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讲座文字

信念

时间:2015-05-04 13:05:35   作者:妙音居士对刘老师的采访   来源:狮子吼净土专修网   阅读:883   评论:0
内容摘要:   ——一位省政府官員的學佛報告(劉素雲老師二零零三年五月四日講述於黑龍江省哈爾濱市自家住宅)題記當妙音居士在哈爾濱市做一項有關因果報應的深入調查和追蹤採訪時,一個偶然的因緣,聽說了這樣一件感人的事蹟:身患不治之症的劉素雲居士,曾是省政府的一名官員。她度依靠念一句「阿彌陀佛」...

信念

 

      —— 一位省政府官員的學佛報告
 二零零三年五月四日述於黑江省哈爾濱市自家住宅
題     記
妙音居士在哈爾濱市做一因果報應的深入調查和追蹤採訪時,一偶然的因聽說這樣一件感人的事:身患不治之症的居士,曾是省政府的一名官。她完全依靠念一句「阿陀佛」聖號,而治好了症,死亡的邊緣走回
利益生的慈悲心,接受了妙音居士的採訪並將她的佛心得告出,供養給大家。相信各位同修看了以後,一定會從中得到一些示和警策。
                                          ——妙音居士
劉素雲老師小檔案
性    別:女
出生日期:1945322
籍    貫:黑龍江省雙城縣人
信    仰:佛教
每天行持:念佛、讀經、聽經,8-10小時
修行守則:學為人師,行為世範
體    驗:學佛是人生最高享受
修行現狀:努力將業報身轉為願力身
追    求:老實念佛,往生極樂。倒駕慈航,重返娑婆。普度眾生,離苦得樂。
人生簡歷
1964年參加工作
    1964---1974 從事教師行業
    1975---1981 在東安教育處工作
    1982---1984 在東安廠宣傳部工作
    1984---2000 在黑龍江省政府經貿委工作
    1999年患「紅斑狼瘡」
2000年至今退養在家
 
片頭序幕提要
小標題字幕:出現生命危機
劉老師同期聲一九九九年,我就得了一場大病。可能大家有的知道,這個病就叫做紅斑狼瘡。這種病的死亡率特別高。得這種病的人,能夠活下來的,幾乎是很少很少。
小標題字幕:坦然面對死亡
字幕生已無可戀  死亦奚足厭  本來無生死  生死由心現 
劉老師同期聲我雖然得了這場重病,住了將近兩個月的院。我覺得,實際這也是一種表法的過程。我沒得病之前,當時我的體重是九十五斤。就我這麼高的個兒,九十五斤那屬於瘦子。得了這種病,住院五十七天以後,我的體重長了五十斤,整個人都變形了。就這臉上身上,全都是像苞米花爆炸了似的那個紅斑,簡直都沒個人樣了。所以我的同事、同學、親戚朋友,到醫院去看我。他們那種眼神兒,實際就是跟我告別呢。我心裏明明白白的。但是他們掉眼淚,我從來沒哭過。我還勸他們,我說你們哭什麼呀?生和死,我都看破了。它不是一個叫人很害怕的事
小標題字幕:自是不歸歸便得,故鄉風月有誰爭
【劉老師同期聲】我當時為什麼心態好呢?因為我沒把死當作一個負擔。後來給我主治的那個教授,他也不瞞我了。他說老太太,咱們這個科吧,一共有幾個病人,和你是一樣病的。但是你是最重的,你要做好思想準備,可能隨時有死亡的危險。我說是嗎?沒關係。
如果我在這個人世間的任務完成了,阿彌陀佛來接我,我就高高興興到西方極樂世界去了,那是我的故鄉。如果這個人世間的任務還沒完成,我就繼續在這兒多住幾年,把佛菩薩交給我的任務完成以後,圓滿了,我再走
人家說能混半年,或者能挺一年,那就不錯了。事實也真是這樣。和我一起住院的,和我得一樣病的,他們都比我輕,但是現在都不在人世了。
我一直覺得,雖然我得病了,我精神狀態一直非常好,我對我自己都比較滿意。得了這場病,沒有想到自己要死了,或者怎麼地。我就想,每一天,我都要把歡樂帶給家人,帶給我的親戚朋友,讓他們見到我的時候,能從我身上,感到有一種力量在鼓舞他們,實際是鼓舞我自己,也在鼓舞他們。
到現在我是什麼藥都不吃了。所有的藥,不管是針劑的,還是口服的,全都停了。他們問我,說你那個病,停了藥可以嗎?我說,這不是你們都看見了嗎?我不是活得挺好嘛。我現在不必用藥啊。過去我不懂,我吃了那麼多毒,現在我懂了。
誰是大醫王啊?佛是大醫王啊!還有任何醫生、什麼醫療技術能超過佛嗎?!我就一心依靠佛這個大醫王了!他一定會把我所有的病都治好的!
我出院以後,很多人問我,你這病是怎麼治好的?我坦率地告訴他們,念阿彌陀佛念好的!
