壽命應該也是七老八十,不會超過一百歲的,那是佛力加持的,不是他自己的壽命。真正發心,真正代眾生受苦,壽命延長,這個延長是佛力加持的,這種事情在歷史上很多例子。 

無量壽經科註第四回學習班  (第一0二集)  2014/11/18  香港佛陀教育協會  檔名:02-042-0102 

 


上一篇:开吉法师学习心得分享
下一篇:没有了
[狮子吼净土专修网] www.amtb-shizihou.org 2011-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歡迎轉載流通 功德無量 E-Mail:amtbshizihou@126.com    吉ICP備16003483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