反正通過我有病這一段吧,我體會到,通過學佛,使一個人的整個思想、精神面貌,都有很大的轉變。我這一生,能走入學佛這個大門,真是我的幸福。
所以我覺得,自己學佛吧,是一種快樂。你再把你的快樂帶給其他的眾生,那其他眾生,不也都快樂了嗎。
小標題字幕:淡泊名利
字幕:放開懷抱 看破世間 宛如一場戲劇 何有真實
劉老師同期聲我今年五十九歲了,我最不感興趣的兩件事,一是錢,二是名。這個恰好是世人最難放下的兩件事,我恰恰是把它看得最淡最淡。就在我沒學佛以前,沒接觸佛法以前,我也是這樣的。
你看我現在穿這衣服,這老太太真是屯到家了。這(指外罩上衣)是撿我姑娘的,這(指上衣)是撿我姑娘朋友的。這(指裤子)是我姑娘給我買的,說媽媽你穿這個,咱家養的小長毛貓愛掉毛,這個它不愛粘毛。鞋是我好朋友給我買的。所以他們都說我,這個人從來就不知道為自己想點什麼。
小標題字幕:為官清廉 福澤一方
【劉老師同期聲】兒子和姑娘,都沒有什麼正式的工作。他們都說,堂堂省政府的官員,自己的孩子,一個都安排不了工作。你在政府怎麼混的呢!
我說我在政府,我沒尋思給他們安排什麼工作。我覺得,這些都是順其自然。他們能幹個什麼,就幹個什麼。能幹到什麼程度,就幹到什麼程度。
他們說,那你姑娘、兒子在家待,你看上不上火?我說,我沒覺得上火,我覺得很自然。他們該幹什麼,他就幹什麼。現在不是沒餓嘛。
一開始,孩子們不理解,覺得媽媽怎麼對我們不負責任、不關心呢。現在我覺得,我的孩子都對我理解了。他們了解我的性格。我說,媽媽確實心裏沒想這些事,你們要說我對不起你們呢,也可以,我就向你們賠禮道歉了。我說,以後,下一世,你們再找媽媽,找一個能辦事的媽媽。現在,孩子們對我都非常理解,很支持我學佛。
小標題字幕:當奶奶的心情
劉老師同期聲我原來心裏最放不下的是誰呢?就是我的小孫女。你看她的照片,可乖了。多好玩!現在,我孫女我也放下了。原來,我孫女要有病吧,我特別急。恨不得讓這病長在我身上,我替她。就是當奶奶的這種心情。現在我放下了。如果我孫女要是有病了、住院了什麼的,我就想了,那有病就治病唄。我覺得,這都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就是她有什麼業,她該了,她也得了。
小標題字幕:奶奶和孫女的默契
【劉老師同期聲】我孫女今年剛剛六周歲,跟我一起念佛、拜佛。每天我倆有這個手勢(做豎大拇指的手勢)。這是什麼意思呢?就是問:你念佛了嗎?不用說出來。我倆打電話的時候,互相說的話:那個事忘了沒有?她問我,我說奶奶沒忘。我問她,她說:荷荷沒忘,我念呢。我睡覺前都念,一直念到我睡。所以我覺得,這個孩子真是也挺有佛性的。我真是挺高興的。這麼小她就能夠接觸佛法,真是一種幸福!
【劉老師同期聲】我看誰都好,我看誰都阿彌陀佛!我現在心裏對任何人生不起瞋恨心。不管是家裏的,外頭的。如果你把你的心思,都放在念佛、學佛、將來作佛上,你說你還有什麼放不下的?!還有什麼苦惱?!還有什麼煩惱?!
劉老師同期聲我現在是屬於退養在家。我覺得這也是給我學佛創造的一種機緣。現在,我每天就是看淨空老法師講的這個《細講無量壽經》。一共是二百六十四碟。我現在看到一百九十八碟。我每天大約是看八到十碟。每一碟不正好是一個小時嘛,所以我每天基本上是看八小時到十小時。從頭看到尾以後,我想再從頭來,每一碟,我每天再看它八小時。
劉老師同期聲因為有些事情,你沒聽之前,似懂非懂。聽師父一講,啊,這個事我明白了。那你以前做錯了,你不就可以改過來了嘛。另外吧,他起一種促進的作用。就好像他每天都提溜你,不讓你退轉。你要是三天不聽經吧,好像自己就有點懈松。我天天聽。我每天最少都不低於四個小時。所以我每天都覺得特別精神。我不知道諸位看我現在這個樣,你們看我,像不像一個,就像大夫說的,隨時都要死的人?我覺得不是。
小標題字幕:誓做眾生好榜樣
劉老師同期聲我活,在這個人世上,我要給大家做一個好榜樣。起碼做一個好人。然後再進一步,做一個好的修行人。如果我走,我也要給大家做個好樣子。
小標題字幕:願力
【劉老師同期聲】不管今生今世學佛遇到什麼困難,我都會精進不止。不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決不罷休!佛菩薩能夠加持我,我要站往生、坐往生、吉祥臥往生,我要選擇這三種往生的方法。人只要有決心,有信念,學佛一定成功!將來一定往生西方極樂世界,花開見佛! 
        
片名:信念——一名省政府官員的學佛報告
字幕她有多重身份賢妻良母  政府官員 「包青天」 絕症患者  居士 修行者
片頭畫面:劉老師家客廳、臥室、佛堂、念珠,劉老師讀佛經等鏡頭
以下為劉老師講述正文,一氣呵成,無一處間斷。拍攝亦是一個長鏡頭完成
盡虛空遍法界諸佛菩薩、龍天護法、一切有緣眾生:阿彌陀佛!
我叫劉素雲,今年五十九歲,原來在省政府經貿委工作。我是做政工工作的。一開始是在機關黨委,後來調到監察室,做監察室主任工作。後來,省減負辦成立,又兼任省減負辦主任。
我想跟大家談一談我學佛的因緣
一九九一年,大約是七月份。一個星期天,外面下大雨。我的一個好朋友來了,我倆在那嘮家常嗑。說,我突然說出來一句:庭芝,你跟我去請佛唄。當時我的好朋友,用非常驚詫的眼光看我說:素雲,你剛才說什麼?我自己也挺納悶,我剛才說什麼?我想一想,好像我說,讓你陪我去請佛。庭芝說:是啊,你怎麼想的?我說我不知道哇。在這之前沒有任何思想準備,我也沒有接觸過佛法。後來庭芝說:今天外面下大雨,下周再去吧。我說:今天去吧。結果我倆頂大雨,打個車就到極樂寺去了。在這之前,我從來沒去過極樂寺,我不知道極樂寺是個什麼地方。
我和我的好朋友到了極樂寺以後,我的好朋友說:素雲,你就看,這一排一排的佛,你看哪個佛朝你笑,你就和這尊佛最有緣分,那就是你該請的佛。我說是嗎?我就看。第一眼,我就看了一尊佛。我說就是這位。我的好朋友說:素雲,你再好好看看,這麼多佛呢。我說不用了,就是這尊吧。我說她是誰呀?當時我都不認識。我的好朋友告訴我,這尊菩薩叫觀音菩薩。啊,她是觀音菩薩,那我就請觀音菩薩吧。
就這樣,我就把觀音菩薩請回家了。
請回家以後,當時我家就現在這個佛堂,當時是書架,一格一格的,我就把觀音菩薩供在最上面了,每天瞅一瞅。大約有半個月,我覺得好像是擱那個地方是不是太高了,看不是那麼舒服。
又一個禮拜天,我就用那個小鋸條,自己就把書櫃的這個格拉掉了。把手都磨出血了,因為我不會用那個小鋸條。拉掉以後,我就按照我自己的想像,我自己就修了一個佛堂。大概就是現在這個模樣。後來我又改了一次。我把觀音菩薩請進來以後,我自己看一看:嗯,這回這個位置挺好的。
後來我就想,請了菩薩以後,還得怎麼辦呢?我都不懂。
我上班以後,就跟當時監察室的我戰大姐說:戰大姐,我告訴你一個消息。她說什麼消息?我說我請了一尊觀音菩薩。戰大姐非常奇怪:你怎麼想請觀音菩薩?我說我也不知道,反正我就是去請了。戰大姐就笑了。
後來我知道,戰大姐家,姐四個。大姐信基督,二姐、三姐、四姐都信佛。只是她在單位沒說過而已。我一跟她說,戰大姐就非常高興,說:素雲,挺好,挺好。
後來,隔了幾天,我說:戰大姐,請了佛以後,還應該怎麼辦呢?戰大姐說:要有個師父指點指點就好了。我說是,上哪找師父啊?戰大姐說,等等看吧。
過了幾天,戰大姐說,五大蓮池覺悟師父來了,你去見見唄。我說行。第二天,戰大姐的二姐來電話說,師父住院了,這次見不到了。我說行。反正不管說什麼,我都說行。因為我也不知道見師父是怎麼回事。後來,又隔了三天,二姐來電話說,素雲,你中午一點,你到什麼什麼街什麼什麼號,幾樓幾號,來見師父。我說行,反正我都是行。到那個時候,我就去了。
去了以後,第一次見覺悟師父。這個師父大約是七十歲左右吧,一看就非常慈祥。我不知道應該跟師父說什麼呀,我想師父問我什麼,我就回答什麼唄。後來師父也沒問我幾句什麼。坐了一會兒,師父就說:素雲,走,上你家去看看。我說行,打個車,就把師父請到我家來了。
當時我家是在六順街住,不是現在這個位置。進屋以後,我說:師父,你看看,我自己設計這個佛堂對不對呀?我不明白。師父一看特別歡喜。師父說:素雲,真好,真好,你家是佛化家庭。當時我老伴、我兒子、還有我兒子的對象和我,我們四口人一起皈依的這個覺悟師父。
這個覺悟師父,現在還在鐘靈寺做住持。
我的學佛因緣,我給別人講,別人都覺得非常納悶。說你事先沒接觸過,你為什麼那天下大雨就要去請佛?到現在我也說不清楚。
可能我現在接觸的佛法多一些了,我覺得這可能就叫做因緣成熟了吧。
我的學佛因緣就簡單給大家介紹到這兒。
下面我給大家講一講,對生死問題我是怎麼看破的
一九九八年,我看了一本書。就是這本書,叫《西藏生死書》。這本書,是西藏的一個活佛寫的。那個語言不像咱們漢族的話那麼通俗易懂。所以,我當時看的時候,似乎有點似懂非懂。但是,這本書裏主要是說生和死的問題,特別是重點說死的問題。我覺得就這個問題我看懂了,我知道死是怎麼回事了。原來人們把死都當作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那生離死別,好像是人世間最痛苦的事情了。我看了這本書以後,我懂了。
這個生和死,從人世間來說,它是一種自然法則。從佛學來說呢,它也是一種很自然的事情,就像我們穿的這個衣服。
這個衣服舊了,或者是破了,我們把它脫下去,又換了一件新衣服。也好像我們住的這個房子。原來我們住的那個小房子,又破又舊。現在我們生活水平提高了,我們換了一個大房子。非常乾淨整潔,住得非常舒適。人所謂的死,就像換了一座新房子,換了一件新衣服一樣。
我看了這本書以後,就為我了解生死,能夠把生死看破放下,好像是做了一個鋪墊。我覺得這可能也是佛菩薩的加持。
一九九八年看的這本書,一九九九年我就得了一場大病。可能大家有的知道,這個病就叫做紅斑狼瘡。這種病的死亡率特別高,得這種病的人,能夠活下來的,幾乎是很少很少。
我原來有兩個學生,他們都是這種病去世的。那個時候,他們得了這種病,大約能維持半年左右。當時我被確診這種病以後,孩子都特別害怕。姑娘和兒媳婦都哭得夠嗆,就怕她媽走啊,離開她們。我沒覺得是怎麼回事。
後來我第一次住院,在(哈尔滨)醫大醫院住的。醫大醫院就是每天打那個激素,吃的藥也是激素,打的藥也是激素。每天口服藥,一次是十三種,就這麼一大把全是藥。那所有的藥裏都是毒啊,實際就是我吃毒呢。後來,大夫就說,老太太心態挺好的。
我當時為什麼心態好呢?因為我沒把死當作一個負擔
後來給我主治的那個教授,他也不瞞我了。他說,老太太,咱們這個科吧,一共有幾個病人,和你是一樣病的。但是你是最重的,你要做好思想準備,可能隨時有死亡的危險。我說是嗎?沒關係。
如果我在這個人世間的任務完成了,阿彌陀佛來接我,我就高高興興到西方極樂世界去了,那是我的故鄉。如果這個人世間的任務還沒完成,我就繼續在這兒多住幾年,把佛菩薩交給我的任務完成以後,圓滿了,我再走。
當時大夫聽都挺奇怪的。後來他們就看我看的書,就是宣化上人師父講的《華嚴經》,一共是二十四本。我拿到醫院十二本,用黃綢子布包一大摞,就放在我那床頭櫃上。我每天都那在看《華嚴經》。
當時那個大夫去查房的時候說,老太太,你看什麼書?給我們看看可不可以?我說可以呀,我當時就把書拿給他們看了。他們都特別高興。說怪不得老太太心態這麼好呢,老太太信佛。我說是的。他們說信佛好嗎?我說好極了!
我覺得學佛是人生的最高享受這是我聽淨空法師講的一句話。我說,這句話怎麼這麼對我的心思呢?實際就好像從我心裏發出來的一樣。我現在真是體會到了學佛是人生的最高享受。
我住院住了五十七天,一共看了十二本《華嚴經》。當時我們同病室的病友,還有其他病室的病友,好像每天都上我那病房去,專門去看我,就研究這老太太怎麼回事。我說不用研究,你們都念阿彌陀佛,一念就明白是怎麼回事了。真是挺有意思的。
我雖然有了這場重病,住了將近兩個月的院。我覺得實際這也是一種表法的過程。
我沒得病之前,我的體重當時是九十五斤。就我這麼高的個兒,九十五斤,那屬於瘦子。得了這種病,住院五十七天以後,我的體重長了五十斤,整個人都變形了。就這個臉上身上,全都是像苞米花爆炸了似的那個紅斑,簡直都沒個人樣了。
所以我的同事、同學、親戚朋友,到醫院去看我。他們那種眼神兒,實際就是跟我告別呢。我心裏明明白白的。但是他們掉眼淚,我從來沒哭過。我還勸他們,我說你們哭什麼呀?生和死,我都看破了。它不是一個叫人很害怕的事。我就介紹這本書(《西藏生死書》),我說,你們都看看這本書,你們看了,也就明白了。
我出院以後,也吃了一些藥。後來就發展到什麼程度呢?吃藥更重,打針就發燒。我打上那個針,本來是退熱針,我不打不發燒,打上以後,十分鐘就發燒三十九度、四十度。大夫就納悶,說老太太這病我們研究不明白了。我們給你打這個藥,發高燒的人打上,他應該退燒。你是不發燒,給你打上你發燒。連三天都是這種情況,都不超過十分鐘。後來大夫說,所有的藥都撤掉吧。我同意。
到現在,我是什麼藥都不吃了。所有的藥,不管是針劑的、還是口服的,全都停了。他們問我,你那個病,停了藥可以嗎?我說,這不是你們都看見了嘛,我不是活得挺好嘛。我現在不必用藥啊。我說,過去我不懂,我吃了那麼多毒,現在我懂了。
誰是大醫王啊?佛是大醫王啊!還有任何醫生、什麼醫療技術能超過佛嗎?!所以我現在不吃藥了,我就一心依靠佛這個大醫王了!他一定會把我所有的病都治好的!
我有病一共住了兩次院,就因為這個病。第二次住院,還是打上針就發燒,全身都紅啊。大夫說,沒看到過敏過到這種程度的。所以又得把藥都停了,停藥我就得回家唄。回家以後到現在,也不用吃藥也不用打針,又好了。
前些天,我曾經上省居士林,去給他們講了兩次我得病的過程和治病的過程。這些居士們都聽得非常歡喜。
我覺得,我有病是一件壞事,也是一件好事通過我給大家表法,讓大家認識到,得了病並不可怕它可能也是一種業力現前
你覺得我今生今世沒做什麼壞事呀,那你多生多劫做的壞事、說的錯話,你現在只不過是不知道而已。所以這也是一種消業的過程
因此我覺得,我得了這場重病以後,我學佛、念佛的信心更堅定了!這對我更加精進地學佛,是一種促動。它沒有把我打倒!
說得了這場病,就坐吃等死吧。人家說能混半年,或者能挺一年,那就不錯了。事實也真是這樣。和我一起住院的,和我得一樣病的,他們都比我輕,但是現在都不在人世了。這確實是事實。
我出院以後,很多人問我,說你這病是怎麼治好的?我坦率地告訴他們:念阿彌陀佛念好的!很多人說,這老太太,她的性格就是從來不說謊話。從她嘴裏說出來的,都是真話。她說是念阿彌陀佛念好的,一定是念阿彌陀佛念好的!
我就覺得,我得這場病以後,住了兩次院沒白住。我在醫院裏結識了好多病友。他們和我得一樣病的,都非常痛苦。我都用我的現身說法,把他們的思想問題給解決了,使他們高高興興出院。
有一個嫩江的二十八歲病友。她說,我的孩子才不足一周歲。她說阿姨,你說我要死了,我孩子怎麼辦呢?我說,你死不了!你幹嘛要老想死呀?我說你那病連我的十分之一都沒有,你看我現在活得多健康啊!她聽了以後說,阿姨,我見了你以後吧,我就覺得我有了活下去的信心了。
所以我說,得病是一件壞事,它也是一件好事我要不有病,我要不到醫院去,我認識不了這些佛友,我解決不了他們的思想問題。
另外,我覺得一些大夫、護士,他們都和我非常親,不知道為什麼。他們沒事的時候,總喜歡上我那病房去坐坐。說和老太太嘮嘮嗑,就覺得心情特別舒暢。我說你們就讓我在你這兒多待兩天唄。我覺得真是給我創造一種,說大一點,可能是創造一種度人的機緣吧要不我怎麼能接觸這麼多人呢。
所以現在醫院有的護士,他們看我看的那個書,也拿過去翻翻。說老太太看什麼書哇?我在醫院裏看的書都是佛經。他們看看,哎呀,挺好,真挺好!老太太,我們一看你,就是這麼面善,就像自己的母親一樣。我說,那就好。你們要念阿彌陀佛那就更好了!就覺得更親了!咱們都是一家人。
反正通過我有病這一段吧,我體會到,通過學佛,使一個人的整個思想、精神面貌,都有很大的轉變
我原來沒有病之前,好像沒認識到這個水平、這個層次。我想,也可能這場病,給我創造了一個更加精進學佛的機緣
我現在有一種什麼感覺呢,當時我出院以後,我就在這個床上住。我每天晚上躺在床上的時候,我就覺得有人來給我治病。因為我當時身上、臉上,都是那種紅鮮鮮的斑。我當時閉眼睛躺,似睡非睡的時候吧,我就覺得,好像是有人拿一種非常清涼的東西,撣在我的臉上。那種感覺特別清涼,特別舒服。
後來有人說,你知不知道誰給你治的病?我說,我不知道,因為我看不見什麼。有人可能是天目開了還是怎麼地,我說不清楚。他們說是觀音菩薩來給你治病的。哎呀,我說,阿彌陀佛,太謝謝觀音菩薩了!
當時我臉上那個斑,醫院的教授說永遠不會退掉了。他說,你這個年齡段,你這種斑,就是你這個病鞏固住了,這個斑肯定是掉不了了。
後來我再去醫院,去見這個教授的時候,教授就問我,你擦什麼東西了?我說,我長這麼大歲數,連雪花膏我都沒擦過。結婚時候,我記買了兩瓶雪花膏,後來都擦腳了,沒往臉上擦。我說,我沒擦過任何化妝品。
他說,那你臉上這斑是怎麼沒的呀?我說,它自然就沒了唄。他說那奇怪了。那個老教授今年都快六十歲了。他說,我經歷過這麼多病例,沒有這樣的現象。我都告訴你了不能退,它怎麼就退了呢?
我說,有人讓我退,它就退了唄。他說,那是誰啊?我說,你以後就知道了。挺有意思的。所以後來,老教授他就想研究研究我,說我臉上抹什麼了把斑退掉的。我不能騙他,我告訴他,真是我什麼都沒抹。
最近臉上有些紅點,這都是比較正常現象。因為這個季節可能青草發芽了什麼的,稍微有點反應。
我一直覺得,雖然我得病了,我精神狀態一直非常好,我都對我自己比較滿意。
就是得了這場病,沒有想到自己要死了或者怎麼地。我就想,每一天,我都要把歡樂帶給家人,帶給我的親戚朋友,讓他們看見我的時候,能從我身上感到有一種力量,在鼓舞他們,實際是鼓舞我自己,也在鼓舞他們。
再一個話題,我想談談什麼呢?就是對這個名利,我是怎麼看破的
這一點吧,我覺得可能這是我與生帶來的。我今年五十九歲了,我最不感興趣的兩件事,一是錢,二是名。這恰好是世人最難放下的兩件事,我恰恰是把它看得最淡最淡。就在我沒學佛以前,沒接觸佛法以前,我也是這樣的。
到現在為止,我看不懂工資條。人家問我,說你現在工資多少?我想半天,我才能說工資條的最後一格好像是多少。具體數,到現在我都說不出來。
有一次漲工資,人事處給我少算兩級。當時我對面是機關黨委副書記。他說素雲,你的工資可能算得不對。我說沒錯,這還有錯嘛。他說你仔細看看。我說我看不懂。後來副書記說,那樣素雲,我要是給你找回來,你這兩級工資給我。我說行,你找去吧。副書記到人事處一問、一核對,真是少給我漲兩級。副書記說,怎麼樣素雲?這兩級工資給我吧。我說那就給你吧。
我覺得,錢這個東西都是身外之物,沒必要把它看得那麼重。
現在我每個月大約是兩千三百塊錢左右的工資,哪個月我也剩不下。
我的錢,誰都可以花。親戚朋友,街上的,就是我走道碰見的人,他要是困難,我跟他嘮嘮嗑,我都能把他領家來。我有錢給他錢,有衣服給他衣服。
你看現在我穿這衣服,這老太太真是屯到家了。這(指外罩上衣)是撿我姑娘的,這(指上衣)是撿我姑娘朋友的。這(指裤子)是我姑娘給我買的,說媽媽你穿這個,咱家養那個小長毛貓愛掉毛,這個它不愛粘毛。鞋是我好朋友給我買的。所以他們都說,這個人就從來不知道為自己想點什麼
我給你們講一個笑話,你們可別笑。
前些日子,極樂寺的靜波法師想要見見我,通過一個朋友介紹的。後來我說那就去吧。一說要去,我傻眼了。哎呀,我說我沒有褲子、沒有鞋。那是四月初,我說這怎麼去呢?我的兩個好朋友在這兒,當時就用那種眼神兒看我說:素雲呐,你怎麼搞的?你衣服呢?
我說我衣服都送人了,送沒了
她說那你沒想出門嗎?我說我沒想出門的事呀。她說那現在要出門了怎麼辦呢?
我一個好朋友王老師,她說你等,我回家給你找我褲子去。她個兒比我小半頭。結果回家翻了半天,給我拿了三條褲子。她那鞋號小,我穿不進去。她現上秋林公司給我買了一雙鞋,連褲子帶鞋拎到極樂寺。我們在極樂寺門口碰頭以後,我看她拿那麼大個包,我說你這是幹啥呀?她說:這是你的褲子,這是你的鞋。
我當時去,穿的啥鞋?穿我姑娘的一雙高跟鞋,一走一拐一走一拐的。她說,趕快坐臺階給我換鞋。我當時就坐極樂寺那個臺階上,換上了她給我買的這雙新鞋,穿我老伴的一條褲子去的。第一次就這麼樣見的那個靜波師父。
我那好朋友跟靜波師父說:師父,你看見沒有?今天來見你這身打扮,你見沒見過?給師父都逗笑了。
我說,別的事我不知道,我就是特別單純。社會上的事,和我都沒關係。什麼人情世故啊啥的,我都不懂
我後來又辦了兩件挺有意思的事,我跟你們說說。
這就說明,人啊,你要想學佛,你真就得簡單。簡單就是清淨。我真是就這麼理解的。
有一次師父讓我給極樂寺辦點事。我就請了我的學生,還請了我學生的岳父岳母,到極樂寺去照相。當時師父說,我這有相機,你可以去照。我說師父,現代化的東西我都不會用。我現在連半導體我都整不響它,我不知道它怎麼能響。師父就笑了,說:哎呀,你這個處長是怎麼當的呀?我說:我當處長不使這個東西。
後來我帶他們去照相的時候,還有我一個小佛友,我們五個人。我和我那個佛友,我們有居士證,進門不用票。那我就應該買三張票唄。當時我那學生去存車,我和他的岳父岳母,我們往前走。我腦袋裏反應的是買兩張票,我就給我那小佛友拿了二十塊錢,我說你去買票。當時我那佛友似乎是看了我一眼,我不知啥意思。結果她回來以後拿了三張票。我說你怎麼買三張票呢?她說劉姨,那不還有司機嘛。恰好那司機是我學生啊,我那學生就說,我老師就能數到2,數到3的時候,她就數不過來了,她不識數。我自己當時覺得挺不好意思的。你說我也不差這十塊錢,我哪能不給他買票呢。就是說,我這思想簡單到極處了
還有一件挺有意思的事。有一次,我們也是要到極樂寺去。後來,我就想領我同學去。我同學是搞美術設計的,因為要設計那個進門的門票,我不明白,我說把我同學請來。我就帶我同學去了。
結果下車以後,我說這也不是極樂寺,它怎麼搬家了呢?
我同學說,你來沒來過?我說,我頭兩天還來過好幾趟呢。
他說,那兩天,極樂寺不至於就搬家了吧?他說你看看站牌,咱倆是下車早了,還是下車晚了?
我說那看看吧。一看,下車早了。他說,下車早了,咱倆得往前走,下車晚了是往後走。你先把方向給我搞清楚。你這腦袋裏裝什麼了?
我說,我腦袋裏就裝阿彌陀佛,別的啥也沒有。所以我連道都記不住。
我同學當時就說,上學的時候,咱們班你是最單純、最善良的。好幾十年過去了,你怎麼一點沒變呢!你怎麼還這麼單純呢! 
完了來我家吃飯。我說:我得請你吃飯。
他說:你請我吃什麼?我說:幹豆腐炒豆芽。他說:就這麼一個菜呀?
我說:一個菜還不夠咱倆吃嗎?你要嫌不夠,我多炒點。
他說:多炒點,還是這一個菜?我說對,就這一個菜。
結果,我倆那天,就是大米飯,豆芽炒幹豆腐。我說:你吃完了覺得怎麼樣啊?我同學說:哎,別說,素雲,這菜挺好吃啊。我說:回家以後就吃這個,別再吃肉了什麼的。他說:我要經常在你身邊,肯定受你感染。我說:回家好好宣傳宣傳。
所以我覺得,自己學佛吧,是一種快樂。你再把你的快樂,帶給其他的眾生,那其他眾生不也都快樂了嗎?!
家裏的事,我現在都能放下了
我兒子和姑娘,現在都沒有什麼正式的工作。他們都說,堂堂省政府的官員,自己的孩子,一個都安排不了工作。你在政府怎麼混的呢!
我說我在政府,我沒尋思給他們安排什麼工作。我覺得這些都是順其自然。他們能幹個什麼,就幹個什麼。能幹到什麼程度,就幹到什麼程度。
他們說,你姑娘、兒子在家待,你看上不上火?
我說,我沒覺得上火,我覺得很自然。他們該幹什麼,他就幹什麼。現在不是沒餓
一開始,孩子們不理解,覺得媽媽怎麼對我們不負責任、不關心呢。現在我覺得,我的孩子都對我理解了。他們了解我的性格。
我說,媽媽確實心裏沒想這些事。你們要說我對不起你們呢,也可以,我就向你們賠禮道歉了。我說,以後,下一世,你們再找媽媽,找一個能辦事的媽媽。
現在,孩子們對我都非常理解,很支持我學佛。
比如說我姑娘,有時候在廣州愛吃一些眾生肉什麼的,現在逐漸逐漸地就轉變了。來電話跟我說,媽媽,現在我不吃肉了,我每天吃的都是青菜。我覺得這不也是機緣成熟的一種表現嘛。
我認為這些事都不用掛念
我原來心裏最放不下的是誰呢?就是我的小孫女。你看她照片,可乖了。多好玩!現在,我孫女我也放下了。原來我孫女要有病吧,我特別急。恨不得讓這病長我身上,我替她。就是當奶奶的這種心情。
現在我放下了。如果我孫女要是有病了住院了什麼的,我就想,那有病就治病唄。我覺得,這都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就是她有什麼業,她該了,她也得了。小的時候把它了了,大了,不就是沒有這些個業力了嘛。
我孫女今年剛剛六周歲,跟我一起念佛、拜佛。
每天我倆有這個手勢(豎大拇指的手勢)。這是什麼意思呢?就是問,你念佛了嗎?不用說出來。因為我兒媳婦有些時候就想,孩子這麼小,這樣好不好?她總想用現代那些方法教育孩子。
我孫女,大名叫劉芙蕖,(芙蕖就是荷花的別名),小名叫荷荷。我特別喜歡荷花。所以,我告訴我孫女,我說:孫女,你大名是荷荷,小名還是荷荷。什麼是荷荷呢?就是荷花的意思。我說:你看,奶奶佛堂前供的這荷花。
從一九九一年一直到現在,他們都說舊了,再換一盆新的吧。我就覺得,我這荷花都很有靈氣。
我說:荷荷,你就是這蓮花。她叫蓮花,也叫荷花。
我就覺得我孫女很有靈氣。她上樓梯的時候,一層樓梯是阿彌陀佛,第二層樓梯觀音菩薩,第三層樓梯是大勢至菩薩,第四層是普賢菩薩,第五層是文殊菩薩,完了是地藏王菩薩,清淨大海眾菩薩。我家這三樓,沒等念到頭呢,這不就到家了嘛。她家是六樓,從一樓一直念,念到六樓。
我倆打電話的時候,互相說的話:那個事忘了沒有?
她問我,我說奶奶沒忘。
我問她,她說:荷荷沒忘,我念呢。我睡覺前都念,一直念到睡
所以我覺得,這個孩子真是也挺有佛性的。我真是挺高興的。
這麼小,她就能夠接觸佛法,真是一種幸福。
我現在想,如果我要是小的時候,或者再年輕一點的時候,我要接觸佛法,可能就不是現在這個樣子。這個也可能是一種機緣的問題。它可能就是一九九一年機緣成熟,所以就逐漸進入到這個門裏了。進了這個門以後,也可能因為我單純善良的緣故,好像進步得相對來講能快一些
我這個人吧,就是傻乎乎的。
我們單位的人說,她每天想的什麼東西,好像很簡單
我說,我看誰都好,我看誰都阿彌陀佛!現在我心裏對任何人生不起瞋恨心。不管是家裏的,外頭的。
以前,有時候好像跟我老伴生點氣,現在,這些問題好像都解決了。
我覺得我老伴就是我的善知識。他要是磨我,或是做點什麼事,我心裏想,我謝謝他,阿彌陀佛。因為沒有他這麼助我,那我可能還不能這麼精進呢。
我現在是屬於退養在家。我覺得這也是給我學佛創造的一種機緣。
我每天就看淨空法師講的這個《細講無量壽經》一共是二百六十四碟,現在我看到一百九十八碟。每天大約是看八到十碟。每一碟不正好一個小時嘛,所以我每天基本上是看八小時到十小時。從頭看到尾以後,我想再從頭來,每一碟,我每天再看它八小時
我覺得學經,聽經,對自己學佛特別有好處。因為有些事情吧,你沒聽之前,似懂非懂。聽師父一講,啊,這個事我明白了。那你以前做錯了,不就可以改過來了嘛。另外吧,他起一種促進的作用。就好像他每天都提溜你,不讓你退轉。你要是三天不聽經,好像自己就有點懈松。
我天天聽。我每天聽經最少都不低於四個小時。所以每天我都覺得特別精神。
我不知道諸位看我現在這個樣,你們看我,像不像一個,就像大夫說的,隨時都要死的人?我覺得不是。
有這麼幾句話,我現在特別喜歡。就是
老實念佛,往生極樂。倒駕慈航,重返娑婆。普度眾生,離苦得樂。」
後來有的佛友來說,這不就是你發的願嗎?原來我不知道這是願。這個就是發自我內心的,我確實這麼想的,我也這麼做
我想不管今生今世學佛遇到什麼困難,我都會精進不止。不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決不罷休!
我佛堂裏那個字是我自己寫的。上面是老實念佛」。這一側是蒙佛接引回故土」,那面是九品蓮花為父母」。那面那句是佛經裏的。這面這句話,那天我頭腦裏突然就反應出來了。反應出來,當時我就拿紙寫。寫了,我就貼到佛堂了。
我每天拜佛的時候,我都看看這幾句話。他對我是一種警示,也是一種推動。他就告訴我,這話是你自己寫的,你不能說話不算數。
所以我就想,我這一生能走入學佛這個大門,真是我的幸福。
我聽淨空法師講,說「學佛是人生最高享受」。
一開始,可能感觸不是那麼特別的深。現在感觸越來越深。
如果你把你的心思,都放在念佛、學佛、將來作佛上,你說你還有什麼放不下的?!還有什麼苦惱?!還有什麼煩惱?!
「煩惱即菩提」。你把煩惱轉成菩提了,你將來不成佛你上哪去?!你想不去,可能都不行。阿彌陀佛說,你來吧!到時候,阿彌陀佛就來接了。
我這塊是阿彌陀佛接引圖。每天晚上睡覺前,我都要看一看。我就想,阿彌陀佛什麼時候來接我呀?後來有一次,我真是想問一問,什麼時候來接我。我一想,這事可能不應該問。到時候,如果我修到那種程度了,我自然會知道的。
我跟我的佛友說,我的臨終囑咐都寫好了,放在一個大信封裏,就放在佛堂裏。如果我走了,你就拿信封,打開一看,那裏什麼事怎麼辦,什麼事怎麼辦,我都說得一清二楚。
我告訴我的佛友,我現在活在這個人世上,我要給大家做一個好榜樣。起碼做一個好人。然後再進一步呢,做一個好的修行人。如果我走,我也要給大家做個好樣子。
我想,如果我能修到那種程度,佛菩薩能夠加持我,我要站往生、坐往生、吉祥臥往生,我要選擇這三種往生的方法。
如果我實現了我的願望,我希望大家來看我,來送我。
如果我走的不好,不能給大家做個好樣子,就像一塊臭狗肉似的,你就給我扔出去,誰也不用管我。什麼骨灰,什麼都不用保留。我確實是這麼想的,我現在也往這個方向努力。
我想,人只要有決心、有信念,學佛一定成功!將來一定往生西方極樂世界,花開見佛!    
阿彌陀佛!
  
 信念
 
影片結尾的幾個畫面,記載了劉老師在台曆上親筆書寫的法語警句
做事合乎道理就是善,悖乎道理就是惡;
把事做好就是善,把事做壞就是惡;
存心公就是善,存心私就是惡;
心善者近福,心惡者近禍。
種善因一定得善果,造惡業一定受惡報。因果報應,絲毫不爽。
捨得捨得,不捨不得。
悟得,記得,修得;求不得,想不得,念不得。
做事不可虧人,虧人就是虧天;
做事不可人,人就是天;
做事不疑人,疑人就是疑天;
你不信天,天就不保佑你。
不為自己求安樂,但願他人得離苦。
夫妻雙雙同念佛,呼吸念佛記心窩。
西方極樂同舟去,歡歡喜喜見彌陀。
一聲佛號:
可以消滅無量劫的重罪;
可以化解無量劫結成的冤仇;
可以改變你的體質;
可以改變你的容顏;
可以轉變你的環境;
可以轉變祖墳的風水;
可以超拔已故父母;
可以讓你當生成就!
一聲佛號是不可思議的能量!!!
 
回向偈
願以此功德,消除宿現業。
增長諸福慧,圓成勝善根。
所有刀兵劫,及與饑饉等。
咸皆盡滅除,世界永升平。
風雨常調順,人民悉康寧。
觀聽受持人,輾轉流通者。
現眷咸安樂,先亡獲超生。
法界諸含識,同證無上道。
 
歡迎流通  功德無量
 
(說明:本片序幕部分,小標題字幕,是攝制人員編輯本片時加入的。劉老師的同期聲,是從劉老師講述報告中剪輯出來的。) 
 
              「獅子吼影音文化傳播工作室攝制  2003年5月4日」
 

上一篇:刘老师给本网记者的一封信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
[狮子吼净土专修网] www.amtb-shizihou.org 2011-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歡迎轉載流通 功德無量 E-Mail:amtbshizihou@126.com    吉ICP備16003483號